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楚梦雪开口

没有恐惧,更没有惊慌失措。

眼神微微闪动,片刻后,楚梦雪无视那可怕的手枪,而是微微抬头,直视林涛:“你要杀我?”

“不,我不会杀你的。”

认真摇着头,林涛一本正经道:“这手枪里面剩下的三颗子弹,我要把它留给楚江河和金玲玲,我要……”呼吸一滞,停顿一下。

林涛关上保险,手气手枪,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狰狞笑意:“我要你的余生,都活在无尽的悲痛与后悔之中。”

面色微微一怔,楚梦雪扯动嘴角。

没有诧异,没有费解,而是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那我可要感谢你这一番不杀之恩了。”

“不用谢我,这个世界上比死还痛苦的事情,我见过很多,活着未必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摇了摇头,林涛眼帘低垂,视线下移。

看着楚梦雪那丝毫不为所动的表情,林涛没有感觉到头疼,而是一脸冷漠道:“其实很多事情,追本溯源,看透事件的本质以后,答案就非常简单了。”

眉梢轻佻,楚梦雪不解的看着林涛。

显然,她并不明白林涛这话的意思。

不过林涛并没有打算详细解释。

这句话语气说是说给楚梦雪听得,倒不如说是他内心的一声感慨:“从进入楚家大门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身上所背负的使命是什么。”

“……”“对不起。”

迟滞的摇了摇头,林涛目光之中带着真诚:“假如真的有选择的话,我想我应该不会选择这么激烈的举动,我不是什么仁慈的人,但我更不想看到,更多的无辜之人莫名其妙的一个个死去。”

“……”“毕竟说到底,宋龙飞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林涛弯下腰,俯下身,让自己脑袋与楚梦雪形成一个水平距离:“你说是不是?”

“你不要用这种道德来给我施压。”

楚梦雪轻轻摇头,脸上不为所动。

林涛见状,轻轻点头:“你误会了,我没有用宋龙飞的死来给你施加道德压力,我只是想说有很多无辜之人已经死去了,这件事也该是时候结束了。”

楚梦雪神色默然。

“这么多年来,我最精通,唯一苦练的,就是如何高效清理垃圾。”

闻声,楚梦雪脑袋微微底下。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嘴唇扯动,话到嘴边,但却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林涛声音微微一顿,带着叹息道:“说到底,咱们毕竟是夫妻一场,如果,我是说如果,给你造成很大的创伤,那我就提前先给道个歉吧。”

“……”“对不起!”

简单干脆的撂下三个字,下一秒,林涛立马挺直腰板。

深深地看了一下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楚梦雪,没有再多说其他话,径直转身走向病房门口。

“屿山县!”

脚步微微一顿,林涛转过身来。

只见楚梦雪低着头,若无其事的梳理了一下自己鬓角凌乱的头发,一脸平淡道:“屿山县,金果制药厂。”

嘴巴张了张,最终林涛轻轻点头,终归没有出声。

来到病房外,林涛关上房门,立马掏出手机给唐潭拨打了过去:“查一下,屿山县金果制药厂。”

简单一句话后,林涛便挂断了电话。

对于楚梦雪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怀疑,但要突袭楚江河的老巢,要避免阳光保健品公司的事再度上演,自然是要好周全的准备。

装好手机,一路心情复杂的走出医院大楼。

结果刚来到医院门口,就迎面被人叫住了。

“林涛?”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林涛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一脸诧异的董琳琳,面色微微一怔,装作若无其事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不也在这里?”

听着董琳琳的反问,林涛摇了摇头:“过来看望一位朋友。”

“哦,这样啊。”

董琳琳耸了耸肩膀:“我也是。”

“不会是那柳诚吧?”

随口一问。

没成想,董琳琳还真的一下给愣住了。

看着她的表情变化,林涛眉头紧皱:“不是说我讨厌这个人就不要让你来看望他,但这个人,脑子绝对不正常,十有八九事后还要找我麻烦,没必要的话,能不接触,尽量还是别太有深入的接触。”

董琳琳轻轻点头。

“那你现在是要去看他?”

董琳琳摇头:“还在等人,等一下,而且也不只是看望柳诚。”

“那……”“他回来了!”

他?

那个他?

面对董琳琳那还算一幅坦然的平静面色,其实仔细观察,还是能够看到许多不自然。

譬如说,目光躲闪,不敢直视。

还有那语气,啧啧……林涛眼角抽了抽,脑袋微微一偏,歪头盯着董琳琳:“那你这?”

“人还在海关那边被扣着,好像出了一点小问题,这不,说是要先来医院看看柳诚,顺便也想见见我……”“那你倒是挺殷切的,人还没到,一个电话就殷切的跑到医院门口等着。”

言辞之间,带着一股酸溜溜的醋味撇了撇嘴。

林涛话锋一转:“你怎么不去机场接一下?”

“你倒是提醒了我。”

董琳琳楞了一下,毫不留情的回怼道:“出国这么多年,估计国内他也人生地不熟的,接一下应该是比较好的。”

“……”柳眉轻佻,董琳琳斜眼看着林涛道:“要不你陪着我一起去?”

去干什么?

看你们重温当年旧情,再特娘的给老子来个激情复燃?

再或者看着你们磨磨唧唧,随已是陌生之人,却满怀当年的共同回忆,感慨万千的追忆昔日之美好幸福时光?

别说看,只要想一下,林涛就好似抽羊癫疯一样,浑身不自在的打颤。

“那个……”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眉头一皱,林涛掏出手机一看,是唐潭的来电。

“那行吧,慢慢和你那个他,相约酒吧,追忆当年。”

一边酸溜溜的说着,林涛一边扬起手上的手机道:“还挺忙的,有时间咱们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