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渤哥也不是好人

看着渤哥一脸悲愤,苏岩有些好奇任务的详情,他也不太清楚具体是如何定制。

从对方手里拿过任务卡一看。

笑了。

范导还真是逗。

“请在下午独自前往洱海边,以游客的身份拍十张不同景点,表情的照片。”

这项倒是还好,只是下一个任务就有点过分了。

“在洱海垂钓”

苏岩念到一半,就笑喷了。

“你还笑。”黄渤很是愤怒“阿茶是谁,站出来,和电话里说的完全不一样啊,明明是让我过来做客,度假的好吧。”

“人也没说错啊。”苏岩好不容易控制好表情“雨中的洱海很美好不好,垂钓不是也是休闲?”

“那你咋不去呢。”黄渤没好气“这么大雨,还写着独自,那也忍了,你继续念。”

“并利用收获,为民宿的其他人做一顿晚餐,报答其收留自己的恩情。”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苏岩抬起头,一脸忿忿说道。

“就是就是,哪有这么干的对吧。”黄渤话还没说。

“那要是渤哥一条没钓到,我们难道要挨饿?”

黄渤???

感情你担心的是这个!

“额,渤哥,我不是那意思。”苏岩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我经纪人呢,快订下机票,肥家,太欺负人了。”

“别别别!”苏岩拉着作势要走的黄渤“我一定会好好批评节目组,让他们整改,保证没下次。”

“那你意思这次还是逃不过。”对方哭丧着个脸。

“理解一下,来都来了。”

华夏四大宽容定律1来都来了、2人都死了、3大过年的、4孩子还小。

对此,就算是影帝,也没有能力抵抗。

最终,黄渤只能发出一声长叹。

“吃饭咯!过来帮忙拿碗筷。”

允儿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好嘞。”苏岩听到声,立马走开,他有些不好意思面对黄渤了。

香喷喷的蕨菜饭,一大盆海鲜汤,加上俩小菜,午饭很是丰盛。

林小允看着拉着个脸的渤哥很是奇怪。

“你怎么了?没胃口吗,很好吃的。”

“我饿。”黄渤咽了咽口水“我说节目组,就不能等吃完饭再给任务吗,现在脑子里都是孤零零地坐在海边钓鱼的画面,我真是太南了啊!”

iu几人面面相觑,李尚顺小声地把任务告诉了她们。

“呃”

昨天商议的时候,大家都是兴高采烈,各种出着馊主意,不过坐着和苦主面对面,好像确实有点过意不去。

“既然没有办法去改变,那就需要适应,也许感觉会好一点吧。”苏岩给他弄了只大虾放在碗里。

“哼哼!”黄渤也不客气,直接塞进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是你们不想改变,而不是不能,别以为我不知道。”

“黄叔叔多吃点,晚饭就靠你了。”

iu忽然说了句话,让他差点给呛着,吨吨吨地喝着水。

当然,绝大部分的情绪,都是黄渤演出来的。

虽然综艺出演不多,还是懂一些。

要是节目组说什么,都照单全收,冲突就不见了,观众看着就会很平淡,肯定没现在效果好。

比如《两天一夜》就是成员和制作组斗智斗勇,粉丝看着他们相爱相杀,乐此不疲。

相比于下矿井,雨中垂钓已经是好上不知多少倍。

黄渤有些话藏在心里头没说。

他在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做了好准备,估计又会有啥惊喜等待着自己,参加苏岩的综艺都是这样,略微有些习惯。

之所以大呼小叫,主要是先下手为强,诉苦再说,这样一来,节目组肯定不好意思再安排别的行程。

精明着呢。

苏岩没有看出他的想法,吃饭期间,决定下午陪他一块儿出去,拍照还是得有人帮忙。

黄渤自然感激不已,直呼他仗义。

午睡环节理所当然取消了,两人都多穿了件衣服,外头挺冷。

允儿在门口目送他们出门,招手时不忘喊一声,让过的开心。

双廊出发向东挖色,天镜阁海东洱海公园。

有道是

横风吹雨入楼斜,壮观应须好句夸。

雨过潮平江海碧,电光时掣紫金蛇。

如果身边的人是允儿,而不是黄渤这样的大老爷们,估计苏岩会开心许多。

刚开始,他们还把拍照当做任务,不过后来,也是乐在其中。

节目组准备了许多道具。

小洋伞,自行车,碎花裙子

苏岩拿到裙子时简直想扔到节目组脸上,渤哥倒是不嫌弃,在自个身上各种比划。

估计有拍了一百多张照片,这才开始返程。

状态还不错,没有进屋,两人去了家门口的码头,那里已经立好了把巨大无比的太阳伞,鱼竿什么的也准备完毕。

阿茶还算有良心,提供了两件雨衣用来挡风,要不在外头坐个两小时,估计会冻病了。

偶尔有路人经过,都会投以惊异的目光,这些人怕不是失心疯了,下雨天钓鱼就算了,边上那十几个更傻,自己不动手就算了,还站在那看。

雨滴像是千万条银丝,飘逸在半空中,又砸在水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让浮标看的有些不清,头顶上传来皮皮噗噗的声音,很是好听。

“渤哥以前钓过鱼么?”苏岩盯着凌乱的水面问道。

“有试过,不过不一样,是冬天的时候在东北那块。”

“挖个冰窟窿那种?”

