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特殊癖好(3更)

夏曦领着去了自家的酒楼。

带他上了三楼,安排好了雅间,拿了菜单递到他面前,让他自己挑选锅底和食材。

神医没看,道,“我还是第一次吃,你给我推荐推荐吧。”

“菌汤的吧,适合养生,您还是觉得不够味,可以在调料里加上辣椒。”

“听你的。”

点好,夏曦站起身,“您稍坐一会儿,我去下面催一下。”

神医点头。

夏曦出去,轻轻带上门,走的远了一些吩咐风安,“你回去给风澈要三万两银票回来。”

风安应,下了楼直接朝门外走。

夏曦去了后院厨房,摘下一边挂着的围裙穿上,亲自做的锅底,让人端上去。

风安拿了银票回来,夏曦拿着上了楼。

神医鼻子灵,一下就闻到她身上的油烟味,不动声色的看她一眼。

夏曦把银票放在他面前,“这是三万两,您收好。”

“那女子真的是你姐姐”

刚才第一眼,他便看出来那女子的穿戴就是一寻常的乡下女子。如果是夏曦的姐姐,她既然如此富有,不可能让她的姐姐在乡下的。

“是,今日真是多谢神医了。”

神医没说话,示意药童把银票装起来,转了话题,“这个怎么吃”

夏曦教他。

一顿饭吃完,神医身上冒出了汗,放下筷子,接过药童递过来的洁白的帕子擦拭额头和手,称赞,“这火锅果然是名不虚传,会让人念念不忘,夏娘子可真是个奇才。”

“神医过奖了,我只是闲着无事爱琢磨吃食而已。”

“夏娘子有没有想过,把这个火锅做到别处去”

夏曦,

“神医有话直说。”

神医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是这样,我这人呢,除了看病还有另外一个爱好,就是做生意,你这火锅我相中了,咱们能否合作”

“可以。”

她应的痛快,神医反而愣了一下,“你想好了”

“有什么可想的,天下这么大,我一人也做不来,有了神医帮忙能把火锅发扬光大,岂不是更好。”

她痛快,神医也痛快,“说条件吧。”

“您是加盟还是买断”

“加盟何意,买断何意”

“加盟是您给我加盟费,然后所用的底料,还有配料都从我这里进货。买断是您一次性给我一定的银两,我将手艺教给您,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买断”

神医毫不犹豫。

夏曦点头,“既然是买断,我便有条件。”

“你说。”

“方圆千里之内,您不许开店,千里之外,你随意开,开多少家我都不管。”

“成交”

送走神医,夏曦转身想去后院,给石达湘说一声,神医过两日派人来学火锅底料的事。

伺候霍老板的伙计一溜烟的跑来,兴奋不已,“夏娘子,魏莲姑娘醒了,我们老爷让您过去。”

青慈堂内,村长三人喜极而泣,秦掌柜的和一众大夫则是目瞪口呆。

一个时辰才刚刚过,魏莲就醒了,这神医的医术也太高明了吧。

看到夏曦从马车上下来,秦掌柜的三步并作两步的迎上去,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踮着脚朝着后面看,没看到神医的影子,殷切的问,“夏娘子,神医呢”

“走了。”

秦掌柜的心唰一下凉了半截,“走、走了”

“嗯。”

夏曦抬脚往里走,秦掌柜拦她,“那您知道他老人家去哪儿了吗”

夏曦神色自若的摇头,“不知道,我也是凑巧了,正好有一个朋友的爹生病了,他家里有钱,请了神医过来。”

这话秦掌柜的半信半疑,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可夏曦不愿说出神医的下落,他也不能强求,心里万分后悔,自己刚才对神医的医术存了质疑,要不然留下他讨教一些,也是受益匪浅。

叹着气,摇着头,回了屋内。

夏曦来到医床边,魏莲又睡着了,苍白的脸上有了淡淡的血色。

“夏娘子”

村长媳妇松开魏莲的手,转过身来就要给她磕头,夏曦慌忙扶住她,“婶,您这是做什么”

村长媳妇紧紧抓住她的手,“要不是你,莲儿早就没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做牛做马也还不清。”

“婶,咱们是一家人,说这些见外了,魏莲姐既然醒了,您们也没必要都守着,轮流去休息。”

“我知道。”

村长媳妇点头,额前垂落的白发随着动了几下,夏曦帮她别去脑后,扶着她坐下。

摸了摸魏莲的手,手指顺势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一会儿后放开,“魏莲姐这个样子,还需要在医馆里住一些时日,你们需要什么,我去买。”

“不用,不用。”

魏莲醒了,村长也似重新活了过来,人有了几分精神,“我一会儿就回去,让人把需要的东西给她们送来。”

他没提银子的事。他知道魏莲肯定花了不少银子,可他们根本拿不出。

“我让车夫送您回去。”

村长没反对,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没合眼,饭没吃,水更是没喝一口,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一日后,魏莲彻底醒了,孟林带着人过来,问了口供后,去找夏曦,“夏娘子,你看,张根该如何处置”

魏莲没死,张根杀人的罪名不成立,自然是判不了死刑,不过,他那样子离死也不算远了。

“犯人该如何判,那是大人的事,我不便插言,不过,我觉得大人应该允许他的家人来见他一面。”

孟林瞬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拱手,“知道了,我即刻去办。”

夏曦给了他十两银子,“那日之事,多谢孟衙头了。”

得了银子,孟林一刻也没停歇,回了衙门把夏曦的话禀报给县太爷以后,当即带着人去了张根家。

张根一家都吓惨了,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张根会这么大胆,明目张胆的去劫人,同时也恨他,你说都得了两千两银子了,你还不拿着快跑,非要伤人,这下好了,人是伤到了,可把自己也赔进去了。

孟林一来,一家人吓得腿都软了,张根大哥更是嚎叫,“不关我们的事,他没来家住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