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悬赏楼(第四更)

真是枯燥的生活啊。

陈一鸣躺在地上,身前漂浮着召唤之书,右手拖拽精魄合成。

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再拖。

至于精魄有多少陈一鸣也不知道,因为数量太多了他都懒得数

天荒巨兽依旧尚未归来,它已经离开整整三日了。

这两日陈一鸣一直在屠杀丧门鸦。

短短两日中厄运黑鸦直接突破到了绝品二星,并且距离绝品三星也只差一半的进度。

想要升到绝品三星需要65536只丧门鸦,能在短短两日里累积到三万多只丧门鸦得益于厄运黑鸦的功劳。

晋级到绝品三星后厄运黑鸦名称未变,只是在品质后面多了一个星号,同时厄运光环的笼罩直径翻倍。

天荒山面积广袤,这三日厄运黑鸭也只是飞了不到十分一的面积。

但这速度对已经绝品二星的它来说太慢了。

因为厄运黑鸦出去了的原因,所以陈一鸣也不知道它到底飞哪里去了,从远处飞回来的精魄都是断断续续的,隔一会儿飞一批,有时候要隔好一会儿才会飞一批丧门鸦的精魄回来。

就像被爸妈监督做作业的小朋友偷玩手机,玩一会儿动两个字。

然后低头继续偷完手机。

继续玩一会儿后突然醒悟要做作业,又赶紧做两道题

就当野炊吧,反正弟弟他有两只绝品召唤兽,在山水市横着走都没问题。

陈一鸣伸了个懒腰,虽然随身携带的食物已经吃完了,但这野外还担心没东西吃么。

早上巨尾蝠龙飞了三座山头去外面的森林里给他捉了一头野鹿。

切下几块肉串在铁丝上,然后架在篝火上火烤烹饪,撒上孜然辣椒面和味精。

虽然鹿肉脂肪少,纤维粗大很难入味,但火焰灼烤之下油脂被炸出,洒在上面的孜然辣椒面浸入肉中。

俗话说得好,没有孜然辣椒面解决不了的肉,如果不够,那就多洒一些。

再多待两天,等到灾厄黑鸦晋级为绝品三星后就回去。

也让这天荒山里的丧门鸦们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争取繁衍出更多的丧门鸦然后下一次再来割韭菜。

山水市。

“陈惊邀请我们去吃晚饭?”坐在阳台上的老大有些惊讶的说道,然后温和的点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去。”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对陈惊的邀请都显得那么重视。

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

有罕见品质召唤兽的是陈惊他哥,又不是他本人,有什么好害怕的。

听说陈一鸣已经有好几天没有露面了。

“如果是他哥哥对我说这番话也就算了了,他仗着他哥的虎皮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人到中年已经谢顶的洪江海冷声说道。

洪江海身后一个小弟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不露痕迹的说道“老大,那我们不去了?”

“去!当然要去!”洪江海冷哼一声。

不去是傻子,虽然陈惊是扯的他哥的虎皮。

但现在老虎还没死呢!自己当这个出头鸟干嘛。

就暂且容他两天。

倒是要去看看他能说什么。

听说这次邀请了所有北郊的老大,到时候在场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如果事情真的闹大了,倒是要看看他怎么收场。

罕见品质的召唤兽虽然很难对付,但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真的逼急了所有人联合起来就算是罕见品质的召唤兽又算得了什么!又不是绝品召唤兽,口气这么大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有绝品。

晚上六点半。

提前了半个小时后绝大多数都已经到齐聚集在养殖场。

洪江海提着一瓶红酒从北郊庄园别墅里走上停在门口的宾利上。

洪江海想了想,“去那个养殖场。”

驾驶位上的司机点点头,然后平稳的操纵着宾利从庄园驶向外面公路。

哪怕现在油已经成为了稀缺物资,洪江海每次出行的时候也都喜欢坐宾利。

每次坐宾利的时候会让他有一种依旧是在从前的错觉,他喜欢出行前在地下冷藏室里取出一瓶红酒,然后在车上倒个半杯,然后慢慢品红酒。

车上有充电插口,洪江海将手机冲上电。

手机开机看着手机屏保上女儿的照片,洪江海有些恍惚。

洪小钰两年前去亚利多德留学了,因为母亲的事和他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哎”洪江海看向窗外,车窗外的行人看着宾利车的眼神有些羡慕,能在这时候还开车而且是宾利的肯定是大人物。

洪江海有些享受别人的这种眼神。

不然这些年来挣这么多钱干什么,不就是为了享受今天。

“老板到了。”司机说道。

洪江海淡淡嗯了一声,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闻着养殖场里若有若无的猪粪味,洪江海眉头微颦。

右手捂住鼻子走进养殖场。

“老洪就等你了。”空地上一张餐桌上坐了很多洪江海的熟人。

还真的都来了。

他在这些人里甚至见到了舒泰。

洪江海的眼神在舒泰身上停顿了几秒然后移开。

洪江海心底也泛过恶趣味,想看看有谁会不给这个黄毛小子面子特意不来,可惜这些都是人精。

为了这顿晚宴陈惊特意去购置了一身合身的西装,也没有花多少食物。

听说西装能卖食物那西装店老板赶紧将店里所有合适的西装都拿了出来一件一件让陈惊换,陈惊也没小气,给了老板能吃三天份的食物。

“各位都比我年长,我就姑且叫各位一声前辈吧。”陈惊双手端着酒杯,对着在场众人敬了一杯一饮而尽。

饭桌上的各个大佬老板都见惯了风浪。

也都端起桌上的酒杯还一杯。

看上去众人推杯换盏、宾主尽欢,好一副和谐的景色。

“其实呢,这次来也是有笔生意想与诸位合作一番。”陈惊说道。

虽然早有预料,但这些人精们还是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惊讶、一丝恍然,然后端起酒杯小抿一口。

