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夏曦没有回答她。

牛氏一瘸一拐,走的倒挺快,转眼便到了夏曦面前,把手中的银票递到她面前,夏曦接过,随手交给琪儿。

琪儿接过,认真的数起来,“一、二、三……”

院内众人全部屏住了呼吸,就连虎子也不哭了,和众人一样,睁着泪眼看着琪儿数银票。

“二十。”

最后一张数完,琪儿仰头,“娘,正好。”

众人还有些没有回神。

他们一年也存不下几两银子,别说银票了,就是大锭的银子都没有见过,刚才琪儿数银票的情形,就像在梦里一样,直到现在他们还觉得不真实。

村长也是看直了眼,盯着琪儿手中的银票,移不开眼睛。

“村长,您刚才说,偷盗两千两银子者,如果报了官,会落个什么下场?”

夏曦问。

声音入耳,村长这才回神,勉强从银票上移开眼睛,掩嘴咳嗽了一声,借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才回道,“被杖毙!”

“银票我们追回来了,一张不少,又是一家人,我就不报官了。”

“那是。”

村长点头。

“但……”

夏曦话锋一转。

牛氏的心提了起来,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夏曦接下来的话让她差点控制不住又要冲过去撕打她一番,“若是这一次不好好的惩罚他,恐怕以后会闯出更大的祸来。”

“举人娘子的意思是……”

村长小心的问。

“吊起来,两个时辰,以示惩戒。”

“你敢!”

牛氏惊叫,把虎子挡在身后。

夏曦没理会她,继续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纵然我们是一家人,也不能太姑息了,何况虎子这个脑子,如果不给他个教训,以后怕是会被有心人利用,闯出更大得祸来。”

村长点头,“说得对!”

“你们不能这样。”

牛氏回头,把虎子紧紧搂在在怀里,“不会了,不会了,我给你们保证,虎子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

虎子也听明白了夏曦的话,把身体紧紧的缩在牛氏怀里。

村长声音发沉,带着警告,“牛氏,你要知足,今日如果报了官,不但虎子会被杖毙,就是俞举人也会受到牵连,如今只是惩戒虎子,已经是最小的惩罚了。”

“可两个时辰,会要了虎子的命的。”

牛氏此刻是真的害怕了,声音带着哭意,天气本来就冷,这样吊两个时辰,别说虎子,就是一个大男人也会受不住的。

“我会派人看着他,不会让他出事的。”

说完这句话,村长喊了两个人,拿着绳子过来,将虎子捆绑起来。

虎子害怕急了,挣扎着哭喊,“娘,救我,救我!”

牛氏眼泪哗哗往下掉,死命阻拦。无奈被人拦下,眼睁睁的看着虎子被人扛了出去。

屋内,俞义坐在凳子上,脸色已经成青色,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借来的一千两银子也搭了进去。

……

众人散去,夏曦和琪儿回屋。

琪儿默不吭声的把银票放好,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全部拿出来,又重新找了一个地方,放好,才回到夏曦身边,仰着头问,“娘,真的要把小叔吊两个时辰吗?”

夏曦没有回答,而是摸了摸他的头,问,“琪儿觉得,小叔会过来偷银票吗?”

琪儿摇头,“不会。”

“那他为什么过来了?”

琪儿抿了抿唇,“是奶奶让他过来的。”

夏曦摇头,“牛氏没有这么大胆,是你爹。”

琪儿没说话,只是袖子里的小手握紧。

夏曦摸他的头,“你小叔心智不全,这次能受人指使,进来偷银票,下次如果再被人怂恿,还不知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娘今天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一辈子也不敢再做这样的事。”

“我知道了。”

琪儿声音有些低落。他不明白,都是一家人,自己的爹为什么要怂恿小叔做这样的事。

“行了,你小叔一会儿肯定又累又饿,咱们给他做好吃的。”

……

村长让人把虎子吊在了村里的大树上。

虎子吓坏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顿时把村里人都吸引了过来,众人围在树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村长站在高处,把今日发生的事告诉村民,“念在虎子心智不全的份上,小惩大戒,以后谁若是敢上门偷东西,哪怕是一文钱,我也绝不会姑息!”

牛氏瘫坐在树下,心疼的哭喊着。

众人虽然同情她,但没有一人帮着她说好话,偷盗是大罪,没有被送去官府,已经是轻罚虎子了。

天气寒冷,众人看了一会儿纷纷散去,虎子的叫声也渐渐小了下去。

叫了几个人,让他们轮流看守,村长也回了家。

芝儿跑过来,陪着牛氏,俞义和玲儿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

天寒地冻的,半个时辰后,虎子便坚持不住了,头耷拉了下去,喊叫声几乎没有了。

牛氏吓得不轻,拖着僵硬的身体爬起来,仰着头,惊慌的喊,“虎子,虎子……”

虎子又“哇!”的一声哭出来,“娘,我好难受,好难受。”

牛氏心如刀割一样,转身跌跌撞撞的往夏曦院子里跑。

还没跑到门口,便被等在哪儿的玲儿拦住,“大哥说了,娘要是敢去求哪个贱人,便和你断绝关系。”

“可是,可是……”

牛氏泪流满面。

玲儿看向吊在树上的虎子,眼里闪过厌恶。这个傻子,就是个拖后腿的,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牛氏又跌跌撞撞的回了树下,嘴里叫着“虎子,虎子……”瘫坐在地上。

……

一个时辰后,夏曦领着琪儿过来。

牛氏都有些冻僵了,听到脚步声,僵硬的扭着脖子看过去,看清是她们,眼中冒出火,想要扑过去和她撕打一番,无奈身体都僵了,一步也挪动不了。

虎子冻得眉眼上都结了冰,但看到夏曦和琪儿过来,眼睛微微一亮,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喊,“嫂、嫂子。”

夏曦径直走到他面前站定,神色严肃,“记住教训了吗,以后还敢不敢再偷东西了?”

哇!

虎子又哭了起来,尽管声音很弱,但还是哭的声嘶力竭,“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题外话------

18号上架,这几天存稿,每天一更(2000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