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本来在车上感觉都还挺冷静,和林小允聊的挺开心。

可随着经济人大哥一句“到了”,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连着几下也没把车门打开。

允儿在那笑的不行,苏岩尴尬不已。

东西很多,经济人帮着拎到了门口,转身告辞而去,今天这场和他不方便进去。

房子是个二层半的带小院的别墅,允爸爸只是普通公务员,这是她送的。

站在门口,苏岩吸了口气“我看起来怎么样。”

允儿笑着帮他把头发上捋了捋,短袖衬衫扎进了裤带,贴身的裤子,加皮鞋,一副半成功人士的打扮。

“完美!”

“真的?”

“真的,很帅!”

直接输密码打开了有些古风的大门后,一条由鹅暖石组成的小道直通屋前,左右两边种了许多鲜花树木,看起来打理的很不错。

不过此时苏岩可无心欣赏,越接近屋子,心跳越快,在开门的一霎那,好像脑袋都空白了。

一个中年女人前来引接。

和允儿说了几句话后,上下打量了下苏岩,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苏岩笑着点头示意。

“这是我姨妈,今天特地从大田上来的。”允儿在换鞋的时候小声说道。

一到了客厅,好嘛!

七八号人坐在沙发上,原本似乎在聊天,见到自己后,暂停下来,如果不是面带笑容,苏岩会怀疑他们是不是不欢迎自己。

听到动静,边上的厨房也出来了几个大婶,一边笑着和允儿说话,眼神还是在自己身上。

正当他尴尬的在那站着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里屋走出个中年男子,大概六十岁的样子,带着个眼镜,头发还是黑的居多,颇为严肃。

“你就是苏岩吧?”

对方用的是英语,苏岩连忙点头“伯父您好,我是苏岩。”

“来,坐吧!”

客厅马上让了位置出来。

不过接下来又是一阵韩语,允儿赶紧过来帮着翻译。

苏岩直接拿出手,点开了早已下载好的翻译软件。

“没事,你忙去,我和伯父聊几句。”

林小允不大放心,但看他决意如此,握起小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先把手上的礼品放在面前“伯父,这是一点小心意,请您收下。”

林爸爸不置可否,倒是边上亲戚拿起来看看。

“哎咕,共振丹,山参,韩牛,红参”

苏岩一直拿眼角偷瞄着,看来这礼物带对了。

“听允儿说您喜欢华夏的白酒,我特地给您带了两瓶。”苏岩从包里掏出两个外包装几乎没有任何花案的盒子“因为飞机允许带这么多,您先试试,觉得不错的话,我下次再带一些。”

林爸爸眼睛一亮,虽然之前边上亲戚羡慕的口吻让他颇为受用,但他觉得这是应该的。

但看到这酒时,反应完全不一样。

“特供?”他认识上面写的中文字“五粮液?”

“是的。”苏岩点了下翻译器“这在华夏也是买不到,是托朋友找来特地孝敬您的。”

这下不止是林爸爸,其他人都凑了过来,想要拿起来看看。

“小心点,别砸了。”

“我说老林啊(差不多这个意思),要不咱晚上就开一瓶?”

“不行!”林爸爸直接抢了回来“我那还有泡了三年的山参酒,喝那个。”

苏岩心里一喜,这是投其所好,对了呀!

“不过华夏的酒比较烈,伯父每天喝一点就好。”

“好的,好的。”

苏岩终于在他脸上看见笑容。

林小允有些不放心,偷偷观察一会后,发现欧巴竟然把严肃的老爸逗笑了,也是吃惊不已。

“呀!你还怕老爸把他吃了不成?”

姐姐在背后拍了她一下。

“赶紧来帮忙洗菜。”

“嘞,知道啦。”

酒是很好的沟通桥梁,就算没开也一样。

两人开始用着手机聊了起来,虽然有些延迟,但不影响总体效果。

就着这酒聊了几句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来到了苏岩身上。

关于工作这方面女儿已经提前说过,但出自苏岩口,那感觉就不一样。

特别是亲戚们知道这么年轻就是综艺导演,还是和s有合作的公司老板,这看着他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有位不知道什么亲戚直接问道“那你一年能赚多少钱?”

