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这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和贺兰婷妈妈说,说了她也不懂。

她现在就和我以前的想法一样 ,包括和很多人的想法一样,找个很远的地方,哪怕是出国,躲得远远地藏起来,安安静静过日子。

躲不了了。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唯一一个最好的办法的就是直面敌人,掐死这些该死的敌人。

我也不想和贺兰婷妈妈解释太多,便说道:“好,我会劝劝婷婷。”

贺兰婷妈妈说道:“阿姨说多了是唠叨,他们父女两没有一天让我省心,忙的都是天大的大事,如果只是忙,压力大,也没有什么。但是啊,要用命去拼啊。忙一段时间,我也不说了,他们父女两啊,我看是想要忙一辈子,忙到死!也不想过我心里有多担心。你和婷婷在国外,我反倒是安心了很多,只要她不再参与这些事,就不会有危险,如果出了什么事,那我,我。”

说着说着,她自己抹起了眼泪。

绝对亲生妈妈。

我安慰她,说一定会劝劝贺兰婷,毕竟我也不喜欢过这样子刀光剑影的生活。

她把我送到了雷处长的病房门口才离开。

家人也就这点期盼,平平安安就好,至于什么大事业,赚大钱,名利地位,那些东西跟家人生命无法比。

雷处长门口也有几个保镖守着。

其实以前知道是雷处长,现在就不知道上去了什么职。

保镖通报后,老雷同意我去见他,让人带了我进去。

他看起来精神还行,不过全身多处都还在包扎。

情况还真的挺严重。

见到我后,他笑笑,说道:“想跟你握握手,手都伸不出去了。”

我说道:“没想到您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他说道:“鬼门关走了一遭,命还挺硬。”

我说道:“雷叔,我刚从贺兰婷父亲那边上来。”

他和贺兰婷父亲是老朋友。

叫老雷未免太不敬,叫官职吧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职位,叫叔叔最好。

他说道:“先坐吧。”

我坐了下来。

雷叔让 保镖给我倒水。

他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以前我刚开始认识你,好像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这一转眼,已经过去好几年。”

我说道:“对,我也觉得。读书的时候觉得时间慢,现在就担心自己老。”

他笑笑:“你都老了,那我们就更不用说。在外面怎么样?”

我说道:“一切都挺好。”

他说道:“小贺是不是又在忙。”

我说道:“对。”

他说道:“只能这样了,太多的事等着她去做,说等着还是往好听了说,应该说是太多的事依赖她去做,靠她去做。”

我说道:“她毕竟和平常人不同,对吧。”

一个破案的女王,对破案有着常人不同的执着和能力,本身她有这方面的天赋,加上后天努力,大案要案,还真缺她不行。

雷叔问我道:“有没有打算结婚啊。”

我说道:“有,是想着回来后过段时间求婚,再去和她父母说一说,商量后举办婚礼。”

雷叔说道:“现在看来啊,要往后延了。”

我说道:“没事,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好,婚姻也不过是一个形式。”

他说道:“你这孩子啊,倒是看得开,虽说是形式,还是有必要办的。以前啊,就听内部有些人说她和你不般配,我觉得啊,你和她最配,还真没有哪个男人适合她。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你说。”

我说道:“专一吗?”

说到专一,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说道:“不是。”

我说道:“有品德吗?”

他说道:“太笼统,回答不到要点。”

我说道:“雷叔你就直接说吧,我自己也不懂。”

他说道:“胸怀宽广是其一,一切美好品德的前提就是胸怀宽广,不然你怎么容得下小贺啊。”

我说道:“大家其实都被她表面的厉害给欺骗,实际上她很温柔,很好。”

他说道:“哈哈 ,她怎么样性格我还不知道吗?你们相处她可能不太管你,但是遇到什么事,你看她会让着你吗?有商量余地吗。”

我说道:“这些都是小事,无伤大雅。”

他说道:“有多少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在外面一忙就忙十天半个月,甚至几个月不回来不见面,也只有你了啊。”

我说道:“工作需要嘛,理解,理解。”

他说道:“你自己也有本事,身边可选择的人也多,你能容得下她,换做别人,做不到你这样。”

