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川资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看来,在优势炮火处于绝对劣势之下,和帝国部队打阵地战本来就是自取灭亡,但凡敌方八路军阵营的指挥官有一点脑子,也不可能选择和自己硬碰硬的打法,如果他是敌方八路军最高指挥官,他一定会在最开始的伏击突袭战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之后,下令让部队撤离,转移到舞成县或者河源县城之中转为被动防御。

可是看眼前的动静,敌人居然要向自己发动正面冲锋?

吉川资无法理解,他是一个从帝国路军军官大学深造出来的优秀将领,性格冷酷,坚毅,沉稳,谨慎,在一向的作战之中,他都以自己的智慧来最高的衡量对手的智慧,而正是通过这种换位思考的战略思想,吉川资往往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一次同样如此,在丁伟发动正面冲锋命令之后,吉川资就陷入了苦苦思索之中

敌人到底是作何打算,难不成是疯了?意气用事,用这种最愚蠢的死亡冲锋来换取那几乎没有任何希望的胜利吗?

吉川资这些年也和八路军打过不少交道了,在他看来,这支装备落后,穿的吃的更像是叫花子一般的队伍,大部分的士兵在思想上还是农民式的懦弱,身体上更是孱弱到连军人都算不上,可为什么能够顶着内忧外患的压力,在敌后战场活跃这么多年,还越发的壮大?

在吉川资看来,原因有三点第一,这支队伍的人民群众非常雄厚,打没一个连,甚至马上就能重新组建起一营来。

第二,作战不怕死,先姑且不论战斗力如何,吉川资在战场上亲眼见过很多悍不畏死的八路军士兵,有时候身为日军少将的他都会感慨,中华大地真是块儿最神秘的土地,就连养育出来的百姓都是那么的两极分化,令人想不明白。

既有动不动就出卖国家的可怜虫汉奸,同样也不缺马革裹尸,浴血奋战的猛士,当这两种人同处一片国土的时候,就连吉川资一个外人都替那些汉奸和可怜虫们感到悲哀。

至于第三点,这真是吉川资最为担忧的地方。

吉川资很清楚,八路军指挥官没有几个是愚蠢的,这几年过来,游击战、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各种战法层次不穷,多少日军将军为此头疼,却又眼睁睁的无计可施。

一次又一次的大扫荡拉起来,结果还是无功而返不说,劳民伤财导致后续物资难以为继。

就是这样聪明狡猾的八路军,此时此刻居然会这么愚蠢的选择和自己面对面的交锋吗?

终究想不明白的吉川资只好暂时下令部队预备阵型,做好防御准备。

而就在这时,侧翼方向突然一阵骚动,通讯兵来报的时候十分慌忙“旅团长,左侧翼和右侧翼同时出现几队八路军人马,正在对咱们的队五进行冲锋偷袭。”

“偷袭!”

吉川资不恼反笑,这下子终于明白了,原来敌人所谓的正面进攻就是为了给这两支从自己侧翼偷袭的队伍打掩护啊,哈哈,这些土八路实在是痴心妄想,也太小瞧他吉川资了。

其实,这要是放在平时,以吉川资谨慎的性格,说不定还会深入思考分析,嗯,只是之前他一直苦于思索,此刻终于有了消息,先入为主的他便以为是这么回事儿了。

吉川资的分析出来之后,一直也琢磨不明白的21旅团参谋们也笑着附和,至于怎么应付敌人的进攻和偷袭,这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根本不用多想,直接以强力的炮火猛攻。

吉川资不是没有读过中国兵法的,只是战斗到了这种局面,在他看来任何的阴谋诡计都将无济于事,最终的胜利还是得依赖强悍的火力和刺刀突击。

两方阵营再一次展开惨烈的交锋,小鬼子十分精明,既然你主动的冲锋进攻,那我们自然要以逸待劳,守着战壕用机枪火炮来疯狂的屠杀,以己方最小的伤亡换取敌方最大的代价,这是所有明智的将领都喜欢干的事情。

惨重的伤亡难以避免的在临时兵团里扩散开了,可战士们似乎越发的疯狂,哪怕明知是牺牲,却也像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吉川资因此困惑了,难道自己要推翻自己以往的观念了?这群没有读过多少书的泥腿子八路军将领们,根本就是不足为重的庸人而已?

