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太乙真人的话术小课堂

粗犷的嗓音伴随着强烈的威压自空中而来,陈塘关方圆千里满是阴云,狂风席卷各处,树木折枝、房瓦乱飞,不少来不及收起的凡人衣物被卷出院墙。

十数条老龙在云中盘旋翻腾,一声李靖响彻陈塘关。

他们并未有任何遮掩,直接兴师问罪,俱是怒气冲冲,让陈塘关十数万凡人惶恐不安。

李府后院,小哪吒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刚走去窗边的殷氏连忙将木窗落下,返身走到床榻旁,轻轻拍打着三子,让他很快又睡了过去。

前厅中,李长寿的纸道人已不知去向,而李长寿的传声,却已落在阐教三位真人耳中。

“若龙族发难,可凭阐教镇之。”

太乙真人长身而起,振了振衣袖,目中满是亮光。

有这句话,那就妥了。

虽然这家伙在算计什么,他都有些看不太懂,但李长寿既如此言说,那定是有深层次的谋算。

玉鼎真人面色冷峻地站起身来,走到了太乙真人身旁,低声道

“龙族,不必太过忌惮。”

太乙真人淡定地点点头,嘴角露出少许冷笑。

他今天,随便开团

主座之上,李靖缓缓呼了口气,扶着座椅扶手的双手暴起少许青筋,双目之中先是闪过两道剑芒,随之就归于寂静。

提起连鞘剑,脚踏弓正步,肩甲伴长衣,面有刀削骨。

李靖一言不发走出厅门,抬头看向高空中的层层阴云,双手抱剑前拱、腰杆却挺得笔直,那清润的嗓音伴着他仙力涌动,传遍陈塘关各处

“陈塘关李靖在此。”

后院角落中,李长寿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李靖。”

雷声再起,那漫天阴云开始缓缓旋转,就在那漏斗状的阴云正下方,一条有些苍老之态的龙首自云中缓缓探出,直径竟超过了百丈,一条条龙须不断飘舞。

“你可知罪。”

“哦”李靖放下手臂,左手提剑看向空中,皱眉道,“不知,道友于龙宫任何等职位为何来我陈塘关,还对本将直接问罪。”

那龙首双目中满是冰冷,冷然道“吾乃东海龙宫长老,你那三子杀我东海龙宫三太子,此事你莫非要狡辩还不知情”

李靖缓缓点头,本是淡定的口吻,也逐渐染上情绪

“若是敖丙之事,本将自是知情。

他罔顾天规,屡屡来我陈塘关境内寻欢作乐,被我三子哪吒阻止,与我三子结下私怨,今日竟还在东海设下埋伏,以杀阵对付本将那降生尚未三年的孩儿

这就是龙宫所为

这,就是龙族的龙王血脉,祖龙后嗣”

“放肆”

“胡言乱语”

云中又有苍龙探出龙首,随之一只只龙首自云中探出,对李靖怒目而视。

十数条苍龙,修为最弱都在金仙境七品,这就是龙族的底蕴。

而此时,龙族也留了一丝丝退路,并未将各自威压对城中凡人镇去,不然定会让不知多少凡人魂飞魄散。

这一道道威压镇下,李靖道心顿时震颤不宁,但他握紧手中剑鞘,目中仿佛要涌出火焰,昂首而立、不退半步。

“李靖,”居中的龙族长老怒骂,“你三子杀我龙族太子,今日定要你偿还性命还不跪下请罪

不然,今日就让你这陈塘关为我家太子殉葬”

此龙言罢,天地间狂风大作,那黑云不断翻涌,雷声接连不断。

“嗤”

一声轻笑自厅中传来,却是轻易盖住了风声、雷声、龙吼之声。

只见得,那位身着红袍的真人自李靖身后缓步走来,道箍长发分外飘逸、目中蕴藏一二星辰,神态自若、气定神闲,仿佛只是从此地路过,过来看个热闹一般。

此道名太乙,此仙唤阴阳。

若得风云起,自可污圣名。

太乙真人负手而来,看了眼身旁跟着的玉鼎真人,想开口又觉得自己得不到预期的回应,便将目光挪到了李靖身上。

心底一转,已是有了主意;

嘴巴一张,便是半个洪荒。

“李总兵,你看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那云上的十多条老龙也是一愣。

太乙真人叹道“贫道来说句公道话,咱们先不看事情起因如何,人龙族损了一名太子。

这是什么这是后备龙王

老龙王万一哪天不行了,前面两个有资格继位的也一起战死了,就要这个来顶上,成为新的龙王。

这可是位高权重,一条龙的命顶普通龙子十条不,百条”