就是不接话。

你说任你说,反正我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稳坐八方钓鱼台。

陈惊将酒杯放在桌上,左手撑着桌面,“我知道各位都有食物的缺口,所以我用食物来做筹码做一个悬赏楼,我邀请各位前辈来主要是希望你们能配合我,等我新生意开业后能支持一下,顺便撑个场子,放心开业当天不会让诸位失望的。”陈惊意味深长的说道。

“悬赏楼悬赏什么?”彭虎配合的捧梗。

他和陈一鸣关系还算近,他自然不介意与陈家兄弟二人关系更亲密一点。

“是我们悬赏,当然,我们也接其他人在悬赏楼上面发布任务,寻人、寻物、寻宝,甚至悬赏别人的人头都可以。”陈惊若有所指。

饭桌上其他人陷入沉思,他们在思考这个悬赏楼的成立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思酌许久,这悬赏楼与他们直接冲突应该不大,但会极大的增加陈家兄弟二人的影响力。

“我们主要是悬赏一些魔物的地址还有信息,以及赏金屋的位置”陈惊徐徐说道。

听见赏金屋不少大佬眼睛一亮。

他们当然知道赏金屋。

作为能在森林中移动的神奇建筑,已经有一些人在野外遇见过赏金屋了。

甚至有人完成过赏金屋任务领取到了奖励。

他们也在私底下吩咐手下的人打听寻找赏金屋的位置,只不过效果不大。

因为赏金屋有时间存在限制飘忽不定。

当他们得到消息后赏金屋已经离开了。

除非能在赏金屋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

“我们也能在上面悬赏赏金屋的信息吗?”洪江海说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赏金屋每次都会抽取10的中介费,但中介费也不是白拿的,只要是从悬赏楼发布和接取的任务我们都会负责,比如发布方想要赖账、或者接取任务方发布虚假信息,如果有这种事发生我们悬赏楼会杀鸡儆猴。”

在场诸位大佬面不改色的点点头,至于陈惊说的负责他们并没有放在心底,一只罕见品质的召唤兽而已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也会有。

到时候悬赏楼嘛说不得他们也会想办法插一脚。

不少大佬相互之间眼神交流,心领神会笑而不宣。

陈惊心底门清,当然知道他们现在只是口头上同意。

但他这次的目的也达到了。

“悬赏楼开业的时间就在后天上午十点,到时候我在熙街恭候诸位光临。”陈惊说道。

听闻熙街二字,在场不少大佬眼睛一凝,熙街离这里足足有两公里远。

而且熙街是大学城那些学生的地盘,为什么把开业地点悬在那里。

等等好像北郊有一个势力没来。

这些大佬终于发现了不对,大学城的那个后生没有过来。

所以这是杀鸡儆猴还是想要裹挟大势去胁迫那群学生?

在场北郊各个势力的大佬眼神闪烁。

好像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养殖场和大学城之间的摩擦么,还真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这一万多名大学生盘踞在大学城,是一个特殊又独立的势力。

加上年轻人气血热,难免会有一些摩擦,只是那些大学生抱团太严重了,所以在面对大学城时他们都落在下风。

“好,后天我一定光临。”洪江海微笑说道。

“哈哈,那我到时候一定会来。”

“”

等到这些人走后,陈惊嘴角上扬。

他真的期待后天快点到来。

之前陈惊就邀请过大学城那边的势力,但被婉拒,王珂将陈惊的狠话复述一遍后那些大学生直接动手。

最后王珂召唤出青树蛇才狼狈逃得一命。

晚上九点多一个穿着皮夹克戴着口罩的男人偷偷来到养殖场。

“周老板,不用这么小心谨慎吧,只是交易而已。那熙街的店铺本来就是你的,你怎么像做贼一样。”陈惊看见这老板这身打扮忍不住失笑。

“哎一言难尽。”周老板表情极为复杂,“你是不知道那些大学生我店铺是当时花了三百多万盘下来的,现在都被抢走了,就算我手上有产权证也没有用,每次我去都被赶走。”

“谁说没有用的,如果你卖给我,在我手中这就是产权证。”陈惊轻声说道。

周老板低声说道“我当时花了三百四十万买的,地段也不错”

“一百斤猪肉。”陈惊说道。

周老板有些心动,但还是有些不舍。

“你不卖给我,那就是一张废纸。卖给我你一家三口能吃饱两个月。”陈惊淡淡说道。

周老板心底一紧,他家里正好一家三口,他调查过我?

周老板更紧张,他赶紧低声说道“我能不能分几次拿,我家里没有电放不了多久,一百斤肉放不了几天就坏了。”

陈惊深深看了周老板一眼,“那也行,你什么时候想拿都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开业当天你要陪我去店里一趟。”陈惊说道。“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就在我店里工作,没人敢动你。”

周老板眼神闪烁,内心挣扎许久,最后点点头,“开业那天我陪你去,工作的事让我考虑两天可以吗。”

“可以,但最迟开业当天给我答复。”陈惊同意。

从养殖场出来,周老板心疼的摸了摸胸口。

“三百四十万啊这猪肉都快三万四一斤了。”

都来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