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珍妮叫醒后,我带着她出客厅,母亲一下子就抱着她过去吃早餐。

两老第一次见自己孙女,那么的可爱,简直爱不释手,早早就起来去买早餐,平时都是自己做,怕珍妮吃不惯就不做,买了一大桌早餐。

从肯德基到麦当劳,油条豆浆到面条,还有水果沙拉,涵盖了中西式。

我看着这么一大桌,说道:“爸,妈,你们买那么多?”

他们呵呵笑笑,不说话。

珍妮可高兴坏了,吃那个一口,吃这个一口,还不用筷子,不用勺子,弄得手,脸,都是油。

我对她说道:“用勺子。”

母亲见我这么说珍妮,可不乐意了,说道:“她爱用手就用手,等会儿洗干净不行。”

我说道:“她也还没洗手,不干净。”

父亲说道:“她哪里脏,不脏不脏。”

父亲对我说道:“我和你妈昨晚一夜都没睡好,两人商量了这孩子的事。”

我说道:“哦,商量什么了。”

父亲说道:“你的事呢,你看你以前做的,干的,不管是好的坏的,我不管你,你和谁谈恋爱我也不管着你。现在不一样啊,现在有了孩子,不能由着你性子来,想怎样就怎样。什么事都要优先为孩子着想。”

我停住夹东西的筷子,父亲这话什么意思,优先为孩子着想,那是要我选择黑明珠,抛弃贺兰婷吗。

我说道:“什么叫优先为孩子着想。”

他说道:“做什么事都优先为孩子着想,不论是工作,感情,生活。”

我说道:“如果贺兰婷在,你不要这么说,她会以为我们不想让她跟我在一起,以为你们想让我和孩子她妈在一起。”

父亲说道:“你不和她妈在一起,她妈就带着她回去。那么可爱的孩子,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我们也看不到她。多辛苦。”

珍妮抬起头,看看我,问道:“去哪里呀爸爸。”

我说道:“没呢,不是说你,说别人。”

她哦的点头,继续吃东西。

我说道:“在孩子面前别谈这些,她听得懂。”

父亲不说话了。

一会儿后,珍妮吃饱,母亲带她去洗脸洗手。

我对父亲说道:“你是让我和贺兰婷分开,然后和黑明珠在一起的意思,是吗。”

父亲叹气,说道:“小贺对我们家有那么大贡献,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不能这么对她。”

我说道:“那你刚才说那番话,不就是要我和贺兰婷分开吗。”

父亲说道:“我呢,是希望你和小贺继续在一起,但是孩子呢,你要争取让她妈不要把她带走。感情 这方面,你是要跟小贺搞好,可是另一方面你又不能去伤害孩子她妈。”

亲情这种东西,着实是难以用言语来说得清,有的人从小被父母带大,长大后竟然逼着父母要钱买房,自己组建家庭后赶年迈父母出门不赡养,抛弃父母,难以想象。

还有的明明有了孩子,还到处玩到处浪,对孩子不管不顾也不养,禽兽都不至于此。

而像父母亲,一见珍妮,知道是自己的孙女,便如同自己孩子一般护着爱着,生怕她离开。

我说道:“事实上两边我都已经伤害了。”

他说道:“等孩子她妈有空了,我和你妈妈去见见她,和她商量商量,求求她。”

我说道:“别去,这样子她还反感,让我来自己解决。”

他问我:“你说,你怎么解决,你说说看,怎么解决?”

我沉默。

他说道:“她妈妈知道我们是孩子亲戚,我和你妈是孩子爷爷奶奶,也不会那么无情,说带走就带走吧。”

我不想说什么了,他们是不知道黑明珠那种人的性格。

我说道:“你们先别见,等有机会再说。至于贺兰婷那边,如果她来吃饭,我说你不要和她聊起什么孩子啊我和她感情啊之类的东西。”

下午,让孩子在家让父母带,我去办公室忙事。

保安公司虽然我不亲自在管,但有陈逊强子等人帮忙 ,吴凯阿楠的管理,倒也做得挺好。

叫吴凯阿楠来办公室谈了一些工作的事,接着就是喝茶聊天。

我告诉了他们巧遇黑明珠,东叔去世了的事。

之后,我打电话让大姐多做几个菜,我带吴凯阿楠去家里吃饭。

到了晚饭饭点,我和吴凯阿楠两人过去,准备上公寓楼回父母家吃饭,大门口处有车辆按喇叭的 声音,灯光对我们这里闪了闪。

我的 手机响了,贺兰婷打来:“是我,开门。”

挂了。

车上的人是她。

贺兰婷来了。

我让吴凯过去叫守门的人开门,让贺兰婷开车进来。

贺兰婷把车停在了我们面前,下了车。

我看看她,心里欢喜的很,若不是在吴凯阿楠面前,我都要抱她了。

我说道:“没想到你会来。”