“对,不要太简单,一米多长的竿子,只要放下去,鱼就上钩,个儿都不的是眉飞色舞。

苏岩表示很羡慕,钓鱼嘛,肯定得要有收获。

“来了!”

渤哥嘴上没停,眼睛还是在关注着浮标,见到往下一沉,立刻拉起了鱼竿。

“是弓鱼!”

工作人员发出惊呼。

弓鱼是这独有的一种鱼,也称大理弓鱼,正式名称为大理裂腹鱼,其肉质嫩软而细腻可口,且籽多刺少苦胆小,味道特鲜美,可谓鲜、香、甜俱全。

上钩这只大概三指大小,四两多重,属于正常范围。

“可以啊渤哥,人不都说下雨天不适合钓鱼吗?”苏岩帮着他把鱼摘下,放进边上的桶里。

“不知道。”黄渤脸上带着笑意“反正我钓上了,你的,你的,快收杆。”

他急着大叫。

苏岩赶紧回头,一把抓起鱼竿。

还挺重。

他们用的是手竿,不能直接向上用蛮力,要不线容易断,鱼也会脱钩。

得溜。

大概就是在水里画躺8字,不可将竿子倒向鱼逃窜的方向,否则就会形成“拔河”的局面,造成断线跑鱼。

苏岩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反正全凭感觉走,几分钟后,又一只弓鱼被拉了上来,比刚才那只大上不少,估计得有半斤多了。

“哈哈哈哈!”

渤哥和苏岩击掌庆祝。

“我还担心会空手而归呢,看来是能凯旋啊。”

“现在有没有觉得治愈了?”苏岩调笑。

“治愈,治愈,挺好玩的。”

他继续挂上饵,把钩扔进海里,然后把鱼竿架好。

“我得打个电话,让徐峥也来一次怎么样?”

“行啊。”

很快,视频接了起来。

“干嘛?”老徐的声音很有辨识度。

“你猜我在哪呢?”渤哥笑眯眯问道。

“我管你在哪,有事儿说事儿,我忙着呢。”

“注意,拍着节目呢。”

“呃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徐峥,诶,什么节目来着?”

徐峥的大光头很亮眼。

“你等等,我让你见一人。”

说着走到苏岩边上。

“徐导你好。”

“哟,这不是苏导,你俩怎么在一块儿呢?”

“渤哥来洱海了,嘉宾,我们俩钓鱼呢,他想邀请你也过来。”

“我看好像在下雨是吧,能钓鱼?”

“自己看。”

黄渤把摄像头对准边上的桶,里边两只鱼游得挺欢快。

“这么小?”

“你懂啥,这叫弓鱼,最多也就一斤多点,十分钟不到,一人一条,怎么样?”

“倒是挺不错,可我没空啊,明儿还有事呢。”

徐峥有些意动。

“徐导。”苏岩可不想放走这条“大鱼”。

“没事,这周内任何时间都行,一会我让人联系你,看看哪天方便,你看行不?”

“不来你会后悔的。”

黄渤在边上喊了一句,然后在那偷笑,自己是被坑了是很生气,但是坑别人,就很快乐了。

“嗯,我知道了,先这么着,挂了哈。”

“拜拜。”

两人乐呵呵地坐下,黄渤拍了拍苏岩的肩膀。

“怎么样,哥们都意思吧。”

“啥也不说了。”苏岩竖起了大拇指。

范启峰在边上自然知道该做什么,直接拿起了手机开始联系。

又钓了一个来小时,风雨大了不少,大家都有些吃不消,于是收拾收拾直接回去。

“我们回来咯!”

渤哥提溜个桶大喊一声。

客厅里三人都走了出来。

“哇,好多鱼啊。”

“还真钓到了。”

“辛苦了辛苦了。”

允儿看他们有些狼狈,赶紧先拿了两条干毛巾递了过去。

“先擦擦,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黄渤对众人的反应很是满意。

“都等着,一会我去查查做法,晚上咱吃全鱼宴。”

“行啊,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