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的行程花的时间更短了一些,cbs方面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原本在美国的会议在苏岩的建议下,移到勘察完两个地点之后才进行,十天的行程最后只用了七天。

朱建军不管是在三天的小岛之行还是后期的讨论中,都给了很大的帮助。

他本来就是野外生存的专家,拍摄丛林法则又已经有一年多了,考虑问题会从节目的方面入手,不管是拍摄角度,注意事项,安全性等都是包含在内。

最终除了确定拍摄地点后,时间也初步协调完毕,大概是在三月左右,也就是说,苏岩在正月里就要出发前来做准备工作。

结束米国的行程后,族长回国,而苏岩则是飞往了韩国。

原因无他,参加电影节

按照之前的计划,可能是赶不及的,节省了三天,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准备。

但是这不是主要目标,虽然有被邀请,但苏岩等人也都心知肚明,参与的作品太多,来自世界各地,很难有所作为,更多的是把目光投向从全世界过来的电影人。

《exit》在韩国破了千万,有了一定的名气,奖项拿不到,但还是能卖钱的。

红地毯环节允儿和曹政奭代表出席,苏岩则是和制片方找着各国院线老板聊天,十天的时间里,也谈成了几单生意,算是有所收获。

至于奖项,和预计一样无缘,但本来就没抱有期待,所以谈不上失望。

结束之后,苏岩也没有直接回国,因为重头戏在后边。

十一月二十一,也就是半个月后,青龙电影奖颁奖典礼将会在首尔举行,这虽然对于已经下画的电影销量没有帮助,但对于导演和演员来说,可比釜山电影节重要太多。

它创立于1963年,与大钟奖和百想艺术大赏并称韩国三大电影奖,相当于本国的奥斯卡。

奖项设立了最佳作品奖、导演奖、男女主演奖、男女配角奖、摄影奖等17个。

《exit》刚好搭上了末班车,因为只接受11月前的电影,自己是八月末上映,热度还没完全消褪,在观众网上投票的环节中,直接入围十一个奖项,在第二步筛选中,最终有七个真是入围,参与最后评比,结果是要到颁奖现场才会揭晓。

不过“韩国映画最高票房奖”,已经是囊中之物,选的是今年最卖座电影,李秉宪的新作上映二十天,拿下了540万的好成绩,但破千万是不可能了,等于是提前宣布了结果。

苏岩自己获得最佳导演倒是没啥机会,私下里和车太贤聊天,对方直接明说,他获得导演奖的机会和中彩票差不多,究其原因不是别的,只有一个,不是韩国人。

但苏岩倒是无所谓,他的主业还是综艺,而且在韩国获奖,对于在华夏拍片没啥实质性的帮助。

允儿不一样,要是能获得影后头衔,直接不管身价还是评价都会水涨船高,作为老公,肯定要在边上加油助威。

时间间隔比较短,和允儿商量后,就等青龙结束后在回国,毕竟孕妇还是尽量减少舟车劳顿为好。

“呼哧,呼哧”苏岩一屁股坐在地上,单手撑着身体,坚持着不要倒下,汗水顺着头发滴下“不行了,让我休息十分钟,五分钟也行。”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哀求。

“妹夫啊,你这样不行呀,缺少锻炼哟,现在还年轻,过几年咋办?”

“呃”苏岩不服气“换谁连续跳舞一个小时不停也差不多好吧,你们说的轻松。”

“哟哟哟,我们当年可是每天都要八小时以上的练习,不比你现在累啊,再顶嘴,继续!!!”

李顺圭直接怼了一句,成功让苏岩闭上了嘴。

此时,他正和suny,徐贤在s的练习室内。

参加完釜山国际电影节后,少女时代的成员们就找上门来,定下了《e》为今年要在sbc大赏表演的节目。

顺便还把苏岩安排的明明白白。

九个成员,允儿正好不方便,剩下八个分为四组,每天两个,带着这个妹夫练习。

头一周,苏岩觉得快要死了,简直比拍戏熬夜还要痛苦。

不是简单地跳个舞吗!

为什么要拉筋,为什么要压腿,为什么要需要练到能劈叉啊!

他又不懂,也不敢问,回到家后下楼梯都得慢腾腾地扶着墙,虽说之前健身的底子还在,可两种运动完全不一样啊。

好不容易熬过去,筋骨也柔软了些,就发现学跳舞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一首歌四分钟左右,光是动作就有几十上百个,除了脑子外,最重要是让身体记住,最关键,还得走位,九个人要换n次的队形。

好南啊!

关键,这四对老师,教学的风格还都不一样。

像是今天的李顺圭和徐贤,那叫个严肃认真,从早上十点到达后,做完热身就开始练习,中午吃饭加休息俩小时,两点钟又准时继续,一遍遍地重复着舞步。

佑利和泰妍当老师的时候就比较轻松,半小时就能休息一会,还会拿着视频慢慢指导说该怎么做,怎么走位,怎么看镜头。

但最怕的还是秀英和tiffany两人。

“呀,怎么有气无力的,今天没吃饭吗?”

“够笨的,一周了怎么还没记住舞步。”

“你要往后呀,不然就撞到其他人了。”

“腿的动作再大一点,你是机器人吗?”

”你是我教过最不会跳舞的学生了,小朋友都比你厉害。“

”要不和sbc说一下,放弃吧,上去丢人。“

各种各样的吐槽和毒舌张嘴就来,让苏岩一度怀疑她们是不是和自己有仇啊。

但有一说一,和秀英两人练完之后,进步也是最大的。

少女们这么努力的原因,除了是要帮助妹夫之外,边上的摄影机也起了作用。

苏岩在去年sbc大赏上立下了公约,随着《exit》票房尘埃落定,本来已经被遗忘的约定又被屡次提起,破千万在韩国娱乐圈来说算是大事件。

电视台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很早之前就联系上了苏岩,确定了对方肯定会出演并履行公约之后,就派了个专人拿着摄影机,拍摄下练舞的过程,到时候可能会做个短片。

心里肯定是拒绝的,但已经说出口了,苏岩也不能失信于人。

有句话叫祸从口出,谁让自己嘴贱,就立下了这么个公约,要说的简单点该多好,现在也不至于要受这么多苦头。

“姐夫,先喝点咖啡。”徐贤倒不用一直跟着跳,大多数时间是在看着他跳,给予指导,《e》这首歌已经入了骨子里,音乐一响,就自然而然想起来了,只需要后期众人在一起的时候稍加练习就行。

“谢谢。”苏岩接了过来,一口气喝下了三分之一,才稍稍缓过来些。

“其实想开一点,你就当做锻炼吧,咖啡因会让你精神好起来,脂肪也燃烧的更快。”徐贤不愧是喜欢看书,说什么都是一套一套。

“我早就吧心态放平了,只是没有想到跳舞这么难。”喘了几口气后,苏岩才回答。

“那是你没有基础。”李顺圭对着镜子做了个wave的舞蹈动作“对于我们这些专业人士就很轻松了。”

要放在平时,苏岩绝对要和她理论几句,不过现在,还是算了,他尝试过抗争,但换来的确实更加严酷的训练。

“姐夫,我让dancer拍了完整的全景视频,过几天你回家之后,不要忘记继续练习哦。”

“我知道了。”他接过b。

今天是最后一天来舞蹈室,距离青龙还有三天,要调整下状态。

“好了,起来再跳三遍,我们下班!”李顺圭拍着手说道。

“ok!”

想到马上结束,苏岩也硬撑着站了起来。

可就在练习到一半的时候,s的一位室长跑了进来。

“苏导,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