她说道:“帮忙。”

车上几瓶酒,几条烟,几大箱子的各类价值昂贵的冬虫夏草等物。

我说道:“来就来了,还带那么多东西呢。”

虽是老夫老妻,该客套还是要假装客套一下。

这些东西虽昂贵,但对她来说九牛一毛,她算是很有心了。

叫来多几个人帮忙搬上去。

我问道:“不是说这几天都没空吗。”

贺兰婷说道:“是没打算来,路过,挤出一点时间。这些东西都在对面那里买。”

我说道:“没事。走吧,刚好做好饭菜。”

进电梯。

前面的吴凯阿楠等人,都拿着重物,我和贺兰婷就站到了后面的角落那里,她的长发法香飘来,让我迷醉。

我偷偷的牵住贺兰婷的手,她挣扎一下,让我牵着了。

心又贴在了一起,这种感觉,好舒服好舒服。

到了我们所在楼层,我放开她的手。

搬着东西到了家门口后,吴凯让手下们先回去。

父亲来开门,我们把东西都搬了进去,父亲站得门后面,问我买那么多东西来做什么,家里有的是。

贺兰婷走进去,他说道:“小贺来了,来来来,坐坐坐。”

他连忙招呼贺兰婷。

贺兰婷走了进去,也微笑打招呼。

一个小小的身影跑过来,一下子从贺兰婷身后抱住了贺兰婷的腿:“婷婷阿姨。”

是珍妮小可爱。

糟,我之前见到贺兰婷只沉溺于幸福中,没想到珍妮在我家这事。

贺兰婷弯腰下来,抱起了她,亲了她两下。

贺兰婷问我道:“她跟着你。”

我说道:“是,我带她来的,要见见爷爷奶奶嘛。不好意思,我忘了在电话里和你说。”

她说道:“没事。”

家里一下子空气突然安静。

母亲也出来了,尴尬的看着贺兰婷。

众人都尴尬。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贺兰婷打破了安静,叫我母亲阿姨好。

母亲僵笑着回应。

父亲招呼道:“来来,开饭了,都坐,来,坐坐。”

姐夫大姐从厨房里忙出来,二姐也来,众人见贺兰婷,再看看珍妮在她怀里,不免都有点尴尬。

落座后,二姐去给贺兰婷打饭,贺兰婷说自己来,二姐说你抱着孩子,不方便。

去打了饭来。

父亲去拿了一瓶红酒,一瓶白酒出来,给几个人倒酒。

珍妮这时嚷着说要自己吃饭,贺兰婷抱着她坐在旁边凳子,让她自己吃。

父母和贺兰婷寒暄了一下,问她她爸怎么样。

贺兰婷说还在医院住着。

父母对我说道:“你也去看看小贺爸爸。”

我说道:“我知道,她不是一直没空吗。”

父亲说道:“她没空,你没空吗。”

我说道:“有,有。”

父亲是不清楚贺兰婷她们家,像她父亲那种地位身份的人,没有预约哪能随随便便就去看,而我尽管是贺兰婷的男朋友,但没有贺兰婷带过去,我怎么能自己贸贸然的跑去见她父亲。

贺兰婷对我说道:“我就是去医院看我爸,路过这里,顺道上来看看叔叔阿姨,你一会儿跟我去看看我爸吧。”

我说好,我去。

接着我对吴凯阿楠说道:“我等会儿有事,就不能尽情的招待你们了。”

他们也表示理解,我举杯敬他们,感谢他们为公司做的贡献,对我家人的帮助和照顾。

吃饱后,贺兰婷就说要过去。

我对吴凯阿楠说让他们慢慢吃,我要过去一下,改天我们再喝。

众人都站起来,送 贺兰婷出门。

贺兰婷笑着说不用送,大家回去继续吃饭。

小珍妮看我和贺兰婷要离开,估计今天在这里呆了一天闷坏了,把勺子放下,跳下椅子跑过来,嚷着说我要跟爸爸。

带着黑明珠的孩子,去见贺兰婷的父亲,这怎么行。

我蹲下来哄她:“乖,爸爸去忙点事,你不能跟着去,回来爸爸给你买好吃的,你想要什么。”

她就不肯,非要跟着我。

而且我担心外面也不安全,就不让她去。

她就开始哭,不愿意。

父母过来帮忙哄也不行,谁哄也不行。

贺兰婷说道:“带上她吧,没事,一会儿就回来。”

小珍妮可精明的很,一看有人为她说话,她马上停止哭泣,跑去抱住贺兰婷的腿。

这小妮子,原来是装哭。

为了安全起见,我让阿楠吴凯安排车子,叫了人,跟着我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