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梦并没有因为这顶高帽子而觉得神清气爽。

“我独一无二是我的事情,结契又不是我愿意的,并不是我主动选择了你,你得意什么?能和我结契顶多算是你狗屎运不错,这和你自不自信没有任何关系。”

凤殊哭笑不得。它难道就这么想要做她的狗屎运吗?

不想真的激怒它,凤殊好心地没有提醒它话语里的漏洞。

“梦梦,我真的没有自卑情结,难道你希望我自卑?要是我真的是一个自卑的人,你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么长时间?用逻辑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啊,所以正好说明我还真就没有你不喜欢的那种自卑感。”

“你自卑不自卑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要拿我来抬高你自己。”

“我没有抬高自己,而是在和你分析清楚你想要知道的这个问题。”

凤殊眨了眨眼,“凤家虽然是武将之家,不如文臣势大,但也历史悠久,历代都能人辈出,所以即便朝代更迭,我们家族也能在风吹雨打中屹立不倒。

鉴于家族底蕴还算深厚,历代族长也都身先士卒,为了安邦卫国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凤家人在这种潜移默化下从来就没有出过明显自卑的孩子。

因为家族也算是战功赫赫,战绩足以彪炳史册,如果生在这样傲骨铮铮的家族都还自卑,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要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够培养出骄傲自信的孩子。”

“你别和我扯从前的凤家怎么样,现在的凤家我可以告诉你,还真的出过自卑得不行的孩子。

现在的凤家足够优秀吧?历代也能人辈出,也在大风大浪之中屹立不倒了数万年。当然,有确切历史记录的也不过是这一万多年的事情,可不管怎么看也比你从前的那个凤家要强得多。可就算这样的厉害家族,也同样会有自卑的孩子出现。”

凤殊无奈,“就算是这样,也不代表我就一定会自卑啊。”

梦梦回嘴很快,“家族底蕴深厚作风正派也不能说明你就一定不自卑。”

“是,的确不一定。我也没打算能说服你。”

“明明是因为你自卑,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服我。”

凤殊终于没能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梦梦,你为什么一定要将自卑的名头往我身上安?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我自卑太过头以至于你都看不过眼了?”

“全部。”

梦梦哼了哼,“最明显的就是对于感情的处理方式,你实在是太过优柔寡断了。要就要,不要就拉倒,如果你真的足够自信,就会知道不管怎么做都会有办法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可是你就是太过自卑,所以才会在情况不错底气十足的基础上,都依旧会因为各方关系而进行所谓的慎重考虑。怕不结婚孩子的出身就没有遮羞布,怕太早离婚孩子会受不了,怕坚持离婚君临会发疯,老实说,你考虑他们干什么?

你最应该照顾最应该守护的人难道不是你自己?你最应该心疼的人是你凤殊,而不是你的儿子男人。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有他们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他们的言行并不是所有都和你有关的,甚至可以说大部分其实都是和你无关的。为什么,因为他们的人生是他们的,而你的人生是你的。

如果你是喜欢君临,真心想要和君临过日子,那么你们的人生还能够重叠很长的一条路,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这样的情况。既然你不喜欢他,你为什么要优先考虑他和孩子?

你最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够按照自己舒服的节奏去达成自己的所愿。你要做的事情是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能够让自己得到成长的事情,让你开心愉快并且幸福的事情,而不是纠结于别人是否会在你的反应之后愤怒受伤失望痛苦堕落怨恨等等等等。”

梦梦的话让凤殊愣了愣。

此刻语重心长的梦梦真的像是一位老于世故的长者。哪怕她并不是所有内容都赞同,却依旧会认为它说的话很有道理。

“过于关注别人需求的人,往往下意识地会忽略掉自己。为别人而活的人尤其如此。”

梦梦摇了摇头,它其实能够理解为什么她会养成现在这种模样。

虽然说有吃有喝有地方住,可是她幼年的时候的确是被整个家族当做是隐形人那般对待的。一个孩子能懂什么?

懵懵懂懂的她当时其实什么都不懂。作为孩子,天生就对周遭的环境会感到好奇,会想要探索外部世界,会无限热情地去摸索,去和身边的人建立起各种各样的关系关系。

可是很明显,凤家人最初的做法十分糟糕,以至于哪怕后来有所改善,也于事无补。他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期,她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呆着,她已经习惯了被人长久的孤立与忽视。

因此当身边人再次投以少许的关注之后,她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像其他孩子一样理直气壮地对周围的人提出各种本能需求。换句话说,她在别人的面前根本就很少会意识到自己也能够占有一席之位,能够正当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与要求,能够无所谓别人开心与否,都只管说自己想要说的话,只管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她一直都在默默地观察着外界的人事流动。她只是安静地当一个旁观者,不发一言,就像自己只是一棵树,或者压根就没有生命的石头,漂浮如同空气里的灰尘那般细小微弱,不为人知。

可她到底是一个人,也有一颗跳动的心,也会开心,懂得笑,也会不开心,知道哭。一直都是旁观者的视觉,以至于她往往就能快速切入别人的思维里,明白他们在苦恼什么,在开心什么,在为了谁而手舞足蹈,在为了何事而勃然大怒。

当凤家人开始加强和她的交流,她的反应便是默默地顺从。将自己当做一个寄人篱下的孩子那般,客客气气地按照他们的吩咐行事。该流的汗一定加倍地流,该挨的罚一定加倍地偿还,该做的功课一定加倍地做,该掉的眼泪,逐渐晓事之后,便一滴也没再掉。

