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李守錡起身站起:“这并非老夫一人,而是几个伯府共同的心意,所要的,只是一个安心,以免再出现四年前的悲剧。个中事情,还需要吴郎中居中联络,内阁有什么动静,也请郎中多多通报,因此五百两银子一点都不多。”

四年前,崇祯帝找上了勋贵之中,最为有钱的武清侯李国瑞,希望李国瑞能拿出二十万两作为军饷。李国瑞是一个守财奴,死活不肯出,逼迫之下,他甚至将府中的家具摆到街道上变卖,以示自己无钱,崇祯帝怒不可遏,将李国瑞投入大狱,夺其爵位,并抄没其家产四十余万两。李国瑞又气又病,没几天就死在了狱中,如此一来,勋贵外戚哗然,纷纷抱怨崇祯帝只为银子,不顾恩义亲情,恰在此时,宫中流言四起,五皇子忽然染病离世,临死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吓坏了崇祯。急忙加封李国瑞7岁的儿子李存善为武清侯,所追缴的40万银两也全部退还。

经此一闹,募捐之事彻底被搞黄。

不过勋贵外戚受到的惊吓也着实不小,若非李国瑞在狱中亡故,若非五皇子病死,崇祯帝肯定是要一条路走到黑,逼迫他们这些勋贵外戚拿钱的,如果不拿,就是李国瑞的下场。

今日,太子推出国债,虽然方式和方法和四年前不同,但本质却没有多少差别,都是要勋贵拿银子,李守錡身为勋贵,担心再被要挟,向他来打听消息,好像也合情合理,于是吴昌时不再多问,只拱手笑:“既如此,下官就愧受了。”

李守錡点点头,迈步推门而去。

走时,他没有关门,只任夜风吹进屋中,打在吴昌时的脸上。

吴昌时却不觉,只看着手中的银票,脸上笑开了花,虽然他对李守錡的话,并不相信,隐隐觉得李守錡另有图谋,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李守錡的买卖,短短几句话,就能赚五百两,这生意哪找去啊?

……

太子府。

直到亥时(晚10点),朱慈烺才离开军营,返回太子府,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巡视京营,看望伤兵,和军中将领攀谈,就此次抵御建虏入塞的一些心得和教训,和将士们进行交流。因为大战刚刚归来,又临近年关,京营轮流给将士们放了三天假,军中每日必须的城外操练,也暂时了取消三日,这三天里,京营将士都在营中修整。

刘肇基,马德仁,刘耀仁,贺赞,李顺阎应元杨轩徐文朴魏闯张名振等所有参战有功的将领,朱慈烺都一一和他们谈话,勉励他们再立新功,尤其是明日就要离开京师,前往宣府协防的阎应元,朱慈烺更是和他谈了很久--马上要过年了,这个时候移防宣府,将士们心里难免会有怨言,阎应元又是一个大孝子,其母留在京师,他却要出征,真是忠孝难两全啊。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第一,但使边境安宁,臣宁愿永驻宣府。”阎应元声音坚毅。

朱慈烺心头欣慰,有阎应元这样的将领,京营之幸也。点头问:“令堂身体最近如何?”

“谢殿下挂念,家母一切都好。”

朱慈烺笑:“你一直都没有续弦,听说令堂很挂念,这一次你回来之后,请鲁督做媒,为你选一房好的,你看如何?”

阎应元脸色臊红,支吾的说不出话。

英雄,原来也是一个薄面人。

晚间,还举行了一个大型的军中晚宴,京营百总以上的立功将官,都出席,就在德胜门营房的校场上,燃起了十几堆的大篝火,摆开流水席,大鱼大肉,美酒佳肴,众将痛饮。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朱慈烺才能暂时忘却朝政的纷扰和父皇那忧虑的眼神……

“唐亮,明天上午,你替我去城外烈士陵园,祭奠战死的将士,再代我去看望烈属院的遗孤。”朱慈烺道。

“是。”

皇家子弟,尤其是太子,除了他老朱家的皇陵,其他人的坟地是不能去的,那不吉利,尤其朱慈烺还没有大婚,因此是绝对不能去陵墓的。

烈属院也一样,非他这个太子可以亲自去。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这个太子身份,远没有一般将领自由。

“下午京师有什么动静吗?”朱慈烺问。

“告示已经贴出去了,百姓们议论纷纷,暂时的还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认购?”唐亮眼神有不安,一百万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不明白,太子爷为什么要揽这个苦差事,有那么多的臣子,让他们去做不好吗?

