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真香!

好奇吗?

林涛对于这事前前后后说不好奇是假的,不过比起自己的身心疲惫,他还是按耐住这种强烈的好奇。

既然殷老头与对方近乎默契的达成了到此为止的约定,自己又何必自带干粮给自己找麻烦?

想到这里,林涛满意的闭上了双眼。

一觉睡到天亮。

好久没有如此舒坦睡觉的林涛,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笑容甜美的护士,正在给他换药。

第二次再度睁开眼,看到的却是董琳琳。

深秋了,天气渐凉。

董琳琳也换上了白色的体恤,外加一条咖啡色的风衣。

虽然看起来无法凸显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不过嘛,漂亮的女人无论怎么看都漂亮。

尤其是这种休闲装扮,还带有一种随和的慵懒美。

“你怎么来了?”

略为失神后,林涛连忙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一个人心情好不好,看她服装色彩搭配就能猜出一二。

今天的董琳琳,无疑心情很好。

昨天在公司抬杠的事,显然已经被抛在脑后:“你没事吧?”

“当然,我能有什么事,T800也没我能打,这不就是受了点小伤。”

说着,林涛微微偏头,看着董琳琳右颈那高领遮挡的一块紫红色。

这才恍然惊醒过来,连忙关切道:“你没事吧?”

董琳琳摇了摇头:“昨天下午就听国安局的人说你在医院,不过当时比较累,没来,早上上班顺路过来看看……”“就顺路,不是专程买点水果鲜花什么的?”

听着林涛又开始贫嘴。

董琳琳眼帘一掀:“那我昨天被绑,你在哪里?”

“……”下意识,林涛想反驳一下,不过还好反应快,连忙闭上嘴巴,抱歉道:“对不起,跟我在一起,危险性确实比较大。”

“还好吧,已经习惯了。”

这叫什么话?

嘲讽还是吐槽?

林涛正想让董琳琳坐下来,结果董琳琳却率先看向他:“你今天能下床吗?”

“有事?”

董琳琳点头。

林涛挣扎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给他展示一下自己的恢复力,但刚刚起身,就听董琳琳开口道:“那个,他,今晚我们请他……”扑通!话没说完,林涛腰部肌肉一送。

整个人就像一块巨石一样,重重摔倒在病床上。

“你……”眼角抽搐一下,董琳琳一脸愕然的看着林涛那突然痛苦不堪的表情:“你这是怎么了?”

“下不了床,不行了,估计得去上重症监护室躺上十天半个月,哎呀,琳琳,赶紧帮我叫一下医生护士,呼吸机,除颤电击器,统统给我伺候上,我感觉……”正在痛苦不堪的叫着。

偷偷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发现董琳琳哪有一点心惊胆战的受惊表情?

而是一脸怀疑的冷眼盯着他。

“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没看到我都这么痛苦,还让我,让我请他吃饭,你是看我活的太久,存心想要活活把我气死?”

林涛这一下,不仅身体疼痛不堪,连内心也是疼的抽搐,一脸悲泣的控诉董琳琳这个女人。

结果董琳琳只是轻飘飘扔出一句:“爱去不去!”

“这叫什么话?”

“我说了,你爱去不去。”

再度重复自己的态度之后,董琳琳轻哼道:“不去就不去,一个大男人用不着在这里给我作妖。”

作妖?

“你,你……”林涛这下是真的怒了:“我凭什么?

啊,你说说,我凭什么要请他,他算什么东西,还让我们俩如此郑重其事?”

一边说着,林涛一边再度生龙活虎的坐了起来,口水四溅的怒喷董琳琳。

微微侧头,不满的皱眉瞪了一眼林涛:“为什么要请,你心里没数?”

有数?

有什么数?

要真说起来,一开始听说董琳琳那个他,哦,就是那个田兆运救了董琳琳和楚梦雪,林涛对于这个家伙确实是有不少好感。

但等昨晚,想明白一切之后。

林涛这一点仅存的好感就烟消云散了。

因为实际上有没有田兆运,最后董琳琳和楚梦雪都会平安无事。

所以了,为什么要感谢田兆运?

“没数,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我从小算数不好,你别让我算算数。”

毫不犹豫的摆着手,林涛一脸决绝。

去?

打死也不可能去。

“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我林涛宁肯从这医院六楼窗户跳下去,也不可能去宴请他的。”

看着林涛那一幅铁骨铮铮,宁死不屈的架势。

“没人逼着你去……”听着董琳琳的轻哼,林涛反唇相讥:“我就不明白,我和他什么关系,来,你说说,我和他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去?”

“你和他是没什么关系,那你和我什么关系?”

董琳琳脑袋微微倾斜,侧头问道。

林涛眨着茫然的双眼:“我和你什么关系?”

“……”看着董琳琳也不开口。

林涛注视着她,心中暗搓搓的在反思这个问题。

自己和董琳琳什么关系?

想着,想着,林涛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羞涩’。

“哎呀,真香。”

别过头去,林涛哼哼唧唧道:“不过说好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肯去的哦。”

一边说着,林涛上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董琳琳面色微微一怔,不解道:“干什么?”

“我和你什么关系啊?”

听着林涛的反问。

董琳琳立刻回过神来。

叹息一声,仰头看了看天花板,随即俯下身,快速的把嘴贴近林涛的脸颊。

千钧一发之际,余光注视着董琳琳动作的林涛早已做好准备,连忙转过头来。

仿佛太空空间站的交会对接一样。

精准的无缝衔接。

嘴对嘴。

“软软的,甜甜的,这,这味道不对,有毒,丫的不会让自己啃了一嘴唇彩吧?”

林涛心中正暗搓搓的揣测着。

董琳琳已经怒瞪双眼,挣扎挪开嘴,含糊不清道:“你要死啊……”“死就死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林涛猥琐一下,抓住挣扎的董琳琳,直接半拖半拽,把她给强硬的抱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