第七百一十六章 吓人还是警告?

片刻后,林涛挂断电话。

一脸神情凝重的转过头。

“怎么了?”

楚梦雪见状,连忙询问道。

林涛长出一口气,眉头紧锁道:“你还记得你之前在买下董琳琳家对面那套房子吗?”

楚梦雪当即面色一冷。

也许是董琳琳这个名字刺激到了她。

脸色越发的苍白,那娇弱的语气,也瞬间生冷起来:“房子出了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有一个小偷进过董琳琳家,被我抓住之后,为了自保,他供出另一个陌生人在他去董琳琳家的时候,却正好从楼道里面走出来。”

“……”“过程有些复杂,不过经过警方的调查,已经断定,有人进入过你那套房子,并在里面布置了死亡陷阱。”

说完,林涛目光复杂的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收起手机叹息道:“我现在得过去一趟,处理一下。”

“这……”“好了,没事,这不是警察幸好发现了?”

说着,林涛摆了摆手:“别多想,安安心心养病吧,我得先走了。”

说罢,不等楚梦雪反应,林涛便快步走出了病房。

来到医院门口的车前,拉开门坐进去,林涛直接吩咐道:“先去新民街吧。”

韩咚点了点头,也没多说。

直接开车来到新民街,停在珍宝阁门口,把王雄吉安排给熊老板照看,没办法,他有预感,只要自己不盯着,这家伙八成会溜走。

那就找个人看住他行了。

随即吩咐韩咚驱车载着自己前往董琳琳家的小区里。

董琳琳在不在家,林涛还不知道。

不过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找董琳琳。

下了车,吩咐韩咚直接可以回家了,林涛不紧不慢走进小区,看了一眼小区楼下的几辆警车,也没多看,径直乘坐电梯来到董琳琳家的楼层。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他和楚梦雪所说的那么简单。

按照宋情的说法,实际上在审讯中。

警方一开始也是险些错失了重要的线索。

按照黄毛交待,他是在走出电梯后,在楼道里面看到了那个所谓的陌生人。

但警察很轻易就识破了黄毛这个谎话。

为何?

“你不是天天住在董琳琳家吗?

既然这个陌生人进过董琳琳家,偷没偷过东西,偷过什么东西,你能不知道?”

这一反问,立马让黄毛急了。

他是想借此立功赎罪,不成想警察根本不认可他的立功行为,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但黄毛坚称,那个他在楼道中看到过的陌生男子,确实不是普通人。

就好似同行之间的心有灵犀,他能笃定,这家伙从穿着到举止,都不可能是这个小区里住户。

至于对方到底有没有偷过董琳琳家里,黄毛就开始含糊其辞。

不过这也难不倒警察。

黄毛既然一口咬定有这么一个人,那有没有可能,这个人确实进过这个楼道,但是没有偷过董琳琳家,反而是偷了别人家的?

不巧。

这个高档小区,每层只有两家住户。

既然不是董琳琳家,那就自然只剩下董琳琳对面的楚梦雪家。

警察原本按照办案条例,是该通知一下楚梦雪,但得到林涛提前打招呼的宋情,直接跨过这条,自行带着两个警察带着专业设配去查看。

然后,门一开。

包括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宋情在内,三个警察,当场被吓得两腿发软。

因为门一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面前的就是鞋柜上方天花板上,吊着一个舌头吐了老长的尸体。

冷不丁的,这也幸好是警察。

要是心脏病患者,保不齐得被吓死。

这一下子,事情麻烦了,大条了。

只是可惜,当林涛姗姗来迟的时候,尸体早已被收敛带走,从一出电梯开始,一直到楚梦雪家里,十几个带着脚套的技侦警察,正在一丝不苟的进行地毯式搜索。

宋情也在,正站在楚梦雪的家窗户门口的方向打着电话。

见到林涛来了后,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着电话。

林涛没有急着打扰他,而是里里外外,在楚梦雪这套根本没有入住过的房子里,四处转了转。

很简陋,该有的家具都有,但显然,楚梦雪一直没机会住进来,因此也没有什么生活气息。

除此之外,就和地产商的精壮样板房一样。

没有任何端倪。

“看出什么来了?”

正背着双手四处转悠,听到身后宋情的声音,林涛摇了摇头:“什么都没看出,不过要是看尸体的话……”“那你可得等等,现在尸体在法医室正给解剖。”

林涛点了点头:“有照片吗?”

宋情也没吭声,直接掏出手机,点开呈现出一张限制级马赛克式惊悚照片。

血腥残酷的景象,林涛见的多了。

但纯粹的惊悚吓人,还真不多见。

眉头皱了皱,林涛点击照片放大,看着那呈现灰白色的死者脸部皮肤道:“难怪昨晚来的时候,我竟然没有闻到味道,这是做过专业处理啊。”

“是的,初步判断,应该是采用化学药剂进行过一定程度的防腐处理,尸体表面……”鼻子皱了皱。

宋情可能也是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转而不再谈这个话题,转头问道:“这人你认识吗?”

“认识个鬼。”

“那这个?”

说着,手机又调出一张照片。

这是小区楼下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高清照片。

林涛认真看了两眼,摇头道:“是黄毛指认的?”

“对!”

闻言,林涛咋舌道:“这特么的叫什么事,把人杀了,尸体摆在这里,是准备吓楚梦雪啊,还是吓我?”

“吓?

这么精心的处理尸体,再看看那摆放位置,与其说是吓,倒不如说是……”“警告?”

林涛眼睛一眯,一缕寒芒闪过:“这是在警告楚梦雪?”

正说着。

门外楼道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还有熟悉的争吵声音。

“妈呀,这姑奶奶,怎么偏偏这个点回家了。”

林涛哀叹一声,连忙把手机还给宋情,并叮嘱道:“一会那个董琳琳问起来,就说是屋子被盗,丢失了重要财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