惨烈的大战仍旧在继续,铁四角临时兵团因为主动进攻,面对日军强悍的火力压制,伤亡已经是日军的十倍往上。

后方的指挥官丁伟的心中都已经燃起了烈火,他的目光之中满是决然,死死的盯着在日军阵营东南角的隐蔽树林方向,心中在催促

老李老丁,拜托了,你们得抓紧时间啦!

老子快顶不住了!

……

……

“三愣子,听见没,老丁那边儿的战斗已经打响了!听这声音小鬼子的炮火很猛,估计就这一会儿时间,老丁的部队伤亡已经不小了。”

李云龙的身上几乎绿叶包满,在绝佳的伪装之下正拿着望远镜不断地侦察日军阵营的情况,听到正面战场的枪炮声,他冲着不远处的韩烽分析道。

韩烽何尝不知道前方战场顶着的压力之大,可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应该去思考那些会影响自己判断的忧虑。

他的目光显露沉着,从望远镜里不断侦察日军阵营因为战斗所暴露出来的所有情报。

韩风的观察点选择的很好,居高临下,几乎可以对日军阵营一目了然。

只是从望远镜里看下去,一片片黑压压的日军穿着一致,甚至长相都没有大的差异,人头攒动之下,很难观察到具体的指挥部所在。

军用帐篷倒是发现了,可足足有十几处,况且从外表来看,根本判断不出哪一个才是21旅团的指挥部,突击队就只有六发炮弹,想把这些帐篷全给炸了也根本不可能。

侦查了好一阵,听着不远处正面战场的动静,就是一向心志坚定的李云龙都有些坐不住了“他娘的,这些狗日的小鬼子,到底把指挥部藏哪儿了?”

韩烽没有搭话,仍旧在继续侦查,他的思路是十分清晰的。

如果自己是日军21旅团的最高指挥官,作为整支队伍重中之重的指挥部,自己一定会把它安放在一个绝对隐蔽,却又不能脱离大本营的地方。

那会是哪里呢?韩烽想到上次在苍云岭战役之中,李云龙是凭借着几个通讯用的电线杆儿判断出来坂田联队指挥部所在的。

这一次自然也可以用到,只是离得太远,即使是用望远镜观察,电线杆也不是那么好找到的,首先得确定21旅团指挥部可能存在的地方。

顺着日军指挥官的思路去想,韩烽很快发现了一处诡异的地方就在日军阵营的侧翼一角,那是一处绝对隐蔽的地方,几人高的一连片树木遮出一片绿荫,奇怪的是就在这些树木的角落处,一处带着绿叶的爬山虎似乎完美地包裹住了一个帐篷大的东西。

韩烽能够发现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心思缜密的他发现这片爬山虎的生长方向并没有适应植物的生长规律,爬山虎是会向阳的,哪里的阳光充足,便会向哪里攀爬,如果是处在绝对的遮阳之下,必定会十分贫瘠、叶小而枯黄。

然而这片爬山虎明明叶子又肥又大,又处在被树木绝对遮荫的地方,这不是有鬼是什么?显然是被人砍下来,专门用来伪装的工具。

韩烽再仔细观察,果然从爬山虎的绿叶中又伸出好几根天线来。

妥了,21旅团指挥部找着了!

韩烽忽然开口“柱子,立刻调转炮口对准11点钟方向,鬼子的指挥部已经露头了。”

李云龙一怔,接着大喜“他娘的,总算是找着了,在哪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