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找上费朝伦

哪一位是费朝伦?

董琳琳没有详细介绍,不过费家人,还是姓费的费家人,嫡系中的嫡系,哪怕猜也能猜出来是哪位。

不正是人群中,众星捧月一样的那位中年人?

身材不高,反而有点瘦小,长相也不多么出色,一身显得有些宽松的西装,五十出头,两鬓斑白。

无论是长相还是体型,都算不上醒目。

但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

一个人的气场是无法掩盖的,尤其是在周围人群的恭敬的注视下,林涛想不注意到这个名叫费朝伦的费家人都很难。

但……上去吗?

林涛别说认识,费朝伦这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人家大概率也不认识他,所以凭什么让合阳贸易先别追加投资?

林涛脸上又没有镌刻着:费家人民的老朋友字样。

这事到最后十有八九还是得给费老打电话,当然,虽然只是一件小事,费老十有八九也不会拒绝。

但让人家为了超过十亿的投资,等等你那仅仅估值几个亿的项目?

这倒也谈不上理亏不理亏,纯粹是这么干感觉太掉价了。

所以林涛让董琳琳上,结果董琳琳大概率和他一样的想法,直接给拒绝了。

“可博雅必须尽快开门营业……”内心正万分纠结的时候。

眼看费朝伦一群人已经走向了前厅,林涛还没决定到底是不是要找费朝伦谈一谈,反倒是坐在对面的陆总起身了:“这样吧,时间差不多了,午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还要去见几位朋友。”

“那就一起吧。”

林涛悻悻然说着,起身与陆一鸣一道走出这所谓楼中西湖的精致环境。

董琳琳自然也是一同跟上。

结果走到一半,林涛灵机一动,脚步落慢,对着身旁董琳琳提议道:“男主外,女主内,琳琳啊,身为一家之主,我就像是一个核武器一样,怎么能轻易干这种掉份的事情?”

“……”“该你上了,为这个家做出贡献。”

面对林涛这满面正色,一本正经的姿态。

董琳琳罕见的没有翻白眼,更没有出言讥讽,而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赞同道:“你的说法其实也挺有道理的。”

“那……”“不过在这之前,咱俩先去把证领了,再谈男主外女主内。”

“啧,这天花板装修挺讲究的哈。”

笑容近失,表情耷拉。

不过林涛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关注点,那就是仰起头看天花板。

别说,越看越能看出当初酒店装修时花了不少心思。

“呵呵!”

对于董琳琳那若有似无的一声冷笑,林涛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就这样,一路双手插兜,亦步亦趋的跟在陆一鸣背后,仰头专注欣赏天花板上的精美装修。

一直等到来到人潮窜涌的大厅。

这一下林涛更郁闷了。

因为人家董琳琳根本没有空去搭理他。

无论是青禾资本的陆一鸣,还是前国有银行行长的董琳琳,对于江林商界来说,那都是明星一样惹人注目的明星企业家。

这一出现,根本没多等,立马就有眼尖的商人像是粉丝看到明星一样,一拥而上。

但也不是说什么谈合作,只要递个名片,打个招呼,随意聊两句,照个熟脸,这不就一回生,二回熟吗?

反正这也不需要出钱割肉。

于是就这样,林涛被汹涌的人潮直接挤到一个角落里,孤苦伶仃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满是憋屈。

原本还在短时间想了很多办法应付董琳琳的刁难。

事实证明,董琳琳刁难并不可怕。

可怕的人家根本没工夫去搭理你。

这一下,抬头环视一眼,陌生的大厅里,林涛甚至连一个能说两句闲话的熟人都找不到。

“唉!”

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意兴阑珊的林涛找了一位侍者问了问,直接去最近的洗手间里,洗个手,抽根烟。

等他一出来,原本就不甚美好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

因为他又看到了柳总。

当然,柳总也看到了他,不过和先前一样,直接无视,或者说实际上也没功夫去搭理林涛。

此刻的柳总,正神情专注的身前那位中年美妇的叮嘱。

“记住,一会见到费总只要,不要提起画龙收购案,而要着重去谈董事会对你的钳制,尤其是突出告诉王霜在去年年底的第七号规划方案。”

柳总闻声,连连点头。

并时不时顺着中年美妇江总的目光,看着不远处,正笑呵呵与人交谈的费朝伦。

成败就在此一举。

中年美妇江总的提议,并不能在很短时间化解费朝伦对她工作的不满,但至少,江总那画龙点睛的提议,尤其是去年年底提出的第七号规划方案,现在已经被证实,是彻头彻尾的失败,甚至成为董事会一帮股东中饱私囊,为了一己之力,而不顾公司发展的强力佐证。

这是一个绝妙的突破口。

只要提出来,让费朝伦感兴趣,并约她事后详谈,那么或许自己一手创建的美源,就不会落得自己这个创始人被赶出去的狼狈窘境。

心念至此,柳总转过头,连忙感激的对江总笑道:“不过到时候还希望江总在旁边化解一下气氛……”“这是小事,咱们在商言商,费总这个人还是公私分明的,美源现在乱成一锅粥,实际上根据费总的意思,柳总你以及董事会的人,都要被清理出去,但先清理谁是个问题,只要费总转换目标,先对付董事会的人,到时候,柳总你就有了喘息的机会。”

话毕,或许是感觉这么说有些不合适。

江总笑容迷人道:“而且也有重新向费总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费总这个人,对于工作能力强的人,还是十分欣赏的。”

多余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柳总只能微微躬身,一脸感激道:“谢谢,谢谢!”

同时,柳总内心也有些唏嘘不已。

谁曾想,十年前美源被收购时,年仅二十多岁,她对于被总公司派来担任协调工作还百般瞧不起的小姑娘。

此刻竟然一跃成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