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枪杀

人是会变得,有向好的变化,也有向坏的变化。

在宋龙飞的身上,这种变化谈不上天翻地覆,也谈不上多么欣慰,但从唐潭给的资料来看,让林涛庆幸的是,宋龙飞并没有深陷泥潭。

“以后那,好好努力工作,挺直腰板,不赌博,不会死人,实在控制不住,打我的电话,我来给你控制一下。”

这叫什么话?

宋龙飞嘴角抽了抽,连忙摆手:“我,我不赌了……”“别说这种大话,赌瘾这东西,没那么好戒,别的不说,我给你一个建议,忙起来,累一点,累的自己一天连电脑游戏都不想玩,自然赌瘾也就会减轻了。”

听着林涛的嘱咐。

宋龙飞哪敢有什么其他怨言?

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着头,紧接着,就听林涛话锋一转:“我记得你爸是在一家公司跑销售对吧?”

面色微微一愣。

宋龙飞茫然的下意识点了点头后,奇怪道:“林大哥找我爸有事?”

“你爸和楚江河很熟吧?”

这一下,宋龙飞宛如遭到电击一样,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林涛眉头一竖,冷喝道:“坐下!”

“我……”“坐下!”

抿了抿嘴,宋龙飞垂头丧气的悻悻然坐下来:“林大哥,那事你就别问了,我该说的都说了……”“我不问你那三百九十万贷款是谁给你还的,因为我已经从其他渠道知晓了。”

宋家有钱吗?

宋匡云有几个兄弟,还是有点小钱的。

但你说拿出三百九十万还高利贷?

这个除了楚江河,其他亲自还真拿不出来。

“我也不问你和楚江河什么关系,我就问你一句话。”

声音微微一顿,林涛直勾勾的盯着宋龙飞:“你爸作为一家销售公司经理,经常全国各地跑,有没有和一些什么工厂接触比较多?”

宋龙飞眼睛一闪,下意识摇了摇头:“他的事我不太清楚……”“宋龙飞,我不想为难你,但你也不要为难我,楚江河凭什么给你三百九十万还高利贷,你有没有想过?”

宋龙飞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林涛。

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林涛却不急不缓的捏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在手指尖翻转:“如果你还想装傻,那好吧,我直接去亲自找你爸妈谈一谈。”

声音微微一顿。

林涛目光抬起,直视宋龙飞那有些慌乱的眼神:“忘了告诉你,我是国家安全局的人。”

此言一出。

宋龙飞立马慌了。

“林大哥……”刚刚仓促的失声喊出。

林涛立马汗毛竖起。

砰!沉闷的枪响中,一抹温热的鲜血,直接溅射林涛一脸。

电光火石之间,面对这突然而至的惊变。

林涛愣愣的看着脑袋中枪的宋龙飞一声未哼的直接软倒在自己面前。

愤怒的火焰,瞬间吞噬了林涛的所有理智。

嘭!伴随着落地玻璃的巨响爆裂,林涛直接消失在原地。

而此时,餐馆外人行道上的行人,早已被这突然响起的枪声吓得四处乱窜。

华夏禁枪,但不代表普通人分辨不出来枪声。

尤其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

而这种慌乱,却恰好为那刚刚驶过餐馆正门的一辆黑色轿车做了掩护。

“加速,快,加速……”玻璃都没升起来,后座的人便急促的催促司机赶紧加速。

但其实哪里还需要他提醒?

枪声炸响的瞬间,嗡的一声。

油门到底,车子发动机带着疯狂的咆哮,直接一头扎入主干道那汹涌的车流之中。

只可惜,从辅车道刚刚准备转向,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就把车内的人震了七荤八素。

嗡!凭空乍现的巨响声中,车子屁股好像被卡车追尾一样,一个措不及手的失速猛甩,直接狠狠撞在绿化带上那粗壮的大叔上,震得深秋落叶,唰唰唰宛如雪花一样飘落而下。

一连串的惊变,早就让马路上开始陷入了慌乱。

但有一个人不一样。

那就是林涛。

平静至极的他,就静静站在那大树不远处,看着那辆报废车辆内的人影艰难挣扎求生。

垂下的手指尖,还在飞快的反转着指尖那根没有点燃的香烟。

只是速度比起先前快了许多,这也在揭示,林涛的内心并入表面上那般平静。

但他仍然没有动。

好似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四周慌乱四处村逃窜的普通人一样,就安静的站在那里。

直到……哐,哐!接连两声刺耳的声响之后,已经车身严重倾斜的轿车内,报废的车门终于被从里面给踹的直接脱落了下来。

不是车里的人力量有多么可怕。

而是车子在碰撞之中,早就已经濒临散架。

“呼,呼……”宛如老牛一般,一边粗重喘息,一边挣扎的从车内爬出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衣男子,正一手持枪,一手捂着撞破的额头,四处找寻可以逃跑的方向时。

他终于发现了那与周围慌乱环境之中格格不入的身形。

就好似无喜无悲的蜡像一样,驻足在哪里。

“你特么去死!”

脸色骤然一边。

手枪刚刚抬到半空,就感觉眼前一花。

“啊!”

手腕吃痛,枪械脱手。

紧随而至的是头皮上,那近乎要把头发生生撕扯下来的恐怖拉扯剧痛。

整个人没有反抗的机会,接连遭受的惊变,再加上那头皮上近乎让他休克的剧痛,哪还有挣扎的机会?

整个人像是死狗一样,被林涛拖着,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进了路边昏暗的小巷子。

“你……”脚步停下,林涛松开了手。

噗通一些跌坐在地上的枪手,还没等他挣扎,突然感觉林涛的手在他脑门上晃了一下,脑门一凉,冰冷的触感,让他感觉林涛好像在他脑袋上画了一个圈。

“噗哧!”

僵硬,冰冷。

自誉为杀人无数的枪手,这一个却被这恐怖的手段给惊呆了,动也不感动一下,静静的感受着脑门四周,那温柔的鲜血从脸颊额流淌而下,逐渐侵染了他的双眼。

与此同时,林涛那恶魔一般的声音也在耳边低语起来:“我问,你答,如果慢了,我就揭下你的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