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1章 随时动手的准备

接下来,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

狂风呼啸,日月无光。

“砰!”

“哗啦啦!”

顷刻间,炼器室便化作了一片废墟,灰尘散去,狂战弯刀自行冲出了熔炉,漂浮在半空之中。

“呼!”

狂风席卷,形成了一个气旋,将狂战弯刀卷入进来。

这一幕,几乎要将陈璇吓傻了!

即便她是创世者位面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反倒是紫寒大帝一脸的平静,他早已活了无数年,天级神器现世,他之前就有幸亲眼目睹过。

“前……前辈……”

陈璇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那把弯刀好漂亮啊!它……是什么等级的武器?”

的确,正如陈璇所说,狂战弯刀确实很漂亮。

无论是无可挑剔的外形,还是那锐利的刀锋,都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顶级兵刃。

不过,最吸引陈璇的,还要数狂战弯刀自身所散发出来的七彩光芒!

酷似雨后的彩虹,却又比彩虹更加绚烂多姿。

陈璇敢说,她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光芒!

其实,狂战弯刀的光芒本不该如此绚丽,这其中,还有紫寒大帝那一滴精血的功劳。

作为纵横天地的一位大牛,紫寒大帝的一滴精血,也为狂战弯刀增加了不少的灵气!

“后天神器之最,天地玄黄四个等级中的最高级,天级神器!”紫寒大帝缓缓开口道:“这世间,拥有天级神器的人,屈指可数。”

“这……”

陈璇大骇,竟然是天级神器!

怪不得一出世,就引发了这么大的动静。

“糟糕!”

紫寒大帝猛地一拍脑门,就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下一秒,他腾空而起,双手放于胸前,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玄妙的手印。

“唰唰唰!”

眨眼的工夫,便有一个精妙的阵法被紫寒大帝布置下来,覆盖整个都市,将狂战弯刀所闹出来的动静隔绝起来。

“老东西,幸亏我想起来了,要是闹得动静太大,将异域的人吸引过来,我看你怎么办!”

紫寒大帝没好气的对着思炎真君说道。

“要来便来,我还能怕了他们不成!”思炎真君撇了撇嘴,很是硬气的回应道。

异域的确实力强横,但思炎真君可不怕!

别看他只有一个人,但若真是遇到什么麻烦,紫寒大帝肯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力挺自己!

而如果紫寒大帝和异域的人起了争执,那鸿耀尊者势必不会坐视不理。

到时候,几方势力联手,就算是异域的人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紫寒大帝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也幸亏他及时出手,布置下了隔绝阵法,否则,恐怕这会儿异域的人已经找过来了!

就在狂战弯刀散发出七彩光芒的那一刻,异域的人就察觉到了,只是,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寻找天级神器的踪迹时,那七彩光芒便彻底消失,仔细查找了一番,仍然没有任何头绪,这才无奈作罢。

天级神器现世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如果太过高调,势必会引来一众强者抢夺。

狂战弯刀始终散发着光芒,漂浮在气旋之中。

思炎真君倒也不急,背着双手,静静的等待着。

作为顶级神器师的他自然明白,狂战弯刀这是在吸收天地之力,只有吸收了天地之力的神器,才称得上是天级神器。

足足九个小时,气旋消失,天地恢复平静。

思炎真君双脚猛地一蹬地,腾空而起,牢牢握住了狂战弯刀。

“咔嚓!”

思炎真君随手一划,一处虚空应声破碎。

“青儿!”

思炎真君呼唤了一声,之前那名年轻男子立马跑了过来,“师尊!”

“嗯!”

思炎真君亲手将狂战弯刀装在了特制的盒子中,递给了年轻男子,“去,送去吧。”

“是!”

年轻男子接过了盒子,起身离去,直奔都市西南山脉。

年轻男子也是思炎真君的徒弟,而且,还是思炎真君一手带大的儿徒。

只可惜,年轻男子并没有器骨,无法继承他的衣钵,这才有了紫寒大帝上门向鸿耀尊者索要陈璇的一幕。

狂战弯刀炼制结束,陈璇的拜师仪式正式开始。

拜天、拜地、拜师。

炼器一途,对师道传承极为讲究,待仪式完毕,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

至此,陈璇便算是正式拜入思炎真君门下,身怀器骨八重天,比思炎真君还要高上一级,若无意外,陈璇日后的成就,必在思炎真君之上!

思炎真君满脸欣喜的神色,对于陈璇,他是越看越喜欢。

“没出息的老东西,瞧把你给乐的!”紫寒大帝打趣道。

“我愿意!你管不着!”

思炎真君狠狠的瞪了紫寒大帝一眼,怼了回去。

若不是亲眼所见,陈璇很难想象,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竟然会像两名幼稚孩童一般,以打嘴仗为乐!

“切!我才懒得搭理你!”

紫寒大帝挥了挥手,纵身离去。

他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亲眼看着陈璇拜入师门。

如今拜师仪式结束,他自然也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必要了,他那边,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呢。

“好徒儿,你这几天,先熟读这些书籍。”

思炎真君拿出了三本炼器的入门书籍,递给了陈璇,“万丈高楼平地起,要想在炼器上有所建树,一定要夯实好基础!”

“是!徒儿明白!”

陈璇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随后,便专心翻看了起来。

思炎真君并没有去休息,而是陪伴在陈璇左右,随时准备为陈璇答疑解惑。

他可不放心将陈璇一个人丢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名传人,他得为陈璇铺好所有的路才行。

离去的那名年轻男子,来到了都市西南山脉,一番寻找,总算是找到了秦家祖地的所在之处。

“你是什么人?”

年轻男子刚刚出现在秦家祖地的大门前,便吸引了两名守卫的注意。

两名守卫均是一脸警惕的盯着年轻男子,看那架势,俨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要知道,秦家祖地的位置可是极为隐蔽的,普通人想要找到,难如登天,而且,祖地外围还有阵法守护,能进入到这里,本就证明了年轻男子的不俗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