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演员,说实话拍戏我不紧张,甚至让我从高楼跳下,也都没有问题。

可综艺节目却完全不一样,没有经验,当初苏岩导演找到我时,都还在奇怪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

彭晏在电视里侃侃而谈,电视机前的众人却感觉有些不一样。

大家都把目光望向苏岩,没错啊,就是这小子,小时候没少调皮捣蛋,也没少挨揍。

从穿着开裆裤,到去上大学,对待自己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依然爱笑,遇到了也会打招呼问好,肥肉还是碰都不碰一下。

却能在电视里,一个明星的嘴里说出需要感谢他的话语,这感觉实在微妙,明明就在身边,却感觉有了距离。

苏岩没注意到这些,只是由衷的高兴,毕竟自己节目成员获奖不说,还给包圆了。

蒂洛儿则是说起了拍摄的一些趣事,美女还是很能引发好感,镜头偶尔扫过嘉宾席,都是带着“慈祥”的微笑。

网络上两人获奖信息瞬间冲上实时热搜,毕竟本身名气热度就非常高,粉丝们聚集在贴吧,微博,以及网络直播弹幕里狂欢。

相比于第一届新人奖,关注度完全不可比拟。

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洛儿还没能平复下心情,不断看着手里的奖杯。

一个水晶样式的柱子顶端趴着只小金鱼,下方则是刻上了所获的奖项和名字。

彭晏果然大度,下台之后直接递给了南哥,让后者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这一幕正好被摄像机捕捉到,肖南远的粉丝非但不生气,还在弹幕上刷的飞起。

“南哥被男神敦了,好开心。”

“跑男恩怨,彭晏先胜一筹。”

“表情截图了,咬牙切齿的样子太好玩了。”

网上热闹非凡,直播里还在继续。

第二个奖项是最佳特效,这里和电视电影不一样,不是以华丽的爆炸,飞天,背景来评比。

而是以字幕和人物的小型动画效果为主。

这个稍稍有些尴尬,《奔跑吧!》可以说是一骑绝尘,其他三个节目都是陪跑的命。

其中几个创意已经被多个节目借鉴,青禾大气,象征性的收了一块钱版权费。

例如某人吃惊的时候,在那目瞪口呆,就会变成大头娃娃的造型。

在跑男的第一期,小撒被撕掉的时候首次出现,当时观众都没见过类似的效果,都表示笑疯了。

再来就是节目里出现了不少美食,当嘉宾或成员惊讶于味道时,脑袋上会冒起天使光环,还带音效。

受到打击天降神雷这些都算基本,所以《奔跑吧!》拿下这个奖项,也是预料之中。

念出名字之后,陈剑抒导演代为上台领取,后方的大屏幕上不断播放着一些节目集锦。

陈导在参加之前,有和苏岩通过电话,问要是获奖了,感言要怎么说,当时忙的焦头烂额,就让他自己看着办。

所以就出现以下的一幕。

陈剑抒口袋里悉悉索索摸出张字条:“感谢节目组给予《奔跑吧!》肯定。”

结束!!!

一群人都疯了。

什么鬼!

各种颁奖礼上拿出纸条,念出冗长的感谢语和名单,最后超时的时常可见。

可你就一句话,大家都准备好克制住不打呵欠了,结果就一句话?你还写在纸上?

看着他潇洒的走下台去,三个主持人都愣住了。

何炯反应很快:“汪老师,我要借用下您的台词。

陈导,我特别想知道,您刚才的一句话感言都是内心所想,经过慎重考虑的?因为我们不可能再让说第二次。”

“哈哈哈”周围的明星们发出善意的微笑,汪晗这才明白,何老师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借用自己当年的救场发言啊。

陈导被问到的时候,没反应过来,只是点了点头。

“稍等,我先调整一下表情,笑场就不好了。”何老师在台上说道。

“作为晚会的主持人,就有义务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说完向着不知道什么方向胡乱的摆了摆手:“导演,请帮我准备3-5分钟的广告,因为马上就要到广告时间了。”

这词一改,赢来了掌声。

也有刚开电视,或看直播的一头雾水,这是咋地啦?放松事故吗。

问了以后才明白,这是何老师在做效果,“强行”救场。

“作为电视人的年度盛会,许多业内人士都很期待,观众朋友也在关注,能够上台领奖,更是莫大的荣幸。

我不知道陈导说出这么简单的一句感言,回去之后会受多大的苦头,我只希望如果可以,请拍一个视频分享给我。

如果可以,下手轻一些,因为个人来说我见不得太惨的画面,谢谢!”

这话说完,镜头给了跑男团队,所有人配合的给出了OK的手势。

会场暂时休息,进入了广告时间,不过明星们基本都没有动作,除非是实在憋不住的。

毕竟还有粉丝在后头,都有些包袱在身上,开始之前都尽量不吃不喝,避免上卫生间的麻烦。

肖南远和彭晏还在那闹,小撒和赤赤在边上煽风点火。

王扬扬等工作人员的位置在后方,趁休息给苏岩打了个电话。

“苏导,我们获奖了!”

刚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苏岩把电话稍稍拿远了些,声音太大,耳朵有点痒。

“知道,知道,我在看直播,帮我恭喜下洛儿他们。”

“好咧!那有在电视上看见我吗?”小胖挺期待。

稍稍回忆了几秒:“有,大概0.5秒?”,苏岩也不敢肯定,反正一晃而过。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还想去朋友圈炫耀一下,零点几秒,怕是要定格才能看见自己的脸。

聊了几句后,匆匆挂了电话,那边已经在提醒要开始了。

这直播要到挺迟的,奶奶因为这两天来拜寿的人有些多,已经先去睡下。

其他人还要早起帮忙准备第二天的寿宴,也都纷纷告辞回去。

电视机前就剩下一家三口坐着。

“小岩,今年有机会拿最后大奖吗?”苏爸爸比较关心,边看节目还搜索着网络的一些信息:“上面说跑男赢面最大。”

苏岩笑了笑:“能入围的都不差,谁得都有可能,等着就是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