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铁面张明教

当天下午,全县教育系统扩大会议在莲山县教育局大礼堂举行。

本来会议计划是在大会议室举行的,因为人数太多,临时更改到了大礼堂。

此次扩大会议盛况空前难得一见,参会的有县六所高中,几十所初中和近百所小学的校长。

另外还有莲山县唯一的技术学院,莲山县中级技术学校的校长和三所私立初中的校长。

张明教坐在办公室里,微拧着眉头想着回来的时候收到的丁兆辉的那个电话。

电话里丁兆辉情绪平静无波,轻声道:“张局,海洲这孩子做了这样的错事,现在的结果是他咎由自取,我也不求啥,只求张局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把他的事情通报全县。”

顿了一下,丁兆辉又轻笑道:“其他的任凭张局处置,如何?”

面对丁兆辉的微笑,张明教却无丝毫表情,“丁局!很抱歉,丁海洲作为一所初中的教务主任,所作所为太过了,我无法容忍,我县的教育工作也无法容忍。”

“所以他的事情检查机关会依法进行量刑,他的受贿金额巨大,情节恶劣。丁局还是有些心里准备比较好,三年五载的牢狱之灾少不了。”

“另外,对于你说的不进行全县通报的事情,很抱歉我也不能答应。他的品行不良、影响恶劣,并且给我县的教育工作造成了巨大损失。”

顿了一下,张明教缓声道:“两点钟进行的全县教育系统扩大会议上,他将会作为反面典型来进行通报。”

张明教说完,对面沉默了很久,出乎他的预料,丁兆辉情绪依然平静。

只听他幽幽的说道:“张局,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呐!你真的以为南家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那么简单?”

张明教愣住了,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他涩声道:“你……什么意思?南家……南家的事情还有什么内幕?”

“哈哈。”

丁兆辉讥笑道:“我还以为张局依然无动于衷呢,至于我是什么意思,就看张局的表现了,如果你执意不放过海洲,也随你吧,再见!”

张明教怔住了,对方如此痛快的挂断电话,让他心中更加不安。

丁兆辉的话就像魔咒一样不停的在他脑海里回荡,南家到底怎么了?

这里面还有什么更深的内幕?

虽然张明教因此而忧心忡忡,但他却没有丝毫妥协的打算,丁海洲他不会放过的。

昨天下午张华告诉他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经过他的详细询问,安子善对张华说过的话,他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一句“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虽然我不能改变整个教育的风气,但我可以改变某一个人。或许,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并不是所有的落红都会化作那护花的春泥。”

这句话让张明教心中一紧,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于是他便有了这样的决定和计划。

严肃并大张旗鼓的处理丁海洲的事情,然后借这个事情的契机进行全县教育工作专项整治。

在他看来这件事比南家的事情更为重要和严峻,所以对于丁兆辉的欲盖弥彰他选择了暂时搁置。

下午的全县教育工作扩大会议上,很多与会人员第一次见识到了铁面无情的张明教。

会议中,张明教高坐 台上,面色冷厉的讲道:“教育工作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肩负着培养祖国未来的重任,我绝不允许损害教育工作的行为出现。”

“丁海洲作为一名基层教育工作者,居然枉顾教师职责,忘记自己教书育人的职业操守。不仅收受学生家长的巨额贿赂,更对校园暴力事件进行包庇。”

“简直是道德败坏,恶劣至极,是可忍孰不可忍,在此对他进行全县通报,永久吊销教师资格,永久排除教育系统之外。至于其他构成犯罪的事实,自有国家审判。”

顿了片刻,张明教厉声道:“自今日起,进行全县教育工作专项整治,严查所有教育工作者的受贿违法行为和渎职不作为行为。”

“全面进行深化素质教育改革,关注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我们不要只会考试的书呆子,我们需要的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

“关注发生在校内校外的学生霸凌事件和校园暴力事件,务求发现一起解决一起。如果谁存在不作为,无视校园霸凌的行为。”

“我告诉你们,全部一撸到底,绝不姑息,我不管你是什么职位,什么身份,什么背景,在我这儿,都没用。”

面对声色俱厉的张明教,台下的所有人噤如寒蝉,他们没有想到事情闹这么大,这么严重,张明教意志如此之坚决。

张明教继续道:“此次专项整治工作持续到明年暑期结束,一中和二中扩建改造完毕。另外,县局开通对应专线信访渠道,24小时受理投诉和举报。”

说到此处,张明教面色微寒:“我奉劝诸位,如果诸位存在上述情况,及时到县局自陈,我可以从宽处理。倘若被县局工作人员查到,我不管你在教育岗位上干了多久,也不管你之前获得过什么荣誉称号,一律开除公职,吊销教师资格,移交检察院。”

当张明教说完这句话后,台下有些人面色大变,阴晴不定。更有一些人,额头冷汗涔涔,腿脚发软。

索幸此时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讲,望着台上的张明教,甚少有人注意他们的变化。

在后来很多人的记忆中,正是这个会议拉开了教育改革的序幕,这张大幕确实如星星之火般燃烧起来,一直从照市的这个普通山城烧遍全国。

在后世很多史学家和教育家的史书和著作里,把此次会议称为祖国的教育革新事件。

以致于存在于安子善前世里,那些屡见不鲜的校园霸凌事件和教育工作者渎职、受贿事件,再也难以得见。

校园悲剧越来越少,身心健康成长的人才越来越多。

人民教师真正的成为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也真正配得上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赞誉。

此后的几十年间,越来越多海外深造的人才选择了回到祖国,回报祖国这棵擎天巨树。

而这件事的发起者和推动者,张明教则被冠上了新时代教育之父的头衔。

而安子善……

会议结束之后,张明教阴沉着脸回到了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就听到办公桌上乱跳的电话铃声。

随手抓起话筒,方仁清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张局,方便的话现在来我办公室聊聊?”

张明教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