那些老龙一个个听的皱眉。

好像,立场是他们的立场,道理也是他们的道理。

今日他们来此兴师问罪,凭的是什么

不就是突出他们三太子的身份地位,从而逼迫李靖代表人族认罪,这般龙族自是保了少许面皮。

但怎么听,这阐教真人的话,都有点、有点奇怪的味道。

而且越品越有味呢为何。

李靖眉头紧皱,定声道“道友何出此言如何能不看事情起因

那龙族三太子起了杀心,欲要害我儿性命,我儿反击取胜、侥幸活命,此事李某不去他龙宫讨个说法,已是念着与东海毗邻,陈塘关多渔事之民。

哪来这般道理”

太乙真人为难道“人毕竟是死了个太子,这份量比较重。”

李靖定声道“若如此,这龙族的太子无缘无故杀人放火,也不算罪过”

“嗯”太乙真人煞有其事地道一句,“那是三太子,三太子啥地位啥身份杀几个人怎么了

什么天规天罚,真以为能管得着龙宫

天庭那都是因为龙族的加盟,才有了大兴的契机。

龙族一整族,那都是先天道完善而生

他们曾为盘古神垫过脚,也曾打得凤族麒麟抬不起头,把远古洪荒都轰碎了,九污泉都弄塌了,那是死了多少生灵、背了多少罪孽,现在不也是洪荒大族

人族什么天地主角那就是随便说说,真要看,还是要看龙族。

对不对诸位。”

云中这十多条老龙此刻如何还回不过味

这太乙真人句句讽刺、煽风点火,恨不得他们龙族与人族正面打起来,这些话语当真,越品越是刺耳。

“太乙真人,”那颗最大的龙首表情无比森冷,“你说够了没有”

“怎么”

太乙真人含笑道

“贫道可有半句虚言龙族背负无边罪孽,天庭拉了你们一把,你们觉得自己又行了

而今洪荒,早已非远古,非上古。

莫说贫道的弟子,是为护持自身才杀了你们东海龙宫三太子,便是他们两个因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起来,失手打死了你们龙宫三太子,你们也要掂量掂量,到底动不动得了他”

“住口”

一老龙大怒,阴云中冲出一只龙爪,对太乙真人当头落下。

这老龙算是龙族一行中修为最高深者,此刻含怒出手,若是太乙真人闪躲或是硬接,都极易对陈塘关造成灾难性后果。

太乙真人接自是能接下的,却是接不了太过漂亮。

但无妨。

一道青光闪过,太乙真人身后有道身影迅速凝成,他袍袖挥舞,那龙爪瞬间崩塌,云中的那条老龙身形被直接掀飞。

一股强风朝正上方涌去,将阴云径直冲散小半,露出了其内一条条苍龙的龙身,门板大小的鳞片闪烁各色光亮。

刚出手的那条老龙龙爪不断颤抖,目光骇然地看向太乙真人身后的那道身影。

玉鼎真人头也不抬,淡定地道一句

“家师,元始天尊。”

陈塘关上方一阵静寂。

“李靖今日之事,吾绝不善罢甘休”

居中的龙首低吼一声,这十数条苍龙转身飞远,那片阴云迅速退去。

太乙真人有些遗憾地摇摇头。

不爽利,本来还准备了一颗宝珠,准备上演一段用宝珠抵罪的桥段,告他们一声不要不识抬举。

可惜,走的太快,从心太迅速。

也挺识抬举的。

“呼”

李靖慢慢吐了口气,站在那一阵默然,背后不禁被冷汗打湿。

玉鼎真人抬手对李靖一点。

李靖道心停下颤抖,心底也多了几分底气,当即对玉鼎真人投去感激的目光。

“李靖,你这修为还是要提一提,”太乙真人淡定道,“总不能以后让我宝贝徒弟护着你这当父亲的。”

李靖抱剑低头答应一声。

玉鼎真人笑道“也可常说刚才那句。”

李靖

这个还是多少有些羞耻的。

当下,这位总兵大人与阐教两位真人回了厅内,李长寿的纸道人再次现身。

刚刚一直躲着不好直接现身的黄龙真人,此刻也是愁眉不展,各种唉声叹气。

他是龙族出身,又是阐教圣人弟子,此时当真夹在其中,左右为难、不好表明自身立场。

黄龙叹道“此事已是如此僵硬,也不知后续该如何收场。”

李长寿温声道“黄龙师兄不必多参与此事,全程旁观就可,只需关键时刻做个调和,避免龙族走上一个极端。”

