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只认钱!(1更)

孟林一听张根大哥嚎完,便猜到了几分,冷着脸吓唬,“张根早就被通缉了,你们一家却还窝藏他,知情不报,按律例,每人十大板。”

孟林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吓唬住他们,免得以后他们再出什么幺蛾子。这也是夏曦的意思。

一家人吓得魂都飞了,一个劲的磕头,说张根没有回来过,孟林哪里听他们的,大手一挥,跟来的两名衙役上前,吆喝着四人跟着去县城。

大牢内,张根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张家四人被带了进来,这一路上,他们吓都吓死了。

进了大牢,牢头打开张根牢房的大门,四人说什么也不进去,特别是张根大嫂,跟杀猪似的嚎,“我不进去,我不进去,他个天打雷劈的做的坏事,为什么把我们也关起来”

孟林不耐烦的抽出腰间大刀,刀背用力的打在牢房大门上,“少废话这人快不行了,我们老爷心善,让你们送他最后一程。”

不是把他们关进去

四人反应过来,一个比一个快的进到牢房中,看到张根的惨状。

毕竟是自己从小养大的儿子,张根娘红了眼眶,颤着手,去摸张根的头。

张根大嫂捂着口鼻站在一边,朝着房顶翻白眼。

她现在就掐死张根的心都有。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提心吊胆了一路,差点吓尿了。

“哭什么哭”

张根爹瓮声瓮气,只看了张根一样,便移开了目光,“他自己造了那么大的孽你,还连累了我们,死了活该。”

“可是,那个贱”

话出口,看到门口守着的孟林,张根娘后面的话咽回去,低着头,看着张根,呜呜的哭。

张根大哥悄悄抬眼看了牢房外,见孟林几个没往这边看,手伸去了张根衣服内,他身上应该还有不少银子,得趁着这个机会拿回来。

伸进去,摸了几下,什么也没摸到,不死心,把他浑身摸了个遍,还是什么也没有摸着,带着哭音喊人,“爹”

张根爹看过来,看他手在张根衣服里,顿时明白了,手也跟着伸进去,什么也没摸到。

“不可能啊。”

那可是几百两银子呢,就那么几天张根不可能花完的,两人对看一眼,同时去了张根脚边,一边一个,把张根的鞋脱了下来,里面也什么也没有。

回了张根面前,张根爹拍张根的脸,“醒醒,醒醒。”

自始至终,孟林都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不禁摇了摇头。

张根已经如此,这几人不说关心他,给他说几句临别的话,却还惦记着他的银子,别说没有,就是有,也在张根被扔进大牢里的那一刻,被搜走了,哪里还轮得到他们。

收回眼,说另外的两名衙役和牢头,“走吧,出去透透气。”

几人跟他出去,牢房里只剩下张家几口人,张根爹和张根大哥无所顾忌了,开始扒张根身上衣服。

“你们做什么”

张根娘惊问。

“你闭嘴,转过身去”

张根爹呵斥,见她不懂,说张根大嫂,“你挡住她。”

张根大嫂也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当即上前,把自己婆婆的手拽回去,半强迫着她转过身去,压低了声音,“娘,你傻不傻二弟反正也活不了了,那些银票我们不翻出来,岂不是要便宜别人。”

“可”

张根娘张嘴要说什么,张根大嫂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

身后,张根爹和张根大哥扒张根衣服,张根那日被打的狠,出了血,衣服被血沾在了皮肉上,两人生拉硬扯,硬生生的把张根疼醒了,勉强睁开眼,感觉到自己爹和大哥在扒自己的衣服,费力的发出声音,“你、你们干什么”

两人的手一顿,随即同时把头凑过来,一起开口,“银票呢”

张根突然就笑了,笑的他们毛骨悚然。

两人松开手,跌坐在地上。

张根一直笑,笑声越来越大,笑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你、你、你”

张根爹和大哥吓得用手撑地,白着脸往后退。

“根儿啊”

张根娘一把推开张根大嫂,扑到他面前,大颗的眼泪落在他身上,手去摸他的头,“你怎么了”

一口鲜血喷出来,张根的笑声戛然而已,头歪向了一侧,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大哥。

“啊”

张根大哥一声惊叫,连滚带爬的去了自己爹身后。

张根爹也是吓得哆嗦了几下。

“根啊”

张根娘大哭。

孟林听到动静,走进来,手探去张根鼻下探了探,“人死了。”

牢头也进来探了探,确定人真的死了,问孟林,“怎么处理”

“等着,我去禀了大人一声。”

孟林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老爷心善,说人既然死了,让你们带回去埋葬。”

张根大嫂炸了窝,“太晦气了,我们可不带回去,你们随便给埋了算了。”

“大胆”

孟林呵斥,“这是大人开恩,你们才有此待遇。怎么着,想把老爷的话当成耳旁风。”

“不会。”

张根大哥赶忙道,“她一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官爷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谢过青天大老爷。”

“那既如此,把人弄走吧。”

“这”

张根大哥不愿弄,张根全身又脏又臭,身上还有血迹,他不愿沾了这个晦气。

孟林不耐烦的呵斥,“快点”

张根大哥吓得身体一个哆嗦,当即上前去,蹲下身体,把人背在身上往外走。

张根大嫂躲得远远的,心里恨得不行,人弄回去,还得给他弄口薄棺,又得搭不少钱进去。

张根娘哭的站不起来,张根爹上手拽了她一把,把人拽起来,推搡着往外走。

牢房里安静下来。

牢头摇头,“我也算是开了眼了,还头一次见到这一样的一家人。”

孟林也摇头,出了大牢后,直接去了青慈堂,把张根死了的消息告诉魏家人。

“死的好。”

村长媳妇恨恨道,“那样的畜生,就是死一千遍也不足惜。”

魏莲闭了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