她不是哭不出来。她只是,忘了要怎么哭。

“总是优先考虑别人,与其说是善良,不如说是自卑。总是让自己屈从于人,总是让别人在自己面前高人一等,哪怕自己并不比人差,哪怕别人并不比自己强,你的行事作风基本都是这样。你真的,太过软弱了。

虽然可以赢得善良的美名,可以让很多人都赞赏你大气,可是凤殊,也会有人不喜欢你这个样子。真心爱护你的人,看到你这种无视自己的样子,肯定特别讨厌你,特别地恨铁不成钢。

倒不如成为一个目中无人的淘气鬼,就算大部分人都讨厌你又能怎么样?喜欢你的人就是喜欢你,愿意护着你的人就是愿意护着你。哪怕全宇宙的人都认为你面目可憎,哪怕你真的是杀人狂魔永远都不能做到立地成佛,可最起码,你自己还能爱自己啊。

不需要努力地和全宇宙的人友好相处,也不需要害怕全宇宙的人都会厌恶你,这都是不现实的事情。”

凤殊快要怀疑自己幻听了。

“怎么今天谈兴这么好?”

“因为看到你不当一回事所以觉得憋屈。一想到我们都有可能因为你这种性格而陷入困境,就更加头疼。”

梦梦居然煞有其事地浑身抖了抖。

凤殊被它逗笑了。

“好了,顶多算我心软,但不能说是自卑吧?

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善良大气,我这人就是性格孤僻了一点,胆子其实不算小的。

没有野心,是因为我身边的人都这样,对荣华富贵虽然没有不屑一顾,可也的确没有汲汲以求的,最为看重的其实还是为人处世的一些基本准则,譬如最简单的一条,做人要讲良心。不管是我祖辈父辈还是我师傅师兄,他们都是讲究良心的人,做事也都信守承诺,从不轻许诺言。

至于行善事,我们也都是讲究力所能及,而不是随时准备为了别人就抛头颅洒热血,没有的,没有这样。

凤家为了家国安危倒是更习惯性地去拼命,哪怕马革裹尸还,也是一往无前,可是老弱妇孺却是被家族守护在最后方的。家族从来不会让我们也无限度地参与到这种为了江山社稷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事业里。

师傅就更不用说了,他总是笑着说只要我能够活下来就好了,他管别人去死呢。他不是不做善事,但他从来不喜欢他的徒弟因为做善事而受尽委屈,甚至是没了性命。

所以你看,我所承受的教育,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在教我怎么保护自己,怎么善待自己的。对于别人,长辈们都只希望我能够在有余力的情况下,根据现实条件酌情相助。助人为乐,如果要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为赌注,这也未免太过沉重了,根本也不可能乐得起来。

我又不傻。”

“他们教是教了,但是我看你压根没学好,最起码没有学到精髓。”

梦梦极力反驳,“举个例子,在那个鬼地方的时候,你带萧崇舒几个人出来倒算正常,可是将整支队伍都一起带走就完全超过力所能及的范围了。尤其是,这种帮忙还是免费的。你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你要是不说这个,那我们可以说说你和君临的事情。现在你们都生三个孩子了,运动起来还相互配合得不错,契合度这么高,你为什么就还是纠结着什么时候离婚?

离婚的念头可以有,但是不应该想到太细的方面去。我就没有见过多少对夫妻一生之中是完全没有起过要与配偶离婚的想法的。有这种想法特别正常,不是说这样就一定不合适,就一定不好,甚至也不是说结了婚就一定不能离婚,实在过不下去了当然是早离早了。

问题是,你们俩过不下去了吗?没有啊,你们虽然结婚有一定年数了,可实际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还很短,说是还处于新婚蜜月期都不为过。

你说你不想要这个人,可是你又的确和对方一起生活,根本就不想要伤害他。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你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想要他干嘛要使用他的身体?你不想要他干嘛不现在就离婚?你都不想要他了,你为什么还要怕他会因为你和他离婚而受伤痛苦?你怕什么?”

梦梦将她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我有这么差劲吗?”

凤殊忍不住想要为自己辩驳一二。

“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

而且结婚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凤圣哲,他现在虽然说是成年了,可是心理上估计还是需要我们的。作为父母,我们都没有陪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这算是非常严重的失职了。鉴于这个情况,所以我也不想要和君临立刻就离婚,总得和凤圣哲培养一点感情再说。

君临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反正也是不想和我离婚,那就维持婚姻咯。这并不是一个难以得出的结论。”

“你这是在避重就轻。”

梦梦哼了哼,“你明明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也喜欢对方。你要是对他没有一点好感,怎么可能接受得了他天天睡在你边上?

凤初一都说了,枕边人枕边人,愿意让对方长久呆在自己枕边的那个人,就是想要一起牵手到老的人。

为什么?因为你让对方进入了你的领地,并且你在睡觉这种自我防护力度最低的时候允许对方存在。你这相当于是将自己的弱点放在了他的眼皮底下,将自己的命都交给了他,由他选择是要杀了你还是护着你。

而你对君临会做什么选择心知肚明,所以你其实就是仗着他爱你才会这么不负责任,自卑得既想要享受爱情,又想要保持随时抽身而退的单身人士才会有的权利,真够卑鄙的。”

凤殊觉得让它再说下去,她不单只会成为负|心|女,更是会直接成为十恶不赦的|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