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五章 无畏!

楚云叼着烟,若有所思地望向舞台上。

唐庆今晚的反应,基本在楚云的预料之中。

事实上,从他在来的路上接到唐庆那一通电话。楚云就知道唐庆今晚必定会蛮干。

而钟灵如此一招反击。却着实出乎楚云意外。

正如傅晚晴所说。这钟灵还真是高手中的高手。言简意赅的一番话,便将唐庆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

如果唐庆没有足够的应对手段,还真有可能身败名裂。

就连唐家,也会因此元气大伤。

“怎么不说话了”傅晚晴狐疑地望向楚云。

这可不像楚云的风格。

在傅晚晴心中,楚云是典型的没理辩三分。嘴巴之刁钻,之恶毒。世间罕有。

此刻她只不过是阐述了一下现阶段的局势。楚云就当哑巴了当缩头乌龟了

这不符合傅晚晴对楚云的期望啊

“这才哪到哪”楚云喷出一口浓烟,耸肩道。“万一我哥们最后绝地反击。丝血反杀了呢”

傅晚晴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悬。钟灵的临危应变能力,一看就比唐庆高了好几个段位。没看你哥们当场就懵了吗还想丝血反杀”

虽然很不厚道。

可能找到个由头打压一下嚣张的楚云,傅晚晴还是很高兴的。

她对唐庆没有任何意见。仅仅只是对楚云有意见。而且还是很大的意见。

“我已经看到第五层了。你还在第一层。”楚云斜睨了傅晚晴一眼。“胸大无脑的蠢货。”

傅晚晴差点抄起酒杯砸碎楚云的脑袋。

这孙子怎么还搞人身攻击呢

太没风度了

“咱们走着瞧。”傅晚晴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

订婚仪式现场。

无数名媛朝唐庆投去鄙夷不屑的目光。

唐家人的脸色,也难看之极。

破坏订婚仪式,本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此刻这对男女公然在舞台上互相揭短,更是让唐家被动之极。

培养一个接班人有多难,到场的大佬们谁不知道

本来就要一步登天,成为年轻一代的独一档了。

可突然就搞这么一出。非但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将家族置于不义之地。更有可能连带他自己,也身败名裂,从此站不起来

唐家人面色铁青,愤怒之极。

钟家对此刻的局势,也大为不忿。

哪怕钟灵能凭她的手腕扳回一局。但这场订婚仪式,注定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而钟家与唐家之间的资源协商,也必将彻底告吹。

这么多人力物力的投入,就这么打水漂了

所有人都不甘心,愤怒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站在舞台上。被千夫所指的唐庆

一个本该成为天之骄子的唐家接班人

啪啪。

唐庆抬起手,用力拍了拍手掌“多么精彩的演说。多么具有煽动性的表演。钟灵。你真是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也从来不会让自己落于下风。”

“甚至。”

唐庆一字一顿道“你从来没有意识到,你究竟有多么让人讨厌,令人作呕”

开始了

现场的八卦群众热血沸腾。

这场狗咬狗的戏码,可远比这对男女搞什么订婚仪式可看性强一万倍

就算份子钱再翻一倍,他们也舍得给

精彩刺激

“钟灵。你还记得吗”唐庆目光冰冷地说道。“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已经有女人了。”

“忘记你当初怎么回答我的吗”唐庆冷冷说道。

“你说,无所谓。你和我在一起,也不是看上我这个人。”

唐庆直勾勾盯着钟灵“现在你在这儿扮演弱者扮演受害者想博取同情想引导舆论”

唐庆忽然怒喝道“钟灵你真以为你谋略双全。我唐庆就是头蠢猪吗谁给你的自信”

面对唐庆的质问。

钟灵面色不改。

她只是冰冷地凝视着唐庆。

唐庆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今晚的订婚仪式无法继续下去。

而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至于唐庆接下来的任何抨击、质问。

钟灵都不会再去解释什么。

她深信一点。说多错多。做多,同样错多。

“装死装修养”

唐庆得寸进尺,仿佛一个毫无素质的野蛮人。步步紧逼“告诉你老子从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罢。他转身望向人群。高声喊道“柔儿”

此言一出,所有人顺着唐庆的视线。找寻柔儿

傅晚晴也是乍舌万分道“这唐庆是不是蠢他把这女人带到他的订婚仪式上。岂不是不打自招了连半点余地都没有了”

楚云反问道“如果你是钟灵。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傅晚晴一愣。随即皱眉道“以钟灵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她。”

“你能想到。唐庆会想不到吗”楚云点了一支烟,眯眼说道。“他敢在这里大闹一场。就没想自己还能明哲保身了。”

“那他这么做,是为什么恶心钟灵”傅晚晴问道。

楚云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他这么做。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柔儿的存在。知道柔儿的肚子里,有他唐庆的种。”

“然后呢”

傅晚晴刚刚开口。

忽然一拍大腿。匪夷所思地望向楚云“你怀疑钟灵会秋后算账,报复柔儿甚至让他们一尸两命”

“为什么要用怀疑”楚云挑眉道。“难道在你看来,钟灵干不出这种事儿”

傅晚晴闻言,忍不住吐出口浊气“我怎么忽然有种感觉。这唐庆发自内心的害怕钟灵恐惧钟灵”

“有这种感觉的。不止你一个。”楚云喷出一口浓烟。玩味说道。

“可唐庆一个大男人。唐家也不比钟家差什么。犯得着怕吗”傅晚晴撇嘴道。

“因为我这哥们有在意的东西。”楚云一字一顿道。“但她钟灵。无畏。”

人群中。

柔儿缓缓走了出来。

她是一个气质温婉的女人。

人如其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可当钟灵瞧见柔儿走出人群时。

她的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戾气。

她走近唐庆两步,将嗓音压抑到最低。

“你以为。这么做就能保她们母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