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帝王玺回归孙宁手心上方,静静漂浮,青光氤氲,周围一片寂静,七大金丹境顶级强者,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一口气收服书宗五子等人,孙宁的目光,落在了自从看到以后,始终处于沉默之中,也没有任何动静的公孙大娘身上。

孙宁不仅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比方才面对东皇等人时,更加凝重。

在花费了整整一万生命力才能展开的金睛术下,给了他这样的信息:

人物:公孙大娘

等级:LV120

修为:玄门境及以上

评价:大圣世界顶级炼器师之一,修为精深,手段极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极度危险

在此之前,孙宁碰到过的达到100级的人物,只有香妃一人,也便是神丹宫紫鸢圣女。

堂堂东皇,金睛术下,是105级。

公孙大娘竟然达到120级!

以孙宁对战神系统的了解,达到100级之后,再要升级的经验暴涨,难度极大,所以级别差距也是极大。

甚至于,公孙大娘的修为,竟然是模棱两可的玄门境及以上。

孙宁无法想象,在公孙大娘和东皇之间,还有多少个书宗五子的差距。

对方的实力如此强横,系统又用极度危险四个字来评价,孙宁怎么可能掉以轻心?

孙宁抱了抱拳,沉声道:“在下孙宁,见过公孙前辈!”

从表面看去,公孙大娘的确平平无奇,修为似乎也就在金丹境上下,远远逊色于身后那尊达到上品道器级别的丹炉。

再加上她似乎因为炼制补天神球,元气大伤,不论东皇和赤木尊者,或者后来居上的书宗五子,都将她直接忽略。

人们广泛认为,公孙大娘创建的同心阁,主要是背靠了神兵殿这等超级势力,至于自身,绝对不算多么出彩。

但孙宁知道,就算书宗五子、东皇、赤木尊者再加上乾坤会长合力,公孙大娘都能将他们一指头摁死!

公孙大娘缓缓起身。

伴着她看似平平无奇的动作,一股奇异的气机,便无声无息的释放开来。她已然雪白的满头发丝,攸忽兮已然一片乌黑,如同十六岁少女的健康色泽。

孙宁瞳孔微缩。

他已然达到二十五阶的精神力,对周遭一切的改变,可谓了如指掌。

公孙大娘竟然无形无迹的改变了一切。

她先是无声无息的粉碎了书宗五子布下的‘封’字结界,又无声无息的重新布置了一道隐形的巨大屏障,坚韧的不可思议。

孙宁直觉,哪怕自己全力出手,也不能撼动屏障分毫。

自己已经插翅难飞!

甚至于。

公孙大娘将周围的一切气息打出海面,又从大海上引来新鲜咸湿的空气,没有多也没有少,与方才对待,无声无息的就那么替换掉了。

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公孙大娘终于出声。

她的声音,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而且透着一股冰冷的恨意与杀机,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她的生死仇敌,非要碎尸万段才甘心。

“你偷学了我的浮光掠影剑,还骗取了我留下的剑意图?”

公孙大娘的目光,带着冰冷的杀机。

孙宁道:“白青想借助我修炼,我只是侥幸的在其中有所领悟罢了。若说偷学或者骗取,万万谈不上!”

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孙宁就感觉到了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杀机。

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是一阵发麻。

这是鬼王灵感真功给予他的极其危险的提示!

“我本来不想让书宗的人介入此事,不过对付那五个小东西的人既然是你,倒也省去我不少麻烦!”

公孙大娘冷漠的言语,像屠夫在磨刀石上嚯嚯磨刀的声音:“实话与大娘说,你是奉谁的命令,来阻止我打开这条空间通道?”

孙宁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同心阁剑侍要去窃取为梅聆乐治病的千年灵狐。

公孙大娘知道她是书宗的人,不想再让她活下去。

“晚辈只是机缘巧合到了这里,并没有奉任何人的命令!”

他一边说,一边飞快寻思脱身之法。

但这一次,孙宁失望了。

面对公孙大娘这么恐怖的敌人,用叮咚的话说,因为本金过高偿还能力几乎为零,连借贷系统都不愿借贷能够脱身的宝物。

怎么办!

孙宁心急如焚!

“空间通道,干系重大。你大约不知道,是我略施小计,泄露此秘闻于乾坤会长,他自以为机缘到来,穷尽心力,以乾坤会之力,搜寻整整十年,才算搜索齐备材料。我再苦心炼制一年余,耗费珍稀材料不知凡几,外加无数生灵的性命,连童男童女都抓了整整七万对,才炼制成功补天神球!”

公孙大娘双目之中,出现了两道螺旋状的红色光芒,往孙宁眼中突袭过去:“梅聆乐查了几年,都没有查到任何下落。没有足够的机缘和因果,不可能找到镇压大圣世界一部分气运的空间通道之前!”

说到这里,原先冷漠的声音,已然变得极是诱惑人心。似乎不听从她的话,就要大祸临头,令人身不由已的要去相信。

“孩子,你老老实实的告诉大娘,是什么让你寻到了这里?是一件法宝,还是某一门功法……说出来,大娘不仅饶你一命,还会让你登上当世巅峰……”

哗!

一股奇异的声音和气息,从芥子世界中的混沌神树上汹涌出来,令略略失神的孙宁,猛的回转心神。

“好厉害的精神攻击之术,我差点着了这老娘皮的道儿!”

孙宁心中一惊。

不容他说话,公孙大娘冰冷的声音已经再度传来:“连我的寸心魂波都能抵挡的住,原来你身上有一件至少达到上品道器级别的精神系法宝。那就死吧……大娘擒了你,再剥夺你的记忆,自然知晓一切!”

下一瞬,她右手成爪,轻轻一抓,低喝道:“给我抓住这小东西,去!”

一只直径近一米的白骨爪,飞快凝现。

周围的温度,骤然暴跌,比大圣世界最寒冷的冰山荒原,还要酷寒几分。。

一滴滴指甲盖大小的冰晶,弥漫在屏障内千丈之地,整齐排列,密密麻麻。

那是从海上吸纳来的湿咸空气中,携带的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