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阳:“你说话能不能大声点,你是不是在女生宿舍。”

徐妍小声地和杨阳通话,声音又软又细,杨阳感觉有些吃不消。

徐妍:“就是因为我在寝室里,我才不敢大声说话,淼水她们都在外面。”

杨阳:“你直接说什么事情吧。”

在卫生间里一边洗澡一边打电话,这画面

杨阳拿起桌子上的隔夜凉白开一口气喝干。

徐妍:“还是等会我洗完澡,到图书馆后面我跟你说吧。”

杨阳:“行吧。”

杨阳挂掉电话,在看看周围被他搞的乱七八的环境。

只是默默地关上自己的抽屉,拿上去衣服去洗澡。

老婆过会要在学校图书馆后面等他,打扫收尾的事情还是交给那三个牲口好了。

几分钟后,杨阳洗澡的时候,旭峰三个人正好回来。

“卧槽,怎么这么乱?”

“我们的床好像都被移动过了。”

“夭寿啊,几百斤的床说移动就移动。”

“不会是进贼了吧,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丢了。”

听到旭峰几个人的动静,杨阳立刻竖起耳朵,会不会是有他没注意到的角落。

于是杨阳对着外面喊道:

“我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你们看看有丢什么东西没有。”

“没有啊,除了老杨锁着的抽屉,我们的东西都还在。”

“回不回是?”

当杨阳出来的时候,三个人将狐疑地目光投向了他。

“别看我,我急着回来洗澡是因为等会有约会,可没时间收拾。”

说完,杨阳不管三个人反应,放好脸盆,就离开了寝室。

几分钟后,杨阳来到图书馆后面,见到了皮肤白里透红的徐妍。

刚洗完澡的老婆看上去格外的粉嫩。

“杨阳,你快来看看,是不是就是说的特殊道具。”

“嗯?”

杨阳正有犯罪的冲动,并予以实施,徐妍打断了他。

徐妍刚来到杨阳的面前,摊开手,手掌里安静的躺着一个手环和一枚五角星徽章。

“今天,我在洗澡的时候,忽然这两样东西就掉到我头上。”徐妍到现在提到这件事情,眼睛中都闪烁着难以置信。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应该就是了。”杨阳说着伸手去拿这两样东西。

意外发现每件件东西上,闪现着一排小字。

五角星徽章:代表着领导力的像象征,情绪感染100,说服力50,被铭记度200

运动手环运动健将的象征:力量100,速度50,神经反应速度100,肌肉记忆形成度100

杨阳看完运动手环上冒出想文字,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这个系统跑路的时候,是有多慌张,这么多少事情都没解释清楚。

“没错了,应该就是它们了,你带出来的时候淼水她们没看到吧不过看到了也没关。”

杨阳只是随口关心一句,徐妍却告诉了他一个信息。

“淼水她们好像看不见这些东西。”

徐妍想起在她刚出浴室的时候,不小心将徽章掉在地上,淼水和曹艾艾她们都没有看见一般。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杨阳点点头,然后想了下将五角星徽章别到徐妍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徐妍好奇默默胸口的徽章,不明白杨阳的意思。

“徽章你先带一个晚上,试试抗效果,我也试试它的效果。”杨阳手环给自己戴上。

“什么效果?”

“你看不见上面的字?”

在徐妍点头说明她的确看不见以后,杨阳对着她的耳朵,将五角星徽章的效果告诉她。

“那你的呢?”徐妍又好奇地指着杨阳的手环说道。

杨阳自己香喷喷的老婆,忍不住在她耳边调戏地说道:“手环的效果,从某种方面来说,应该是让你晚上服服帖听我话的效果吧。”

“额,你就不能正经一点,我才不信。”徐妍嫌弃的白了杨阳一样,“走了,我们去吃饭。”

