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皇惊惧的望着孙宁,面色大变,惊慌失措的道:“孙宁,你想干什么?我承认我们之前是有一些误会,有话好好说!甚至于……本座愿意作出一些赔偿!”

他才与赤木尊者交手,对其手段修为,了如指掌。深知能将赤木收进去的法宝,自己也很难抵挡,心胆已寒。

东皇其人,雷厉风行,行事果决,手段凶狠,曾经对大圣商会高层,都不假辞色,又睚眦必究,最是个极其难惹的狠角色!

若叫人知道他对孙宁这么示弱,近乎求饶,只怕要震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孙宁长笑道:“东皇啊东皇,我能得到这件巨宝,还要多多感谢你将那张天宝玉璧,送到面前!”

东皇忙道:“天下宝物唯德者居之,你与此宝有缘,就算没有我,它也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这小子先前并没有对抗自己的手段,忽然间就能收服赤木尊者,顿时有万虫噬心的感觉。

原来他洞悉了天宝玉璧的秘密!

天宝玉璧之内,竟然藏匿着如此厉害的法宝!

自己足足寻找了百年,都不得要领,这小子的怎么能在短短几个时辰内,便即得到!

东皇一直以为,将受到重创的太玄天炼化成人魔,再抓几个女人,天宝玉璧已是收拾孙宁的铜墙铁壁,绝佳宝物。

哪知自己这番设计心血,全部是为孙宁做嫁衣……

到这里,东皇实在不愿想下去了,他的心懊悔的像在煎炸煮烧,痛苦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孙宁的眼里露出冷漠之色,冷冷的道:“现在就算你跪下求我,也都晚了!敢对付我,就要付出代价,成为我的奴隶,就是你这一生的命运!”

下一瞬,青帝王玺再度狂涌一道青色光柱。

这光柱,粗如水缸,凝若实质,如同从大海中蛰伏千年的蛟龙,猛然破海而出,挟着无边威势,碾压诸天,镇压四方。

东皇惊恐的叫道:“不……”

即便他双方连拍,真罡翻滚,但在代表着青帝圣意的青帝王玺前,就如纸糊般脆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浓郁青光包裹。

青光变成了一条涛涛长河,东皇如同长河中狂风巨浪下的一艘小舟,越来越小,距离印底越来越近,须臾消失。

孙宁轻呼一口气,将赤木尊者和东皇这两大金丹巅峰尊者,全部吸入青帝王玺后,他感觉到里面多了一丝微弱的力量。

这是奇妙的信仰之力。

青帝王玺代表的乃是上古青帝的权柄,下达的乃是青帝圣意,需要受到人们的朝奉、祭祀和绝对忠诚,诞生信仰之力,才能拥有这样的威能。

将这两人吸纳进去后,他们会像奴隶般虔诚的供奉,不敢有任何异心,为孙宁积蓄信仰之力,直到有一天令王玺拥有普天之下莫能阻挡的盖世神威!

而在孙宁祭出青帝王玺,将赤木尊者和东皇接连收服的这段时间,书宗五子一直在暗中交流。

“那小子拿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将金丹巅峰强者收服为奴!”

“我们立即出手,将之抢过来!这样的宝物,落在他的手上,真是明珠投暗,只有我们书宗五子,才配得上他!”

“不错,立即抢夺!”

岳墨风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道:“不可!此宝诡异非常,若是冒然出手,怕是连我们都要中招!不如对这小子好言相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主动交出宝物,岂非皆大欢喜?”

宋墨息冷笑道:“不错!等他交出宝物,要杀要剐,还不是随我们的意?”

老大唐墨言沉默片刻,决定暂时放下对孙宁的刻骨恨意,终于一锤定音,傲然道:“给这小子十个胆子,也不敢与我书宗为敌。若是动手,倒也不算上策。想来只要我等开口,他就算再不肯不愿,也没有那个胆子拒绝!”

“老大说的对!”

孙宁的目光,落到了书宗五子的身上,静静的问道:“你们几人,刚才想杀我是吗?知不知道,连空间通道的下落,也是我告知书宗?”

岳墨风道:“孙宁,你虽然提供了空间通道的下落,却玷污了我书宗圣女,犯下滔天罪孽,本来要被挫骨扬灰,受炼狱之苦!”

周墨泉接过话头道:“我们五人奉命前来,本来要将你生擒,带回宗门,接受审判!你应该知道,在我们五人手下,你根本没有任何活路!”

唐墨言寒着声道:“献上你手中的这件宝物,我们五人,可以看在你献宝有功的份上,在本宗前辈跟前,替你美言几句。届时你这条命,也就保下来了……”

“你们这些狗东西!”

书宗五子一副将人的性命攥在手中,夸夸其谈的样子,令孙宁勃然大怒,心头更是杀机四射,低喝道:“你们真是狗胆包天,竟敢来威胁我!书宗又算什么东西?不过也好,你们五个,以后就当我豢养的奴隶吧!”

青帝王玺再度爆发!

这一次,它直接释放出了比方才还要粗壮一倍的青色巨柱,如同雷电霹雳,轰然碾压下去,将书宗五子瞬间包裹。

“孙宁!你竟敢抓我们!”

“好小子,速速停手!知道我们是谁吗?秘境书宗中人,你若是胆敢对付我们,不论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住手,小杂种,你还不住手!”

书宗五子发出了惊恐万分的叫声。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大包天到了这种地步,对秘境书宗中人,也敢动手。

这就像一个乡野屁民,向尊贵的钦差大臣出手,罪大恶极。

“快停下!饶了我们……”

“孙宁,速速住手!我们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们也不抓你回书宗,井水不犯河水,你给我住手……”

但这一切都是他们美好的想象而已。

青色光柱中带着恐怖的吸力,将他们朝着一片漆黑,如同地狱的印底吸纳而去。

书宗五子的身躯,在轰然运转的青光中越来越小。。

不多时,就全部消失在了青帝王玺大印的下方。

浓郁青光戛然而止,书宗五子已经被孙宁彻底收服,成为奴隶,和东皇二人作伴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