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娇恼怒的抬起小脸瞪他“放开我。”

她双颊嫣红,一双眼蒙着一层着迷茫的醉意,不如平时清明,却似嗔似怒,惹人怜爱,一张小嘴沾着酒气,不满的抿着。

秦南风看着她,眸色不由得深了深,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柔软的唇瓣上香了一口。

唔,又甜又软,还夹杂着羊羔酒的香气,一口似乎不够,他又低下头凑过去。

云娇却下意识的躲开了,她只觉得唇上痒痒的,抬手揉了揉,抬眼看他,又闭了闭眼睛,怎么好似有些看不清。

缓缓地,她朝他怀里偎了过去。

“就这么睡着了?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他好笑的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到床上,又替她脱了鞋盖上被子,这才在床沿上坐下,伸手轻抚她的说你,中午见你还好好的,晚上就成了个醉鬼?我还有许多话不曾同你说呢。”

云娇似乎睡得不大舒服,抬手不客气的推开了他的手。

秦南风失笑“也罢,正巧我今夜也不能久留,那就等你醒酒了再说。”

他说着起了身,又理了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才抬脚朝外走。

经过桌边,瞧见手帕里半包着的东西,他不由得顿住了脚。

他将原先他带着的那把篦子拿起来端详了两眼,这上头沾了他的血,云娇似乎不曾舍得洗去,如今都沁进去了一些,看着比从前还好看了些。

他不客气的将篦子揣进了怀中,又拿起那只才雕了一半的手镯,想了想,也收了起来,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秦少爷。”李嬷嬷瞧见他出来了,忙迎了上来“姑娘怎么样了?”

“酒吃多了,睡着了。”秦南风笑看着她“嬷嬷身子可还康健?”

“我好得很。”李嬷嬷见他关心她的身子,心中感动,连连道“你回来了就好了,回来了就好,往后我也放心了。”

她总觉得世道人心坏的很,姑娘跟谁在一起她都不放心,但唯独秦少爷不同,现在她真可安心了。

“秦少爷,你怎么不早些给姑娘来个信?”蒹葭忍不住问。

若是姑娘能早些知道秦少爷还活着,就不用那么伤心了。

“我有我的苦衷。”秦南风说这句话的时候,收敛了笑意“我的身份,如今不能暴露。”

“等姑娘醒了,我们同她说。”李嬷嬷连连点头。

“如此,我便先去了,小九就拜托你们了。”秦南风说着,朝她二人拱了拱手。

蒹葭同李嬷嬷都受宠若惊,连忙避开。

秦南风出了门,身上气势便有些变了,少了些随和,多了分冷肃,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凛然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等在门口的几人都是一肃。

他牵过马,淡声吩咐道“丁寅,拨两个人来,好好护着这院子里的人。”

“是!”其中一人沉声答应。

秦南风翻身上马,勒住缰绳又道“切莫走漏风声。”

“是!”丁寅拱手。

秦南风不再多留,扬鞭策马而去。

丁寅转过身,指出其中二人“你们俩留下。”

“是。”二人领命。

丁寅领着剩余几人上马,纷纷追随秦南风而去。

驿馆门口,有人牵过马。

秦南风已然戴上了面具,翻身下马,动作全然不似方才敏捷,反倒带着些孱弱。

“这么晚了,夫君去了何处?”杨慧君正站在前厅。

烛火之下,她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着一身月白色襦裙,身量高挑纤细,容貌出众,清雅娴静。

“出去跑了会马。”秦南风摘下面具,抬手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

杨慧君走过去扶着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他“出城了?”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身子弱就别跑马了,这一路奔波还不够你累的吗?”杨慧君有些心疼。

“我没事。”秦南风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臂。

“听说你今日当街用马鞭了?”杨慧君问了一句。

“那是丁寅看不惯那男子当街调戏姑娘,我如今哪有那臂力?”秦南风苦笑。

“明日便要去见那大渊的皇帝了,你可预备妥当了?”杨慧君转过话头,不曾再追问。

“我有什么可预备的?”秦南风笑了笑“左右,从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但你还是要过,你舅舅便是功高盖主,被他设法除去的,你同他不共戴天。”杨慧君叮嘱道“你切切不可暴露了身份,不然定会有性命之忧。”

“那我的父母家人呢?”秦南风恰到好处的露出些迫切之色来,手指却微微的搓了搓。

若不是为了此事,若不是为了查出当初与东岳合谋害他舅舅的到底是何人,他又怎会在此处同这女子虚与委蛇?

“你的父母家人早就不在了。”杨慧君直视着他“不是同你说过吗?你是跟着你舅舅长大的,所以才会同他情同父子。”

秦南风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我累了,早些歇着吧。”

说罢,他便要回房。

若不是他失忆本就是装的,恐怕还真要叫这女子骗了去,杨慧君善谋确实名副其实,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谨慎以待,步步为营,才算伪装到今日。

“夫君。”杨慧君忽然叫住他。

秦南风回头看她“还有事?”

“这里是生地方,我一个人……害怕。”她有些不舍得往前走了两步。

“不用怕,我已经命人在外头加派了人手。”秦南风宽慰她,又温和的道“我身子一直未曾痊愈,夜里咳的厉害,会扰了你的清梦。”

“那你记得吃药。”杨慧君点了点头,暗暗掐了掐手心。

成亲这么久了,二人从未同眠过,她是女子,从前不好意思主动开口,今朝思虑良久才提出,可他……

他是不是一直都是装的?

书案前,秦南风就着烛光,面前摆着大小不一的雕刻锥,他正雕刻着从云娇那取回来的玉镯。

后窗,丁寅冷眼看着赵丑同吴卯两个活宝划拳。

吴卯输了,仰天无声做悲切状,丁寅不客气的踢了他一脚。

他叹了口气,抬手开窗翻了进去。

屋子里,秦南风头也没回。

吴卯认命的坐在床边的踏板,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便从房里送了出去,他显然十分熟练,一手撑着下巴,两眼盯着自家少主的背影,口中不时的咳嗽两声。

窗外,丁寅带人离去之后,又出现一人,听了片刻房内的动静之后,便也悄然离开。

夜,归于宁静,除了那咳嗽声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