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找死

你弟弟不是都伤成这个模样了,让你如此心疼,那正好,放个假,好好去医院照顾陪护一下你弟弟。

这是一位作为大老板宅心仁厚的体现。

可江总却被气的差点喷血。

“费总……”“江经理,好了,救护车已经来了,赶紧送你弟弟去医院吧。”

郁闷至极的再度出声,结果一开口,费朝伦就显得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江总的话。

见此,江总略一愣神,隐隐约约算是看明白了一点事。

她不会连这点眼力价都没有。

定了定神,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柳总却连忙上前来伸手拉了拉江总的胳膊,连忙给她打眼色,示意别再多说了。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作为一个局外人,一直没有机会上前和费朝伦搭话的柳总,倒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更加冷静客观的揣摩出了一些东西。

只是,她才刚上前,还没开始安抚一下江总。

林涛那贱兮兮的声音就从一旁飘来。

“啊呀,看柳总这幅急切的模样,怕不是又要给我头上扣屎盆子?”

闻声,柳总瞬间怒火中烧。

转头冷冷瞪了一眼林涛,就见林涛翘着二郎腿,大有一副不服气,你丫来咬我一口的姿态,这可是气坏了柳总。

但至少她还算冷静。

先前的愤怒姿态,大半也是做出来给江总看到的,实际上江总弟弟是死是活,与她有什么关系?

两人见都没见过几次。

反倒是林涛这嘲讽调侃,却把刚刚冷静下来,恢复了一些理智的江总给气坏了。

把自己弟弟打成那样,林涛不仅不想要付出一些代价,还反咬一口,坚称要送弟弟去坐牢的同时,竟然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

你小子怕是真不知道马王爷张了几只眼?

“别得意,你,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

冷哼一声,江总咬牙切齿的冲林涛怒声道。

这种威胁,在林涛看来,差不多就和小学生那句经典的放学别走一样,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可言。

反倒是听着酒店外面,警车传来的熟悉警笛声。

林涛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好了,那咱们就走着瞧吧,警察也来了,进了警局,对着监控摄像头,咱们慢慢算账。”

说罢,林涛顿了顿,不忘好心提醒一句江总:“别忘了,最好能给你弟弟找一位能够颠倒黑白是非的是金牌律师,否则,去完医院,就该去看守所蹲着了。”

“你,找死……”比起弟弟受伤更让江总难以忍受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林涛的威胁?

记住,林涛可不是普通人,能出现在这西湖厅的午宴上,不说什么手眼通天,但多少人脉关系肯定是有一点的。

这要是真追究起来,林涛的威胁,可绝对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威胁。

这怎么能让江总继续保持淡定。

幸好,这时柳总跳了出来,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林涛,连忙安抚江总道:“江总,别生气,这到底是谁坐牢那可还说不定。”

“……”林涛闻声,冷眼瞥了一眼柳总。

这事和她有个屁关系?

可偏偏这柳总就好似一只蚊子一样,嗡嗡嗡的惹人厌烦,一直在林涛面前跳个不停。

不仅如此,面对林涛的目光,这柳总还扬了扬下巴,冷笑道:“这里是金江区,金江警察分居副局长,可是我表叔。”

怕了吧?

吓尿了吧?

柳总四十出头的人,却像是二十出头小年轻一样,用这种家中长辈的关系来威胁林涛看起来十分滑稽可笑,但这其实才是一个最聪明的选择。

只有先这样做,才能让林涛产生顾及与畏惧,而不是一进警局,就扬言要把江总弟弟送去蹲监狱。

无论如何,人已经被打成这样,再怎么追究,那是以后的事。

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林涛闭嘴,别让他一进监狱,就毫无顾忌的去状告江总弟弟强少。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看似可笑,实则很聪明的举动。

只是可惜,林涛并没有害怕,反而像是看二傻子一样盯着柳总:“原来只是金江区警察分居副局长……我还以为是江林警察局局长。”

这一句嘲讽,可就太糟恨了。

瞬间感觉威胁失效的柳总呼吸一滞,脸色一阵苍白,随即咬牙冷视林涛:“那咱们就试试看。”

装逼?

谁不会?

而且是说做就做。

几乎就在下一秒,柳总便掏出手机,一幅要打电话找她那表叔的架势。

林涛对此不屑的笑了笑,倒是没有阻拦。

但却有人不合时宜的开口出声阻止了柳总这愤怒的举动。

“可以了!”

平心静气的声音一出来。

柳总就不满了。

江总愈加不满。

可是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

两人不约而同抬头遵循声音望去,看到的正是费朝伦,眉头微皱,脸色带着无奈对他们道:“年轻人,小打小闹,别搞得风声鹤唳,没必要。”

“费总?”

江总面色一变,一脸费解。

费朝伦不帮她们出头也就罢了,这怎么还反过来插手她们威胁林涛?

“费总,这冲突确实江总弟弟不占理,但江总弟弟伤成这样子,他还一副没事人,反咬我们一口,威胁我们……”咬着牙,柳总一脸心疼焦虑道:“江总可就这唯一一个弟弟,她是既当姐姐,又当妈妈亲手带大的。”

“所以,要警察干什么是吧?”

眉头抖动,费朝伦淡漠的望向柳总,语气并不算冰冷,但也实在没有什么温情可言道:“按照你的意思,警察可以全部下岗,法律可以立马废除,是不是这个意思?”

“……”言语之此,江总与柳总两人彻底愣在了原地。

她们隐约之间,发现事情的走向,与她们所预计的完全南辕北辙。

不对劲啊。

费朝伦怎么,怎么一副大义凛然去帮林涛?

实际上,费朝伦也并不想帮林涛。

刚刚在饭桌上还被林涛带着费晓晓一通怒怼,费朝伦心中也有气,不过一码归一码,不爽林涛是真的。

不害怕费晓晓也是真的。

但那也必要和林涛交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