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对决的双方是贝奇和石丽雅。

二者的票也在交替上升,ki似乎胸有成竹,并没有把赦免神像交给贝奇,也许是因为他确定自己人不会被淘汰,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要留下。

在第八票时,也就是最后一票,结果出现。

“幸存者萨摩亚,第三位被淘汰的人是石丽雅!”

随着吉米将手里的票面对众人,石丽雅默默地站了起来,转身和ozzy拥抱在一起。

“石丽雅,部落做出了决定!”

吉米将她的火炬熄灭那一刻,没有人带着笑容,就算是ki,乔纳森,贝奇也是如此,他们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的背影,目送她离开。

“有一件事很明确。”主持人做着总结“你们的部落并不统一,只过了九天,就让结果如此的无法预测,接下来相信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拿起火把,回到部落去,晚安!”

“我的天啦!”

在红队离去之后,吉米大吼着来到苏岩他们身边。

“没想到是石丽雅,我一直认为ozzy他们掌握了主动权。”

“我们都没想到。”苏岩摊摊手“伙计们,你们知道要做什么,今天晚上部落肯定不会平静,我需要知道他们的所有谈话,所以都动起来!”

贝奇无疑是险胜,她获得了三票。

“我很兴奋,我们的团队终于占了上分,ki,乔纳森是我最相信的队员,而且坎迪斯虽然在岛上,但她依然在联盟之内。”

琼斯情绪很低落,她确实不希望看见任何人的离去。

ki则是在压抑情绪,他保护了自己人,但目前的气氛确实不适合庆祝,毕竟少了人,明显有分歧,只是在营地里和贝奇他们用眼神沟通。

ozzy明显最受伤。

“我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失去了唯一的旧队友,他是我做任何失去的坚强后盾,而投票的进行,也没有按照下午谈话和计划走,其他人肯定都在看着笑话,如果想要赶走我,希望能快点,这样就不用再去寻找食物了。”

第二天,坎迪斯回归,却发现众人欢迎没有太过于热情。

“你找到了吗?”

“对不起,太难了。”

“你觉得为什么对方会选择你去放逐?”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最年轻,或其他什么原因。”

“你有没有想过那可能是亚当或是parvati的主意吗?”索菲亚作为前队友问道。

“你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居心不良吗?”坎迪斯有点不爽,自己这才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就要受到各种质问。

“我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或许他们想让我们以为你被他们保护,因而把你提走,你知道,万事皆有可能。”

“嗯你们提了个好问题,但是,我和你们一样,没有和对方接触过,他们在想什么,我同样不知道!”

坎迪斯在众人面前如是说,但面对采访,她觉得很有可能是这两人为了保护自己才这么做,但如果部落的其他人都这么想,自己的处境就会很危险,所以只能装傻。

当然,最终每个人实际的想法如何,无从得知。

至于石丽雅的离去,对于坎迪斯来说根本无所谓,他们只相处了两天不到,很有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更谈不上伤心了。

至于红队,西海岸的队伍,就算赢了比赛,气氛也不是那么好。

四位男生则是围坐在火边上,大声谈笑,喝着椰汁。

女性成员们整理着棕榈叶,修补避雨棚,将沙子运到睡铺下方,寻找浆果

“他们很满意自己在部落的地位,明白女生们离不开,他们很强壮,而且上回比赛也是由男人们才获胜,但是”parvati,这位黑发女孩对着镜头如是说。

皮卡,亚当似乎也发现了这一情况。

“你觉得女生们会对我们的懒惰有意见吗?”

“我不这么认为,不过,就算他们这样想又能怎么样呢?”

皮卡不仅和男生这么多,在面对镜头采访时,也丝毫不掩盖。

“现在我们因为强壮并且支配部落而惹的女生恼火,但我们四人比另外一个部落强壮多了,你看,他们的ki最多和我持平,老头不用提他,ozzy只是个普通人,乔纳森?an!他只是个发了福的中年人。

我想,男人们的激情已经开始张扬,四个人不论如何必须要团结在一起,只要我们赢得比赛,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可以一直统治着部落。”

节目没有给两个部落太多的时间,第四次比赛开始。

“这次是比赛关乎奖励,三条毛毯,两个枕头,还有一张吊床。”吉米站在沙滩上宣布着规则“赢的队伍将获得奖品,并且从对方部落选择位成员前往放逐之岛,他将在下次赦免权比赛时回来,而且不能免于参加部落会议。”

十天来,所有选手要么是睡在芭蕉叶上,要么是竹床之上,舒适感肯定是零,在见到奖品之后,很是心动。

项目有难度,需要团队合作。

两位成员将会被腰间的身子系在一起,而这条绳子一直延伸出去,全面有三道复杂的建筑物,其他成员将协助她们穿越过去,所有人到达目的地,再交由他人游到大约五十米外的海中,将水底的道具取回,率先解答出问题的队伍获胜。

“幸存者准备开始!”

红队蓝队策略一致,都是让身材较小比较灵活的女性队员参加比赛。

第一道关卡是个三米多高的木头架子,参赛选手或是低头,或是跨过,才能通过障碍,其他队员则是要给出正确的通过方式,并帮忙扶着腰间的绳索,不让碍事。

红队的坎迪斯和贝卡占了先机,他们团队工作很好,强壮的男人在对面接应,女生牵绳,剩余的男生将两人或是托,或是举。

蓝队一开始就遇上了麻烦,选手被卡在障碍物上动弹不得,而男生却在用力拉着,疼的直叫。

红队来到了第二道关卡,一根巨木横在那,绳索从下方穿过,他们需要将沙地挖个足够让人钻过去的坑,所有人都在努力。

蓝队稍稍有了进展,似乎找到了诀窍,光用蛮力是不行的。

第三关比较复杂,木头横七竖八,选手需要不停地上下,转换自己的位置,很明显,红队已经领先了许多。

蓝队并没有放弃,所有人都在大喊,虽然这并不能在实质上取得什么帮助,选手的脚受伤了,好像去了一块皮,但是她没有放弃。

红队来到了海边,ozzy向海里游去,速度很快,潜水,拿到了船舵赶了回来,开始解题。

蓝队还在第三关纠缠,落后的有点多。

但是红队似乎解题不太在行,得不到一句拼写正确的句子。

蓝队已经赶了上来,他们也拿到了船舵,皮卡在偷看,在偷听,他听到了一个数字。

红队举手示意,他们完成了比赛!

吉米过来检查。

“东海岸部落获胜!”

吉米高喊!!!

“祝贺你们,枕头,毯子,吊床是你们的了,而且可以选择一位对方的成员前往放逐之岛。”

红队士气大振,八个人手牵手狂呼,而强壮蓝队则是垂头丧气,他们从开始就不顺利,落后的太多,又没有能很快地解出谜题,只能说输的心服口服。

在经过几分钟的讨论之后,红队同时说道。

“我们的选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