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脚下,是曾经名为开罗帝国的国度。

为什么是曾经?

因为战斗发生在开罗帝国!

以开罗帝国王都为中心,有着一个上千公里的深坑。

还有着一道宽一公里深数十公里的深沟把开罗帝国从头到尾战成两半——斩星剑的余波造成的。

地震、塌方、洪水……无数的灾难在开罗帝国各处横行。

经过他们两位三级强者的激战之后,这个之前繁荣无比,压着万族联盟军打,有着二十多亿人口的强大国家,已经化为了废墟。

开罗帝国的建筑?毁得差不多了。

开罗帝国中生活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

三级强者的战斗是如此的强大,攻击余波可以轻易的毁灭一个占地150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

想要国家不被毁灭,除非这两名三级强者飞到宇宙空间上战斗。

卡莲为什么要这样做?

卡莲对人类的憎恨只比对威尔的憎恨少那么一点,对她来说人类是迟早要消灭的对象,战斗的时候只需注意一下不把东大陆打碎了,不要毁了生态圈就可以了。

人类?

死就死了,死得在多与她何干?

但对威尔来说不是这样。

威尔的信念根基是人类,他必须爱人类,他必须守护人类,必须为了人类而战。

威尔对人类的爱,对开罗帝国的爱,虽然已经极度扭曲,但卡莲是知道那时绝对不会有假的。

更何况开罗帝国许多人还有着威尔的血脉?

在战斗余波下,体内蕴含着威尔的血脉,姓氏中有艾伯特的,死了不知道多少个亿了。

如果他真的有远超卡莲的实力,绝对不会任由战斗余波肆意的在开罗帝国横行,绝对不会让开罗帝国被破坏得如此的惨,绝对不会让开罗帝国死那么多人。

所以,现在威尔告诉她隐藏了实力?

刚才只是和她玩玩?

骗谁呢!

……

威尔注视着化作一片废墟的开罗帝国,叹气道:“你的想法确实有几分道理。”

“只是几分。”

“开罗帝国确实被破坏得非常的惨,确实死了非常多的人……”

大地上发生的一切,毁掉的每一座建筑,死去的每一个人,他都是一清二楚的。

所有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

尽管和万族同盟军激战数百年,但开罗帝国的发展一直没有落下,人口也一直稳定增长着,如今已经突破二十亿人口大关。

可在这一战之中,开罗帝国数百年的建设全部化为了废墟,人口也损失了十多亿。

若不是早已预料到会和卡莲一战,所以提前两百年就做好了各种准备,建立了无数的防御设施,搞了一次又一次的演戏,并且让各位一级、二级巫师都随时做好救援准备。

即便是这样死伤还是太多了!

不过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一级二级巫师的话,在威尔和卡莲两者激战的余波下,开罗帝国再多的人恐怕也死光了吧?

还能活下十亿,或许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前提是——

威尔只是一名三级巫师,战力只比卡莲强一线,而不具备碾压的实力!

可能吗?

威尔可是四级巫师啊!

只要他想,吹口气都能把卡莲给秒了!

那为什么还会让开罗帝国变成这幅惨状?

如果只是出于好奇的心玩玩的话,代价会不会太高了?

这一切,威尔也不想的。

……

威尔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吗?人类真的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生物,在绝境的时候,哪怕把伙伴啃食殆尽也要活下去,而在和平年代,却会圣母心泛滥,坐视各种可能毁灭自身的危险成长。”

“什么意思?”

卡莲根本搞不懂威尔在想些什么。

“我现阶段的目标一直很明确,那就是让人类站在这个星球之巅,可是……”

威尔手一挥,半空之中出现了数千个屏幕,每个屏幕上的地方不同人员不同,但都在上演着同一件事——人类在救援异族!

这还只是这个时间段发生的,那以前发生的呢?

看着屏幕中的人,威尔是那么的失望,“人类和各大异族的战斗,可以追溯到数十万年前,不知道多少先烈付出了生命,我们才能在这个时候面对异族占据极大的优势……”

威尔握紧拳头,“然而有一些人已经忘记了祖辈的牺牲,他们以‘爱’的名义庇护异族,保护人类的敌人,还站在道德制高点对着反对他们的人指指点点,甚至出口谩骂。”

“要知道我们现在还在和万族同盟军战斗着啊!”

“要是不作战了呢?要是过个几十几百年之后呢?要是异族和人类真的平等之后呢?”

“人类能够和异族和平相处吗?”

“放屁!”

“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人类残害异族,而是变成异族压迫人类的。”

“那个之后,人类之中或许会升起一种思想——‘人类是对异族是有原罪的,人类应该为曾经的罪恶向异族赎罪’。”

“呵呵。”

“他们全然忘记了,当年的异族是如何的屠戮我们人类,全然忘记了我们人类是经过怎样的艰苦奋斗才踏上如今的地位。”

“他们全都忘记了。”

“因为他们相信心中那狭隘的‘爱’能够拯救世界,能够拯救人类,却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原本我以为这只是存在于小说中的事情,要知道在一万年前,我们人类还匍匐在魔物的脚下,被魔物当奴隶对待。”

“我还年幼的时候,开罗帝国还远不是兽人帝国的对手,人类被兽人肆意屠杀和凌虐。”

“这些东西教科书上并没有少写,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是,这种思想并不是昙花一现,不如说正在渐渐成为主流。”

威尔指着其中一幅画面,里面有一个让他痛心疾首的场景,他的女儿莉莉娜正抱着一位浑身是血的猫族小女孩,周围的士兵向莉莉娜怀中的小女孩投以怜悯的目光。

在人类阵营之中,实力地位仅次于他,被众人觉得是他代言人的存在的他的女儿战女神莉莉娜,居然在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