林爸爸不高心“怎么这么问呢?”

“那不然呢,允儿收入也不差,男女要是差距太多会有矛盾的。”

其他人也眼巴巴看着自己。

苏岩想了想“按照韩币的话,我一年工资大概在2亿吧。”

这还花了一点时间换算了下,他在青禾拿的固定工资是每月十万。

“还算是可以,可是和允儿收入有些差距吧!”

“是这样的,我的收入工资大概只是零头,大部分还是来自节目、公司分红以及版权收入,具体的数字就

不过sbc的《runng an》你们知道吧?那就是我的版权,电视台出了2000万rb购买,当然,这还要扣去税还有公司的那份,不是全部到我口袋。

所以经济方面请大家不用担心,只要我有,只要她要,我都可以全部给她。”

“好!”林爸爸突然喊了一声“有多少不重要,肯付出多少才是最重要的,苏岩,你不错。”

其他人还在那想着2000万rb是多少韩币,被老林这一声吓了一跳。

另外一边的林小允洗着菜,听到几次自己的名字后,又溜出来偷听,结果他一番话,直接感动的眼泪下来。

边上的姐姐也是很满意,抱着她在那哄着“你知道吗,爸爸本来准备了许多为难他的方法,看来都用不上了,你找的这男朋友,靠谱。”

最大的那座山算是翻过去了,剩下的自然就是酒精考验。

来之前,苏岩就听从了钟国的建议,拿了解酒药先吃了。

两张桌子上的菜是摆的满满当当,一群人坐在一起很是热闹。

老林最终也没小气,还是拿了一瓶五粮液出来开了,苏岩则是选择了山参酒,怎么说也是度数低一些。

一个小时之后,苏岩开始傻笑,允儿要拦着,不让他再喝了,可亲戚们哪会放过他。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又断片了。

老苏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里,表面上是在看报纸,耳朵却在听着动静,看看这女婿是否起床了,锅里还热着特地给他做的醒酒汤。

昨晚上苏岩醉了之后,就被送到早已准备好的客房,这一不吵二不闹的酒风,他很是欣赏。

特别是在半醉状态,脸上通红,也不忘在那笑着,看起来挺可爱的。

而且亲戚都竖起了大拇指,表示满意,虽然是外国女婿,但现在飞机这么方便,几个小时就到了,也不用担心什么。

当林爸爸刚想起身,再去门口听听时,苏岩走了出来。

“伯父,早上好!不好意思,我昨天喝多了,没能陪大家到最后,各位长辈都离开了吗?”

苏岩第一时间就拿起了手机。

“噢,没事没事,允儿已经出发了,来,这里有醒酒汤,你喝一点,人会更舒服些。”

说完,自己就进厨房,又是拿碗,又是拿筷子,忙了一会,摆出十几个小碟。

苏岩想要帮忙,根本无从下手,只得在边上不断说着谢谢。

然后这一天,基本就是陪着林爸爸一起度过,两人就靠着手机,时不时还发出阵阵大笑声。

待到允儿回家时,发现这俩货一人正捧着一碗杂酱面,正在比谁吃的快,弄的满脸都是。

看的她是哭笑不得。

这一天下来,林小允其实挺担心的,倒不是怕他们吵架,而是尴尬。

毕竟语言不通,而且不都说父亲对女婿是天然敌对的关系吗。

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白菜,你就给拱了。

但这一看,自己怕是白担心了。

特别是老爸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于是她也往两人中间一坐,抢过苏岩的面条就吃,让他在那大呼小叫。

林爸爸看到这一幕,更是露出会心的笑容。

在这住了两天,去机场都是伯父开车过去的。

路上林爸爸还是没忍住,问他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苏岩很干脆,只要允儿愿意,这里随时都可以,自己父母也是催了好几年了,还顺便邀请下他什么时候到华夏,双方见个面。

结果林爸爸听了很是开心,表示允儿的工作他来负责,不过在自己去之前,最好还是先带允儿去一次比较好。

苏岩自然同意,也把接下来打算带她去国外旅游的事情汇报完毕。

两人到了机场之后,这才挥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