太乙真人抱着胳膊笑道“刚才贫道说的如何”

“颇为厉害,”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又道,“龙族此次前来,其实是为压李靖低头,将此事就此定性。

从他们龙族的动机分析,为三太子报仇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族出身的哪吒,打杀了龙王血脉。

他们丢不起这个龙。”

杨戬收起三尖两刃枪,问“龙族而今泄愤不成,这口气定是难以咽下,还是要提防他们偷袭陈塘关。”

反驳杨戬的,却是杨戬之师,玉鼎真人

“此事不必多虑,龙族很难做出偷袭之事,心性如此。”

“师父,稳一些总归是好的,”杨戬道,“不如我去梅山带些仙兵过来,也算给龙族一些威慑。”

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不必如此折腾,此事我来安排就好。

在此事落幕前,就劳烦三位真人暗中坐镇陈塘关,以防有个别龙族不听龙王之令,外出做什么算计。”

“善。”

“可。”

三位真人各自点头,李长寿告辞而去,纸道人遁入大地之中。

与此同时,李长寿在天庭的纸道人已开始活动,径直赶去通明殿中,寻了两个天庭重要文官。

东木公,与王灵官。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李长寿细细叮嘱,木公与王善不断点头,已是明白发生了何事,以及他们该做什么。

扯皮,天庭是专业的。

敖丙被杀,龙族前去陈塘关要说法的十多条老龙被阐教仙羞辱。

这件事如大灵爆一般,在四海龙宫爆涌开来,一名名龙族请命,要去陈塘关中狠狠教训下那个哪吒。

四位龙王默不作声,各位实权长老也只是叹息不语。

半个月后,龙族内部对此事的关注并未退去,相反还愈演愈烈,直接闹了起来。

敖丙生前默默无闻,在龙族毫无存在感,甚至私下被人称之为废物,龙王血脉比起其他龙王龙子要弱许多。

但如今,敖丙仿佛成了龙族受压迫的证明,是他们一肚子怨气的发泄之地。

这股情绪不断喷涌,已是让四海龙王再无法安然就坐。

他们必须做些什么了。

于是,四海龙王齐聚东海龙宫,并召集各位长老议事,讨论该如何处置哪吒之事。

这事的苦主,还是如今的东海龙王敖广,而龙族的决策大权,也在敖广手中。

敖广一句“莫要急躁。”

整个龙族大殿都安静了下来。

有长老道

“此事并非是吾急躁,几位兄长,实在是那阐教欺人太甚,让族内压不住火。

咱们龙族已是今非昔比,气运再兴、中兴在前,若是这次被阐教如此针对,咱们龙族上下的士气,怕是会有较大的挫败。”

“陛下,老臣却觉得,此事咱们确实不占理若是继续僵持下去,无论如何都是咱们受损,倒不如息事宁人。”

“息事宁人那可是咱们东海龙宫的三太子就这般被太乙真人的弟子给打死了”

“唉”

东海龙王缓缓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儿也不应这般惨死,那李家定要付出些代价。”

南海龙王沉声道“李家不简单,李靖本身就不多提了,咱们都知晓,这是太白星君的义子,人教出身,度厄真人的记名弟子。

李靖的长子金吒、次子木吒,都已拜得十二金仙为师。

集合了阐教、人教两教之力,咱们着实要慎重。”

有资历较老的长老冷哼半声“咱们未必就怕了阐教”

“人教呢”西海龙王嘟囔一声,“太白星君与吾有活命之恩,此事吾当劝诫一声。

太白星君算无遗策、敢与圣人争锋,咱们若是在此事上处置不当,极易引发后续一系列事件。”

“不如,”有长老小声道,“让敖乙殿下去找太白星君说说情而今族内怨声载道,本就是想要个说法罢了。”

“嗯”

龙王宝座上,东海龙王睁开双眼,目中寒光闪耀,那长老禁不住哆嗦几句。

“此事,谁都不可牵扯敖乙。”

众老龙低头领命。

东海龙王缓缓叹声,站起身来,言道“准备送给星君的礼物,吾去天庭状告李靖纵子行凶。”

众龙各自思索,这倒也是个解决之法。

然而,半天前的陈塘关李府

李靖有些错愕地看向角落中站着的身影,低声道“去天庭义父,李靖去天庭作甚”

“来就是了,”李长寿笑道,“若我所料不差,东海龙王已是在来天庭的路上,哪吒我会盯着,你速速赶去中天门,我已安排人去接应。”

“是”

李靖定声应下,不敢多耽误,看了眼小哪吒与夫人玩耍的身影,径直驾起御空灵宝,火速赶往中天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