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球是元尘用来专门收取军团力量的,这样一只强大的军队,若白白牺牲在了进入红尘界之前岂非是太可惜了一点?

如今在界域口子争抢进入优先权的修炼者人数大不如前,而且基本上强者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有着昊瑜凰与元尘开路,后面的人鱼贯而行,一齐冲入了红尘界内。

元尘为了保存实力,暂时放弃了进入红尘界的优先权。

强大的势力在进入红尘界之初便消耗了大量战力,相反元尘他们能够保留下来所有军团的力量,此消彼长之下,战力的差距便会逐渐减少。

此次红尘大会,元尘需要的不是个人在《红尘录》上的排名,而是夺得《通天箓》。

想要称霸红尘大会,那么元尘从一开始所进行的布置,都得为最后的胜利而作准备。

随着元尘进入之后,神妖灵脉这边的势力派系几乎全部进入界域之内。

南方宇宙的一群人见到元尘他们进入红尘界,也是纷纷化作流光,紧跟在后面。

不过他们选择的地方并非是与元尘一样的世界断脊,而是再靠西方向一些的不渡海。

传闻太古时期的圣战,有一位邪祖座下的圣人被红尘圣斩下头颅,鲜血抛洒在红尘界内,化作了这座不渡海。

不渡海之上,圣境之下的修炼者皆是无法飞行,甚至只要被不渡海的海水沾到一滴,武道帝皇之下的生灵根本无法存活,就算是武道帝皇,也会被不渡海上的凶煞之气压制修为。

这样一处绝地,不适合大规模地开展谋划,只适合一些小势力在此盘踞。

南方宇宙驻扎在此的势力正是“三十三重天”,如今的“三十三重天”已经发展成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在蓬莱仙界一方独大,有资格与圣者门阀去扳扳手腕。

“三十三重天”此次参加红尘大会的修炼者则是分成了两条路线,主力强者前去争夺有利地形,剩下来的几人则是去周边地界刺探情况,在提供消息的同时拉拢其余小势力。

作为新生崛起的势力,“三十三重天”的底蕴在老牌顶尖宗派眼里还是不值一提,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以同等地位结盟。

苏长云也是在神妖灵脉的派系里真正看到元尘的出现,才临时改变了一点计划,让去边缘打探消息的部队离得与元尘他们近一些,也好相互沟通。

进入红尘界内没多久,原本在其中生活的原住民便是向上空进入界域的修炼者们开展了疯狂的攻击。

对于他们而言,进入红尘大会的圣域修炼者,就是外界的入侵者,会将他们的家园搞得生灵涂炭。

可惜红尘界虽曾经是圣界,但现在已经沦落为一座下等的墟界位面,帝皇强者少的可怜。

等到元尘他们进入红尘界的时候,当地的土著修炼者,已经差不多放弃了抵抗。

昊瑜凰拥有《红尘录》上的顺位资格,能够直接占据一块地界,而元尘等人晋升帝皇的世界不足百万年,红尘无名,只能去自己争夺地界。

红尘界的所有大陆海域,被划分为总共一千零一块地界,其中的唯一领域,便是红尘界的乾坤核心,上面放有圣器《通天箓》作为此次红尘大会的奖励。

只有最后得到《红尘录》认可的天下第一,才有机会成为那片领域的主人,执掌《通天箓》,成为圣境之下,红尘俗世的主宰。

元尘想要得到一块地界站稳脚跟,就必须与其他武道帝皇争夺领域内的一枚界符。

等到他们抵达红尘界的世界断脊时,这里已经开始了激烈的争夺,大部分都是人帝级别的强者在界域周边领域大打出手。

一道赤金色的剑芒呼哧凌云,如同审判之光,竖直朝下,横扫整片地界的修炼者。

“道帝?!”

“怎么会有道帝强者看上这里?!”

“如此恐怖的剑意!难道是最近十万年内新晋的剑帝?!”

数十位帝境修炼者被元尘的剑芒光柱逼退这片地界,他一身血袍立领域的中央,居高临下的俯视所有人。

“此处由我无尘剑帝包了,还请各位帝皇另寻出路!”元尘笑道,语气中透露着一股不可一世的自信。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道帝初期就敢如此嚣张?!”

“一万年前大闹四象宗的无尘剑帝?!”

“他不过帝境初期,就算是道帝强者,修为尚且薄弱,我们一起上,直接让他滚出红尘界!”