徐妍带头走在前面,杨阳跟在后面,看着老婆在风中摇曳的裙子,不禁思索。

力量100,速度50都的抓不住他的这只白兔,并让她服服帖帖,他也不信。

在食堂里,徐妍吃着鳗鱼盖浇饭,杨阳坐在她的对面就这样看着她。

“你不吃吗?这不像你。”徐妍有些狐疑地咬了一口鳗鱼肉,然后将剩下递到杨阳的面前。

“我已经吃过了,不饿。”杨阳推开老婆的手。

“奇奇怪怪地,我又不喜欢吃鳗鱼,你帮我点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想吃。”徐妍嘀咕着继续吃饭。

拿到手环以后,杨阳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过老婆的身体可能吃不消,还是趁早给她补补。

“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陈正鸿忽然出现,手里端着是一份鳗鱼盖浇饭。

杨阳:

“妍妍你要是不想吃就去换一份好了。”杨阳抢过徐妍的盘子和筷子,然后说道。

徐妍莫名其妙地看了杨阳一眼,然后站起来一个人重新去打饭。

“这就是你想出的办法?是打算睡服秦老师吗?”杨阳一边吃着老婆的鳗鱼盖浇饭,一边转头嫌弃地看着陈正鸿。

“额,怎么会。”男人之间的话题,陈正鸿不意外地只停顿了一下就会意。

“那你吃鳗鱼盖浇饭干什么?”

“这个你自己不也在吃。”陈正鸿答不上来,只能将皮球踢回给杨阳。

鳗鱼盖浇饭不属于四楼盖浇饭窗口的套餐,只有在新开的自助窗口才能点到。

价格上和外面的饭店差不多。

“我和徐妍还在长身体,自然为未来打基础。”杨阳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就不能也巩固一下基础?”陈正鸿有点词穷,顺着杨阳的话说道。

“拜托,老师你都三十而立多少年了,基础早就定时了,巩固只会溢出来,还说不是想睡服秦霞老师。”杨阳压低了声音,一句话说的陈正鸿老脸一红。

看看食堂中学生也已经不多了,徐妍还没回来。

陈正鸿压低声音,问杨阳:“以你对秦霞老师的了解,我今天晚上能有几成把握。”

“一成不可能。”杨阳还不留情地回答道。

“你一个大男孩懂什么。”陈正鸿这次是真的面子挂不住了。

徐妍这时候端着一盘腊肉盖浇饭回来,一脸疑惑地问道:“老师,你们在说什么?”

一般情况下陈正鸿是不会说的,但是今天听到徐妍的声音直接钻入他的脑海中。

下意识他有一种不说不痛快的感觉。

“我没什么,杨阳刚才说他让你吃鳗鱼饭是为你们未来打基础。”陈正鸿说完以后,立刻站起,“我忽然想起来我一点事情,先不和你们吃了。”

陈正鸿自认为是很能把持的住的,刚才莫名奇妙地很有倾诉欲,让他有点不安,不敢再和杨阳他们坐在一起。

“嗯杨阳你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徐妍目光变的犀利看着杨阳。

“解释?还有解释吗?我什么你不一清二楚。”杨阳发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勺了勺鳗鱼递到徐妍的嘴边,“来老婆,你多吃点。”

徐妍:

虽然有些无语,但是徐妍还是张嘴吃下了自己老公盛来的鳗鱼饭。

“来,多吃点,不要浪费粮食。”

趁食堂没有人,杨阳肆意妄为地一又一勺喂自己老婆吃鳗鱼饭。

徐妍嘴里吃着鳗鱼饭,眼睛看着自己刚打的腊肉饭。

知道就不打了,又要浪费粮食。

晚上徐妍和杨阳分开后,来到了自己的班级。

王倩倩正在逐个人的问大家有什么才艺。

除了要高考的高三,高一高二每一个班都要拿出一个节目来。

这可愁坏了她这个班长。

“妍妍你看要不要帮一下班长,这一个学期以来,她也挺辛苦的。”柯妮看着万倩倩被一个又一个同学拒绝,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没办法帮她吧,你有才艺吗?”徐妍疑惑地看着柯妮。