朱慈烺淡淡:“不着急,让子弹先飞一会。”

“恩?”唐亮不解。

朱慈烺也不解释,说道:“对了,告诉汤神父,佛朗机人,红夷人,西班牙人可以安排他们和我见面了,时间就明天下午吧。”

“是。”

朱慈烺催马向前。

……

乾清宫。

脚步声响,东厂提督太监王德化进入暖阁,向仍然在灯下批阅奏疏的崇祯帝跪拜。

崇祯帝放下手中的奏疏,目光看向王德化,面无表情的问:“太子今日都干什么了?”

王德化小心翼翼地回答:“上午在户部,和户部官员商讨国债之事,下午一直都待在德胜门军营,晚上和京营将士晚宴,这会已经离开京营,返回太子府了。”

“张国维等人离京,太子没有去送吗?”崇祯帝问。

“没有。”

崇祯帝点点头:“国债之事,百姓如何议论的?”

“大部人都是看热闹,是否会认购国债,尚不知道。”

崇祯帝不再问,继续批阅奏疏。

王德化悄然推出。

……

东缉事厂后院。

小屋中。

灰暗的灯光下,一个低沉但却难掩兴奋的声音:“太子,又自找麻烦了,发行什么国债,还要勋贵外戚带头购买,这不是要把满朝文武和勋贵,都得罪光吗?”

另一人却不说话,只是默默。

“李晃,你怎么了,感觉你有心事?”先一人声音忽然冰冷。

李晃抬起头,淡淡道:“大事在即,我岂能没有心事?”

“你想大事就好……千万不要想别的。”沈霑声音里似有警告。

“你信不过我?”李晃声音也严厉起来,一直以来,他都是和和气气的说话,鲜少有动怒和严厉声音的时候,但这一次,他显然是动了怒气。

小屋中,昏暗的烛光下,两人原本亲如兄弟的青衣太监,忽然剑拔弩张。

沈霑知道自己过了,虽然最近李晃的情绪有点反常,但他相信,李晃绝对不会背叛,于是放缓声调:“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最近有点怪。和以前不同……”

李晃冷冷:“没有什么不同,该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

“那就好。”

说完这句,两人都沉默了下去。谁也不再说话。

黑暗中,只有烛光摇曳。

……

这一夜,朱慈烺躺在榻上,有点失眠,脑子里面想着很多事,从金戈铁马,到粮饷练兵,一会又想到了崇祯帝,想到紫禁城那巍峨的宫殿,以及在那宫殿之下,漂浮着的无数灯笼……好不容易睡去,但感觉刚睡着,唐亮的声音就在帐外响起。

“殿下,该上朝了……”

今日朝议依然很激烈,虽然关于国债的事情,昨日朝廷就已经做出了决意,并且下发了下去,但不满和反对的声音,依然存在,昨日下午,陆续有反对的奏疏送到通政使司,崇祯帝一一看过,然后又一一按下,眼中的焦躁和愤怒,越来越明显,已经很多官员在奏疏中,或明或暗的就听到了崇祯十二年的失败,对崇祯帝来说,等于是被臣子打脸,他如何能高兴起来?

