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一天还阳光明媚,早上起来后就发现绵绵的细雨随风下个不停,天色很暗,看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苏岩昨晚在书房忙到一点多,回到卧室时允儿已经睡着。

陈姨回家了,两人依偎在沙发里,没有宠物在身边,大大的房子里很是安静,只能听见雨水落下发出的沙沙声。

他们挺享受这一刻,什么都不用考虑,就静静地坐着,感受彼此之间的温度,偶尔低头对视,笑一笑。

“叮咚!”门铃响了。

老胡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快开门,冷死了。”

苏岩一点都不想动,不过也只能起身。

“喊什么喊,来了!”

“小裴来啦,快进来。”开门之后,都不带看一眼老胡,只和irene打了招呼。

“hi!”允儿转头举起手懒洋洋地摇了摇。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真正的朋友是不管多久没有见面,互相遇到之后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两位太太手拉着闲聊,苏岩在厨房里给他们冲奶茶,老胡坐在地上,很是悠然自得,完全像是来到自个家。

“你俩晚上不是要请吃饭,不用准备吗?”

胡帅接过冒着热气的杯子,吹了吹,喝了一小口,满足地呼出口气。

“你可能对家常便饭有什么误解,四个人,需要准备什么?我们早上已经去过超市了。”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二郎腿。

屋里空调还开着,允儿有点怕冷。

“你要是煮方便面,我就弄死你。”苏岩在他边上坐下“我还特地叫陈姨回去了。”

“对了!”胡帅坐直了身子“还有像陈姨这样的保姆吗,我们也想找一个。”

“家政公司不要太多,只是能不能满意我就不知道了。”

老胡撇撇嘴,显然不是他要的回答,但也知道有些运气成分。

太太们聊得几乎都是怀孕的那些事,什么感觉啊,有什么不方便之类的。

苏岩听到之后朝他眨眨眼“准备啥时候也要一个?”

“顺其自然吧。”

“早一点,你也不小了”

“你滚!”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胡给打断。

“那啥,何老师估计三点多会过来。”

“来你家?就他一个人吗。”

“对啊。”

“那得加个炒鸡蛋了。”

“你还不如请我们到外头去吃,上回那西餐厅我觉得就不错。”苏岩吐槽。

“你懂啥,家宴才是最有诚意,最温馨的好吧。”

苏岩想了想,去网吧里将自己带回来的图腾拿出来两个,当做礼物送给对方,老胡很是喜欢,一直在那把玩,开始说着在小岛上拍摄的事。

人们对陌生的职业,环境或者其它,好奇心都比较重,老胡听了一会之后,心痒痒地拿出手机,随便一搜,没想到竟然找到了带字幕的视频。

这才播了两期,国内的翻译组也太神速了,苏岩凑过去一看,还是熟人,飞言人的天使字幕工作室。

“诶嘿,还有不少人留言评论诶,豆瓣都有了!81分,比你之前的节目低了许多啊!”

“正常,这是按老美的口味拍摄,里面主要都是勾心斗角,国人不喜欢都是正常的。”苏岩看的很开。

“有华夏的电视台联系过版权吗?”

“怎么可能,这拍出来也不会让播。”苏岩摇摇头“不过老王昨天告诉我,今年至少有3亿美金的版权费入账。”

他刚说完,客厅里一片安静,就连在聊天的两位太太也都回过头。

“3亿,还是美金?”老胡惊了呀,他知道版权厉害,可这也太厉害了吧。

小裴悠悠地来了句“那允儿姐不是成了亿万夫人了,哇呀,抱大腿抱大腿。”说完真就一把抓住了林小允的腿,在那撒娇,惹得对方咯咯直笑。

“我得拍多少部电影才能赚到这么多钱?”老胡装着吃味的样子。

“这综艺太可怕了,更像是最真实的真人秀,二十个普通的陌生人,被集中在一个小岛上,和培养蛊类似,只是对象变成了人,很残忍,很有新意。”

“这评价很中肯啊。”

“听起来莫名觉得有些可怕。”

“欧巴你是拍了什么邪恶的节目呀!”

“我继续念了啊!”

“浓缩了社会的影子,老美还是敢拍啊,这在华夏导演是要被拿去浸猪笼的,顺便说下,导演名字叫苏岩,6666666,为国争光,让美帝拼死拼活去吧,苏导在下一盘大棋”

“神经病吧这是哈哈哈。”

“原来你要用节目来瓦解资本主义社会吗?”

“脑洞真是大。”

“和国内的综艺完全不同概念,比赛非常激烈,当陌生人撕开伪善的面纱,争吵,矛盾必然会凸显,故意输掉比赛扔掉拖油瓶暂时可以让讨厌人的消失,可这也是把双刃剑,其他成员肯定会害怕成为下一个目标,好期待第三期啊!”

“cbs很大胆,竟然将选手通过种族来分别,这不是禁忌吗,不过四种颜色,不管生活,还是比赛,又或是互相之间态度确实体现各自的特色,身强体壮的黑队竟然输掉了第一场比赛”

老胡不念了“这还带剧透的,你自己看吧。”

苏岩拿过手机,扫了扫,评论不多,就百来条,也可以理解,毕竟没有在国内播出,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

如何评价也不太重要,本来就是给老外看的节目,只要在米国收视高,就算被骂的一文不值,也不影响大局。

四人就分成了两块,女士在客厅里聊天,老胡坐在电脑前看视频,苏岩则是继续做着还未完成跑男拍摄计划书。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窗外的雨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更大,风吹得小区里的树木左右摇摆,这才两点多,天已经黑得像是夜晚。

苏岩刚完成第五期的内容,打算坐在老胡边上看看,节目如何剪辑的,他完全都不知道,也有点好奇。

屏幕上应该是第二期内容,拉丁部落的几人正在讨论是否要故意输掉比赛,然后将比利淘汰出局。

“这个小胖子为啥一直在偷懒,他不知道将会引发其他人的怒火吗?”老胡很投入,他非常不理解。

“你是站在了上帝视角,而且这是剪辑过的视频,比利其实也有做些工作,后期知道了结果,然后恶魔编辑,最大化地放大人身上的缺点。”苏岩说了句公道话。

“可是,这明显是不太明智啊。”

“幸存者还是第一季,选手们还在摸索,都是按照平时生活中的习惯去和别人相处,但是,这是在比赛,谁先做出改变,谁先适应,才是最关键的。”

“那反正我觉得那个叫皮卡的,还有几个壮汉,肯定能一直走下去!”

“为什么?”

“比赛啊,输了就没有奖励,还要淘汰一个人,那留着身体素质好的,肯定优势会更大。”老胡表述的自己的理解。

“嗯你可以继续看下去。”苏岩耸耸肩,没有剧透。

“诶,看你的表情,我好像猜错了?”

“只能说,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你也只是看到了点皮毛,如果2期就能看出幸存者的精髓,那也很难给带来3亿美金的版权费吧。”

“好吧!”

两人还想讨论,苏岩手里的电话响了。

是何炅老师打过来的。

(感谢阿政128大佬的89连赏,感谢肥蚂蚁咯,平俊允的500点打赏,感谢飞舞手的打赏,又是11万字,我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