正常情况下,柯妮一定是会摇头的,但是今天徐妍这样一说,她猛然想起自己初中时上过的舞蹈课。

柯妮脱口而出,“我会跳舞。”

说完以后柯妮就后悔了,他的本意是徐妍拉着杨阳帮他们班唱一次歌。

“柯妮同学,你真会跳舞,那你上台表演好不好。”王倩倩闻风而来,一副看到亲人的般的表情。

“放心吧班长,柯妮刚才说要帮忙的,对不对。”徐妍顺口说道。

本来还想考虑一下个的柯妮立马点头,“对。”

“太好了,你要什么化妆品和舞台道具或者衣服跟我说,我帮你去租。”王倩倩欢呼雀跃地说道。

等王倩倩走后,柯妮立马就没了气势,小声地问徐妍:“徐妍你感觉我能行吗,我只练过一年的舞蹈。”

“放心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相信你可以的。”徐妍鼓励柯妮道。

“嗯,好那我试试。”柯妮宛如被注入一股强心剂,坚定地点点头。

两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

徐妍寝室四个人在回寝室的路上,曹艾艾听到柯妮要在元旦会演的上表演,立刻表现出来玩惊奇。

“室长变了耶,以前不是都很不喜欢凑热闹的吗?这次怎么会想到要上台表演。”

“有时候人都是会变,只是缺乏一个契机。”

柯妮其实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想上台跳舞,听了淼水的解释后,有些赞同的点点头。

徐妍本来想搭话,无意间看到自己胸口别着的五角星徽章,俩色微微一变,一下子捂胸口。

徽章都陷了下去。

“妍妍姐,你怎么了,人不舒服?”曹艾艾注意到徐妍的动作,急忙关心道。

“没有,就是刚才有一只虫子,我已经赶走了。”徐妍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自然一点。

晚上徐妍和杨阳分开后,来到了自己的班级。

王倩倩正在逐个人的问大家有什么才艺。

除了要高考的高三,高一高二每一个班都要拿出一个节目来。

这可愁坏了她这个班长。

“妍妍你看要不要帮一下班长,这一个学期以来,她也挺辛苦的。”柯妮看着万倩倩被一个又一个同学拒绝,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没办法帮她吧,你有才艺吗?”徐妍疑惑地看着柯妮。

正常情况下,柯妮一定是会摇头的,但是今天徐妍这样一说,她猛然想起自己初中时上过的舞蹈课。

柯妮脱口而出,“我会跳舞。”

说完以后柯妮就后悔了,他的本意是徐妍拉着杨阳帮他们班唱一次歌。

“柯妮同学,你真会跳舞,那你上台表演好不好。”王倩倩闻风而来,一副看到亲人的般的表情。

“放心吧班长,柯妮刚才说要帮忙的,对不对。”徐妍顺口说道。

本来还想考虑一下个的柯妮立马点头,“对。”

“太好了,你要什么化妆品和舞台道具或者衣服跟我说,我帮你去租。”王倩倩欢呼雀跃地说道。

等王倩倩走后,柯妮立马就没了气势,小声地问徐妍:“徐妍你感觉我能行吗,我只练过一年的舞蹈。”

“放心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相信你可以的。”徐妍鼓励柯妮道。

“嗯,好那我试试。”柯妮宛如被注入一股强心剂,坚定地点点头。

两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

徐妍寝室四个人在回寝室的路上,曹艾艾听到柯妮要在元旦会演的上表演,立刻表现出来玩惊奇。

“室长变了耶,以前不是都很不喜欢凑热闹的吗?这次怎么会想到要上台表演。”

“有时候人都是会变,只是缺乏一个契机。”

柯妮其实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想上台跳舞,听了淼水的解释后,有些赞同的点点头。

徐妍本来想搭话,无意间看到自己胸口别着的五角星徽章,俩色微微一变,一下子捂胸口。

徽章都陷了下去。

“妍妍姐,你怎么了,人不舒服?”曹艾艾注意到徐妍的动作,急忙关心道。

“没有,就是刚才有一只虫子,我已经赶走了。”徐妍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自然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