和昨日早朝不同,今日,朱慈烺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该说的,昨天他就已经说了,该做的,他也已经吩咐下去,如果做不到,唯户部和顺天府是问,面对一些官员的无理纠缠和鸡蛋挑骨头,他懒得理他们。

虽然有反对,但除了国债,满朝官员实在想不出缓解朝廷危急,能筹来银子的其他办法,因此,内阁五辅,都察院和六部重臣,大部分都是支持的,反对声音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国债之后,有一件振奋的事,那就是尚可喜等一干汉奸的处置。

这样的人,照例是凌迟。

于是定下,尚可喜和他的两个儿子,连同许尔显,凌迟,其家族男性,全部斩首,女性,罚没为娼。

行刑的日子,就定在两日后,也就是国债券正式发卖的第一天。

……

早朝结束,朱慈烺一如既往的跟随崇祯帝来到后面的暖阁,向崇祯帝禀报今日的一些行程。听儿子说今日想要见红毛人和佛郎机人,崇祯帝头也不抬:“洋夷狡诈,和他们交往要小心。”

“是。”朱慈烺恭谨回答:“儿臣也不想见他们的,只是我朝向他们订购了船只和四千具半身甲胄,都如约送到,一年以来,更是从东印度吕宋等地,为我大明输送了不少粮米,解了朝廷不少的困难,儿臣想着,或许能从他们那里再拿到一些千里镜之类的军用,同时令他们继续为我大明运粮。”

崇祯帝面无表情:“去吧。”

朱慈烺这才退出。

上午,朱慈烺站在德胜门城楼上,亲送阎应元的战兵营,离开京营,往宣府而去。

铁甲锃锃,脚步声声,旌旗长枪如林,经过一年多的操练和两次入塞之战的洗礼,阎应元的战兵营,不但具备了强兵的实力,而且也有了一支强兵的气势,从德胜门而出,队列齐整,士气如虹,长枪大盾之后,更有一杆杆地燧发枪和一门门用马匹拖拉着的大小不一的铸铁炮。

就这个时代来说,阎应元的战兵营,足可以称得上是一支钢铁洪流了。

看热闹的京师百姓,早已经将街道两边和城门口的附近,挤得水泄不通,不时还掀起欢呼声。

“殿下在城楼~~”

“是阎游击,听说他在子牙河边,一人就斩杀了三十个建虏呢……”

全身披甲的阎应元带着麾下的都司,千总,把总在城楼前,向城楼上的太子殿下行礼,然后率众翻身上马,往宣府而去。

望着大军离开的背影,朱慈烺脸色凝重,阎应元走了,现在他要保证的是他们的后勤补给,以及尽快的把将士们杀敌的赏银发下去,如此,才能保持士气的长久。

……

下午,朱慈烺在府中会见了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代表。

明末清初,正是大航海时代,西洋各国在海上争锋,这三国人先后崛起,都领了十年的风骚。到现在,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渐渐没落,只能吃过去的老本,荷兰人却是如日中天,不过荷兰人的好日子也不会太久,日不落英国,很快就会崛起,继而顶替荷兰人的位置。

各国船舰争锋,但其根本,还是为了争夺陆上的利益,而遥远富庶,有着美丽瓷器和丝绸的东方,是他们梦想的乐园,也因此,从葡萄牙人开始,他们三国都想要打开大明的通商大门,以期正大光明,不受阻碍的和大明通商,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通过海盗和中间人之手。

朱慈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在去年的时候,分别从他们三方达成了一些口头协议。并签订了两份商业合同。

一年来,葡萄人主要向大明提供了甲胄精铁,荷兰人提供了战船和粮食,西班牙人从吕宋岛转运了四批粮米到天津,说起来,都为大明出了力,但三者的关系,却也渐渐分出了远近。

葡萄牙人为大明提供了四千具的半身板甲,赠送了五百套全身板甲,此外,一直在努力的为大明提供各种火炮和器械,荷兰人除了为大明提供了三桅战舰,重新为大明组建了天津水师、提供海训技术之外,还不停的在亚洲各地征集粮米,通过海路,运到天津,交给京惠商行。

只有西班牙人的表现不如预期,西拔牙人只是从吕宋岛,前后为大明运送了四批粮食,完成了和京惠商行的基本交易,然后就没有了动静,朱慈烺向他们要求的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马”,一直都没有出现。

这令朱慈烺十分不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