我说道:“唉,其实说来惭愧,在她事业上,工作上,我也帮不到她什么。容得下容不下,我也没想过这些,反正 能在一起就好,互相包容吧。”

雷叔说的是关于家庭的方面,意思是大多数有能力的男人的老婆都是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带孩子,把家里安顿好,而像我这样,他认为我有本事有能力,却还能容得下贺兰婷,心里很是佩服我。

其实我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她做不到贤妻良母那样每天做饭做菜,我也能理解,但有一点我心里其实挺不舒服,就是相处时间太少太短暂,她一忙就经常不见人影,而且让我非常担心。

雷叔说道:“其二啊,有情有义,为朋友,为爱人,为家人,为同事为战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我笑笑:“雷叔,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其实我很怕死,但也很无奈,卷进去了江湖漩涡,只能硬着头皮去干了。”

他说道:“很多人说你花心,你知道吗。”

他似笑非笑。

历经沧桑的一个不算老的老人的这种微笑,让我突然心里紧张起来。

我花心都在他们圈里传开了。

相信他们圈里很多下边的人也会在背后议论,只是贺兰婷和雷叔这些高层心里装的东西不一样,境界不一样,他们不去理睬理会而已。

人始终都是会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尤其是自己深爱的女人的家人圈,同事圈,朋友圈各交际圈。

他看出我的紧张,说道:“别紧张。”

我说道:“我的确和不少女人有过,唉,不算是有过,而是现在还在有,各种各样的纠葛。”

本想跟他说黑明珠的事,想想还是先不说吧。

先聊关于这个话题再考虑下一个话题。

我用微笑掩饰自己的进账。

雷叔说道:“我一点也看不到你花心,你知道我,还有贺兰婷父亲,年轻的时候,有多潇洒。”

我说道:“是吗。”

他说道:“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每次想到这首诗,我都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一个男人有魅力,很多女人会喜欢,不是你想挡就能挡得住的。”

听起来,雷叔貌似也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人啊。

我说道:“所以这样子会亏欠很多人。”

不过他并没有说他和贺兰婷父亲的故事,还是说我:“男人有很多喜欢的女人,说明他有魅力,可是想要一个女人都不辜负很难。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涉及太多太多的东西,特别男人和女人,爱情,恩情,友情,你欠我我欠你,到底谁欠谁?永远纠缠不清,还也还不清。你有时候能分清你和这些女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感情吗?”

我心里想,想和她一起睡的,那都是有爱情吧,但我和这些女人之间的确掺杂了太多东西。

我说道:“我也不懂,毕竟第一次做人,没有什么经验,看了很多书学了很多道理,想要过好这一生还是觉得很难很难。”

我自己现在就十分的迷茫,茫然,觉得自己这个也亏欠,那个也亏欠,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

他说道:“哈哈这时候还有心情开这样玩笑,你也不是很紧张嘛。”

我说道:“刚才有点紧张。”

他说道:“我跟你说这些,你明白我在告诉你什么吗?”

我说道:“听得有点懂,又不太懂。到底是什么呢?”

他说道:“我觉得你啊,就这样子吧,挺好的。你看小贺的爸爸,也没说过你什么嘛。他对你这个准女婿很满意。”

我说道:“这话是真的吗。”

他说道:“什么门当户对,家财万贯,权势地位,那都是虚的。一个可以为自己女儿挡子弹的准女婿,还能去哪找?”

我说道:“有可能是有,只是她没遇到而已。再说我也会为别的女人挡子弹。”

他说道:“你和小贺说过这样的话吗。”

我说道:“说过。”

他问道:“她怎么回答。”

我说道:“她说那些女人是麻烦精,她心里不喜欢我这样,所以,所以我觉得我该为了她,割断和别的女人的一切情愫。”

他问道:“断了吗?”

我说:“没有。”

他说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有情不光指爱情之间,更是说友情,亲情间。难能可贵的优点,难能可贵啊。不要太纠结于亏欠谁,也不要想着什么问心无愧,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身边的人平安幸福过得好就够了。”

雷叔应该是想说一些让我突破常理的话,但他的身份地位,有些话是不方便出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是他们心里可以接受我在外彩旗飘飘莺燕齐飞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