“没错!一起上,道帝初期又能强到哪里去!”

……

七位帝境修炼者准备联手对付元尘,如今红尘界内的地界已经差不多都有了主人,他们现在再放弃这里去其他地方争夺,怕是最后连汤都喝不到。

元尘见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持剑笑道:“既然不走,那便是战吧!”

剑芒炸起,原本的大混战成了七对一的局势,元尘以一敌七,在短时间内立于不败之地,还有隐隐压制其他七位帝境的势头。

“不可能!这家伙怎么这么强?!”

“就算是道帝这也强过头了吧!我们的境界明明要比他更高!”

七位帝境不断被元尘的剑气逼退,逐渐来到地界外的边际。

这些帝境修炼者基本上是帝境初期或者帝境中期,他们七人联手,在《红尘录》上前五百的道帝强者都能抗衡一二,可如今面对元尘,他们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一边防守,一边后退。

元尘在逼退这些帝境修炼者的同时还放出了空间球内隐藏的军团,让他们以自己所在的地界开始安营扎寨,布置出守护阵法。

来之前,元尘已经将成型的神初太微剑阵炼化为一枚阵盘,只需要军团内的战阵师催动阵盘,将大阵展开,这方地界自此变成了元尘一人的领地。

虽然大阵尚未达到通玄级,可也是最为顶尖的杀阵,元尘往针内炼入了诛神剑阵的理念,凶戾程度比以往更省十倍。

其他帝境想要攻破神初太微剑阵,若是没有些真本事,或者请来一位通玄级阵法宗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为了不让他们妨碍布阵,元尘直接催动时空法则,将七位帝境修炼者连同他们身后的军团一并转移战场来到苍穹之上,将他们牵制在这里。

时空大道除了是逃命第一神通之外,同样也是大规模战争冲杀时,以一敌多的最佳大道力量。

下方的神初太微剑阵逐渐成型,元尘抓住时机,抽身离开,以空间挪移回到阵法的核心,一指点出,将领域的界符插入大阵的阵眼,这片地界最终还是归了他元尘。

“各位,承让了!”元尘立于界域的中央,朝着四周的修炼者笑道。

界符被夺,再想从元尘手里抢回来,难度可就不一样了,他们首先得击溃神初太微剑阵的防御。

然而单是一个无尘剑帝便如此难以对付,再有顶尖的天级大阵守护,他们已经不可能逆转局势了。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一众帝境修炼者选择离开,看看还有什么地盘可以抢夺。

看着一种帝境纷纷离开,元尘头也不回便是进入自己的领域,开始加固领域的防守。

昊瑜凰的地界紧邻着元尘,她早就取得界符坐在一旁观战,没有半点出手协助元尘的意思。

经过三日的角逐,除了几块地界尚未分出高低,基本上千块地盘都已经有了各自的主人。

元尘按照事先的准备布置下去所有任务,他站在地界外的阵法顶端,收到了其他人传来的讯息。

加上昊瑜凰与自己最快抢夺到的地界,元尘这边一共争夺到了五块地界,温子彦与纳兰倾城联手争了一块,鱼梦雪与白月吟联手也得到了一块,剩下的绝命灵帝自己也得了一块领地。

敖㸜因为是纯血龙族,没有资格参加此次红尘大会,在圣人的通天手段下,敖㸜还是待在圣兽凤凰那边比较安全,不然以圣人“酆都”的脾气,估计在见到敖㸜的一刹那,就会将他当场斩杀。

在圣域,若是说半人族的地位比较低下,可尚能生存;而纯血的异族修炼者,在经历过那场太古“圣战”的圣人眼中,那就是必须斩草除根的存在。

圣域万界定是有大量苟活的纯血异族,可他们没一个敢直接蹦跶到红尘大会来,在最是仇恨异族的“酆都”圣人眼皮底下公然叫板。

五块地界,相当于五位登上《红尘录》的顶尖强者,这对于一个事先没有任何名气的势力派系,已经是令人惊愕的结果了。

那些强大的圣者门阀,基本上占据的地界也就是六七之数,只不过地理位置要比元尘他们好很多。

刚刚安稳下来,元尘便是耐不住寂寞,他让“今生之果”法身替自己管住眼下的这块地界,随后便准备出手去拿下新的领地。

昊瑜凰早就闲得发闷,她见元尘离开,同样也是让一名军团内的伪皇来看守地界,随后便是跟随元尘冲向红尘界的中央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