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时候,如果我不理贺兰婷,说反正那么多人帮你找,那么贺兰婷可能真的会和我翻脸了,她翻脸不可怕,不会吵架,只会转身就走,但是后果极其严重。

如果我理了贺兰婷,纯净心里肯定会难受。

相比之下,我宁可让纯净心里难受,毕竟我和纯净并无任何实际的情侣关系,就算发生过什么,那也只是因为寂寞男女之间发生过的一点事情,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情侣。

我对贺兰婷点头,说好。

接着我蹲下来,对纯净说道:“一会儿我回来,我让他们给你排号检查了,放心,你没事的。”

纯净没说什么。

我站了起来,对贺兰婷说道:“走吧。”

接着,就是帮贺兰婷找人。

问一个一个人,有没有叫廖启海的,这一车旅游大巴,几十个人啊,出车祸翻车,很多送来了这里,有的很严重,已经晕过去了,所以只能一个一个的找过去,问过去。

虽然我不认识廖启海,但也能帮忙问。

我进了一个小房间,问有没有叫廖启海的,这时候,有个人突然站在我身旁问我我是谁。

我问他是不是廖启海。

他说是。

我放下了心,说道:“你老板娘找你,贺兰婷。”

他急忙问在哪。

他出去了,见到了自己的同事们。

因为车祸发生时,这家伙在玩着手机,手机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半晕之中送到了这里来,然后收到车祸消息的清江啤酒公司,马上在贺兰婷的带领下分几批人去找人,一批去车祸现场,另外几批去往最近的几个医院查找。

还好在这里找到了这家伙,人没多大事。

这家伙是他们厂里负责技术和机器维护的一个重要的人物,一个人才,不能失去。

找到之后,他们高高兴兴的拥着廖启海离开了。

我看着这边一个一个伤者,感慨车祸无情。

看了看一下,没找到贺兰婷,我随之走过去纯净那边,纯净已经被带去检查了,我走出了急救室这边,出了外面,站在医院的门口垃圾桶旁抽烟,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起来,我不喜欢被贺兰婷控制着感情的这种感觉,她就是牵着我的鼻子走。

斜后面不远处,一辆车按了几下喇叭,我扭头过去,还对我打闪光灯,是贺兰婷的车。

我灭了烟头走了过去,上了她的副驾驶座。

天气依旧很好,如那天晚上过夜后第二天起来的阳光如此的好。

大冬天的太阳,透过树叶,洒落在挡风玻璃上,很美。

我把玻璃降下来。

她车里放着一首不知名的好听的英文歌。

我看了看贺兰婷的侧脸,她戴上了墨镜,看不清她的眼睛,但这侧颜,英姿飒爽,冷酷到底,我说道:“你想说什么吗。”

贺兰婷对我说道:“你难道不想对我说什么吗。”

我先问她这个问题,没想到她反而转过来问我这问题。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在你心里,把我当成什么人。是你的对象吗?不是。是你的伴侣吗。不是。是你的爱人吗,也不是。我们是男女朋友吗,都不是。”

贺兰婷说道:“这问题应该先问你。你心里,把我当什么。”

我说道:“呵呵,你不是很冷酷的吗,怎么连你也要问这样的问题呢,你其实大可冷酷到底啊。”

贺兰婷说道:“把我当什么。”

我看看她说道:“想把你当成爱人,情侣,伴侣,男女对象,男女朋友。可是你却不这么想。”

贺兰婷说道:“那为什么你牵着别人的手。”

果然是在吃醋了。

我说道:“她受伤了,我照顾她呢。”

贺兰婷说道:“如果是一个男的呢?”

我说道:“你意思说我和她有什么关系的了,是吧。爱昧的。”

她没说话。

我说道:“是,她也是喜欢我的,她还对我表达了她心里的意思,她是想着能和我有什么关系,有结果。可是我拒绝了,我说我已经有我喜欢的人了,我已经有了我爱的人,我无法接纳下她了,一个人心里,只能爱一个人。对,只能爱一个人,我当时还在想,那天晚上的那件事,有个问题我一直很想很想 问你。希望你如实对我回答,我们再来谈我们现在各自想什么的这个事。”

贺兰婷看着我。

我说道:“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是因为文浩而伤心喝醉的吗?”

