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资金扶持

赶到方仁清的办公室,张明教只用了十多分钟。

望着走进来的张明教,方仁清笑着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朗声道:“张局神速啊,我还以为你要晚一会才能到呢。”

张明教笑道:“方书记此话何意?”

示意张明教坐在沙发上,方仁清对面而坐,跟随张明教进来的方仁清的秘书王友禄冲泡上了茶叶给两位领导端上之后,就在方仁清的示意下出去了。

看到房门关上,方仁清轻声道:“我听说,你们教育系统下午不是有扩大会议嘛,这么快就结束了?”

张明教笑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结束了。”

“哦!”

方仁清一副了然之色,若有所思道:“关于丁海洲的事情上,张局是怎么想的?”

张明教怔了一下,意有所指道:“丁兆辉给方书记打电话求情了?”

方仁清微笑着点了点头。

张明教定定的望着他,哑然而笑道:“这家伙嘴上说着不在乎,暗地里却做这样的勾当。我的想法很简单,依法办事,我们会议已经结束了,丁海洲的犯罪行为已经被我当做了反面典型通报了出去。”

方仁清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哈哈大笑道:“张局果然没让我失望,丁兆辉的请求也被我驳回了,我回复他的话跟你说的一致,依法办事,不容姑息。”

张明教笑了。

方仁清继续道:“张局的想法和做法,我完全支持,对教育系统的改革和整治我也完全支持,我县本就是经济不发达的县域,对素质教育认识浅薄,这是亟待解决的事情。”

“张局敢做,我高兴万分,全力支持。”

“有方书记的支持,我就更有信心了,哈哈。”

笑了一阵,张明教笑容微敛沉声道:“方书记,这丁兆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此话我仔细想来还是有些不安。”

“哦?”方仁清凝眉,面色肃然道:“是什么话?”

“他说,你以为南家的事情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张明教一字一顿的说道。

方仁清怔了下,眉头深深的皱起,若有所思的说道:“从话里的意思,南家的事情这丁兆辉知之甚多啊,可当时的调查却发现他们并没有深入的来往。”

张明教点头,“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而且丁兆辉的话,那种笃定的语气,不像是无的放矢。”

顿了片刻,张明教又道:“方书记,南城步坦白他身后的保护衣了吗?”

方仁清摇头,“未曾,他口风依然很紧,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省委对他的案件高度重视,没有办法之下把他关入了817号特监。”

张明教愣了一下,疑声道:“817号特监?”

方仁清微怔,才反应过来,张明教应该不清楚,遂笑着解释道:“这817号特监是我省专门用来关押一些案件牵扯较大或者级别较高的问题官员的特殊监狱。”

“哦。”

张明教恍然,想了片刻低声道:“方书记,我可否再见一下南城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让他说点什么。”

方仁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眉头微蹙,为难道:“张局,你不太清楚,这817号特监非案件关联人员和公检法系统不能进入,如果说我来莲山之前的身份进入没有丝毫问题,但是……”

“但是现在,就连我进去也得提前向上级申请。”

张明教呆了,喃喃道:“这样的吗?”

方仁清轻轻颔首,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又道:“张局,你是又有什么发现还是怎么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重大发现,我可以向上级申请下,我陪你一起去探监南城步。”

张明教面色复杂的看着他,方仁清可以清楚的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犹豫和挣扎。

方仁清目光凝重起来,心中一凌。

沉默了片刻,张明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面容忧郁道:“也罢,那就跟方书记说说。南城步还在莲山的时候,有一次通过你找过我,你还记得吧?”

方仁清目光微动,点了点头。

“那一次他跟我说……,如此我才知道当年南城步那样对我那么恨我,原来都是因为我的爱人,文英。”

张明教一五一十的把那天南城步讲的内容陈述出来。

望着面色凄然的张明教,方仁清傻眼了,他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么狗血的爱恨纠缠。

原来都是因为一个女人,方仁清不禁好奇,张明教那去世的妻子是有多么国色天香,让这两位如此优秀的男人自甘沉沦。

呆滞了片刻,方仁清道:“那后来呢?”

“后来,前不久南城步的妻子崔秀琪找到我,给我讲了当年的恩怨纠缠,我才知晓,原来文英在我们三个当年下乡办学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后来国家恢复高考后我们去参加高考,就失联了。”

“再后来,我们回到莲山后,偶然的机会才再次结识,这中间因为一些误会让南城步误以为文英喜欢他,才引发了后面的一些事情。”

张明教顿了片刻,面色复杂的说道:“秀琪给了我一个早年文英的日记本,里面有一些记录。我在想,既然南城步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而耿耿于怀,那么如果他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会不会释然。”

“那,这个时候,他会不会告诉我们南家背后的势力和我们想知道的信息。”

方仁清微眯着眼,眉头微扬,思索了片刻道:“南城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并不了解,但张局你说的这种可能并不是没有。”

顿了一下,他目光微凝沉声道:“反正省委那边也没有任何进展,不管可能多大,都是值得一试的。这样,我马上跟上级反映这个情况,如果省委批准,我们等一中和二中的工程奠基仪式之后一同前往。”

“好!”张明教重重点头,面色肃然。

方仁清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又道:“张局,这次找你前来,丁兆辉的事情只是顺带。主要还是小善这孩子他们家这菜园设为我们莲山蔬菜种植示范基地的事情,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张明教愣了一下,疑声道:“这事不都确定下来了吗?明天不就是发布会和启动仪式了?”

方仁清笑道:“是,我这不是问问你,是否还有什么其他的意见或者是想法嘛,小善这孩子昨天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感谢我把他们家的菜园设为县级蔬菜示范基地。这话是你这老家伙透露的吧?”

张明教调笑道:“是我说的,这事本来就是你自己提的,咋还不敢承认了。做了好事还怕留名啊,这不是你方仁清的风格吧。”

方仁清苦笑,心里暗骂,你以为我想,还不是被家里那个宝贝疙瘩给缠的,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这事的。

张明教继续笑道:“你是有什么想法了吧?”

方仁清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你看啊,这孩子从渝都拉来吴玉川接咱们县这个一中和二中的扩建和改造工程,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吴玉川这个活到底赚不赚钱,咱们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啊。”

“那么,现在他们家搞这个菜园改造,我想了下,既然县里已经把他们家的百亩菜园列为了县级蔬菜种植示范基地,我们是不是应该适当的给与一些资金扶持?”

张明教呆住了,瞠目结舌的看着方仁清,喃喃道:“扶持多少?”

方仁清微笑道:“菜都那边改造的所有费用,县财政来支付如何?”

张明教面容呆滞,这方仁清是出的什么招?

又是突然把安子善家的百亩菜园列为县级蔬菜示范基地,又是进行财政拨款支持!

直觉告诉他这老家伙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