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大石等人已经吃过了饭,正坐在那里闲聊,忽然听到大厅的门被人推开,一股凉风便顺着门缝吹了进来。

当先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大氅的中年汉子,刚一进门,便使劲跺了跺脚,将靴子上的积雪震掉之后,这才抖了抖大氅。

“这该死的天气,雪下的没完没了!”

紧随着中年汉子的身后,又走进来4个身捕快服饰的汉子。

“韩捕头,要不你先拖一下大氅,让他们先给你烤烤,省得湿着难受。”

这5人进了门以后,张老三也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大厅,他顾不上身上的积雪,便急忙对着当先的韩捕头说道。

“韩捕头,出事的地点就在后院,要不,我现在领您过去看看?”

韩捕头闻言,也不理他,直接转头看向柜台这一边,沉声问道。

“谁是掌柜的,站出来说话!”

王掌柜见是衙门里的人来了,急忙从柜台后面快步走了出来,对着韩捕头抱拳说道。

“老朽,就是这家客栈的掌柜的。”

韩捕头闻言,点了点头,大声说道,“你去通知一下,现在所有的人不许出入。”

说到这里,韩捕头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如有违抗者,一律以同谋问罪!”

王掌柜忙应了一声,转头对着身旁的几个伙计吩咐起来。

韩捕头见状,这才对着身后的张老三挥了挥手,“走吧,我们去看看现场。”

张老三闻言,忙快步上前,领着韩捕头等人朝着后院走去。

见到韩捕头等人出了后门儿,坐在陆大石身旁的韩城,忽然压低声音问道,“陆捕头,难道您不去看看吗?”

陆大石苦笑的摇了摇头,“这里是淮南郡城,我们到这里只是来办点事儿,还轮不到我们处理案件。”

听到陆大石的话后,韩城讪笑着说道,“我还以为,能看到陆捕头大展神威的,看来,是不行了!”

陆大石闻言,只是笑了笑,便端起桌上的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

客栈里给陆大石安排的房间,是第9间和第10间,原本陆大石想回去休息,可是他想到了那条长长的脚印,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如果他去第9间和第10间房休息,就一定会破坏那一条脚印,影响韩捕头破案,所以他决定忍忍,等韩捕头探查完地形之后,他再回去休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大石已经一连喝了两杯茶,后院却依然没传来动静,就在他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后院的门终于被人推开了。

韩捕头领着两个捕快从门外走了进来。

韩捕头来到火盆儿边的一个桌子前,缓缓坐了下来,转头看着掌柜的,招了招手,“王掌柜,你过来!”

王掌柜闻言,忙快步走了过来,抱拳问道,“韩捕头,找老朽有事?”

韩捕头点了点头,“在这之前,有谁去过后面放牲口的棚子?”

听到韩捕头的这句话,王掌柜忙转头看去,突然伸手指着一个伙计,“王长河,我记得是你去过吧。”

王长河听到掌柜的话后,忙快步来到韩捕头的面前,躬身说道,“小人确实去过牲口棚子。”

韩捕头闻言,点了点头,沉声问道,“是什么时候?”

王长河想了想,这才伸手指着陆大石这一边,回答道,“当时这位客人来到客栈,小人是牵着他的马车去了后院儿,时间……。”

说到这里,王长河的语气顿了顿,他仔细想了想,才继续说道,“大约半个时辰前。”

韩捕头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这么说来,在客房门前留下的那一排脚印,就是你留下来的了?”

王长河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小人是从外面小巷子里去的后院儿,回来的时候,便直接从后院儿来到了前面,那一排脚印,应该是小人留下的。”

听到王长河的回答后,韩捕头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你回来的时候,应该路过了张公子的房间,当时,你可听到有什么声音吗?”

王长河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听到王长河的话后,韩捕头双眼突然一瞪,厉声喝道,“王长河,你的脚印离的房间很近,为什么一点声音都听不到,我看你是在说谎吧?”

听到韩捕头的质问,王长河急忙摆手,答道,“韩捕头,不是这样的,小人向回走的时候,每走一步脚下的积雪都会发出响声,再加上外面的风雪也比较大,小人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听到王长河的解释,韩捕头双眼微眯,仔细思索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头看向王掌柜,缓缓问道。

“王掌柜,后院都住着什么客人?”

王掌柜闻言,忙快步来到柜台前,将一个本子拿在手中,查看了一番,这才重新回到韩捕头的面前,指着本子上说道。

“韩捕头,3号房,4号房,5号儿房都是张公子包下了,他自己住在5号房里,他的随从们住在3号房和4号房。”

说到这里,王掌柜的语气顿了顿,他又翻了翻本子,才继续说道,“6号房,住的是青阳城的一对兄弟,一个叫方志明,一个叫方志亮。

7号房,住的是青木成的周公子,8号房,住的是周公子的这样一个随从。”

说到这里,王掌柜的语气顿了顿,他又翻了翻本子,随即,伸手指指陆大石这个方向,才继续说道,“9号房和10号房,是被这几位客官包下了。”

听了王掌柜的一番介绍,韩捕头点了点头,随即对着王掌柜招了招手,“把账本儿给我!”

王掌柜闻言,忙双手把账本儿递了过去。

韩捕头翻了翻账本,这才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大厅内的众人,朗声问道,“张公子的随从都有谁,站出来说话”

张老三等人听到韩捕头的话后,都急忙快走几步,来到了韩捕头面前。

“小人是张公子的随从!”

韩捕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这才点了点头,“案发的时候,你们几个都在哪儿啊?”

听到韩捕头的问话,张老三急忙答道,“回韩捕头的话,当时我们都在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