贺兰婷说道:“忘了。”

我说道:“呵呵,忘了。难道你为什么喝醉,你心里没数?那就是说,是为了他喝醉的了。所以,你也是把我当成了他,才会和我睡的了。把我当成了他。我就是一个悲哀的替代品了?”

贺兰婷说道:“忘了。”

我说道:“你觉得我信吗。既然你对我不诚实,不想回答我这些问题,那为什么要来问我问题,要让我回答你的问题。”

贺兰婷说道:“刚才你问我的,是你这么认为的。”

我说道:“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

贺兰婷说道:“不是。”

我说道:“可是你刚才说你忘了。你一点都不真诚。”

好吧,我不应该再跟她这么沉重的聊下去的,何必呢。

我应该按照之前的战略方针,死不要脸的逗她开心缠着她就是,干嘛要逼着她问这些问了答案也没有任何卵用的问题。

贺兰婷没有说话,气氛就变得如冰如霜,哪怕这太阳再温暖,也暖不起车里的冰冷气氛。

我伸手,试图牵着她的手,她却抽开了她的手,不让我碰。

我说道:“我说了,无论怎样,我都会对你好的,我爱的是你啊。至于她,我知道怎么把握分寸。”

贺兰婷无动于衷。

我说道:“我心里装的,都是你,容不得任何人。”

贺兰婷说道:“算了别想了,我们没将来。下车。”

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我心里很是懊恼,我们从来没有去试过,又怎么知道没有将来。

好,我也不想对她这么说话。

我只是说道:“无论有没有将来,我对你的爱,都不会改变。我对你的好,也不会改变。”

她嘴角明显动了一下。

她看向了面前。

再冰冷的贺兰婷,也是肉体凡胎,她这个微表情,让我捕获到了,她心动了。

我继而说道:“无论你对我好不好,我也都会对你好的。”

贺兰婷说道:“别说了。”

我握着了她的手,这一次,她没有再挣脱。

可是她手上,看到手掌那里一道伤痕,是刀伤吗。

我问道:“这怎么回事。”

她不告诉我。

我说道:“我说了你去哪里,都要带着人,你就这么一个人,很危险的。我要派人去,你又不乐意有人跟着你。”

她说道:“在厂里检查流水线,误伤。”

我说道:“你也别那么拼,难道你真的为钱而拼吗。”

她说道:“回去看她。”

我说:“看谁?”

她看向我。

她叫我回去看纯净。

我说道:“我先送你回去,再回来。”

她说道:“你过来开车。”

我说好。

我过去开车,她没有上副驾驶座,而是到了后排,靠着椅背抱着抱枕,睡觉。

她对我说道:“厂里。”

我说好。

我一边开车,一边给阿楠打电话,让他照顾照看好纯净,带她做好检查,我现在有事。

阿楠说好。

一路上,贺兰婷就是真的在休息睡觉了,我送着贺兰婷到了她们厂里去。

到了之后,我没有叫醒她,她睡得很香甜。

我下了车,走到垃圾桶旁,抽烟。

渐近黄昏,远方的斜阳,金黄色的照耀在大地上,在车子上,在我的脸上。

有人走过来这边停车场取车:“哟哟哟,稀客啊张大老板!”

我一看,是王达那家伙。

我掏出烟,给他递过去。

他笑着接了,说道:“来等贺总吧。”

我说道:“哦。”

他说道:“真不够义气,找贺总就来这里,找我的话,十年都不见来一次。”

我说道:“是,我重色轻友。”

他问我道:“哎,你们进展到了哪一步了。”

我说道:“我说什么好像都没用啊,关键是贺总她自己心里觉得走到了哪一步。情侣,伴侣,朋友,同事,表姐弟,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王达说道:“你别东拉西扯的,我只问的只是你和她那关系的进展。”

我说道:“不知道。”

王达说道:“是吗。”

我说道:“真不知道。”

王达说道:“那有没有睡过了嘛?”

我嗯的点头。

王达激动的一下子扯着我的衣领,大声问:“你把贺兰婷睡了!”

我点了一下头,说道:“是啊,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王达说道:“好啊你,你,你,你把我女神睡了!你,你不是人。”

我说道:“你这都有孩子的人了,别扯这些东西好吧。”

王达说道:“我不管,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我说道:“话说,当时你还支持我去追求她,追到了,她可是你嫂子,你还惦记你嫂子,你不是人。”

王达说道:“真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