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三天里,敌军显得异常安静。

只到第三天夜里,萧南依旧坐在玄武鼎旁边凝神炼化着物灵。

小虫出走后,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倒是虹妹此刻却安逸的窝在萧南的大腿上。

虹妹上次也参加了战斗,而且还是正面对敌,它受了点伤,现在倒已痊愈。听荀悦说,虹妹的攻击力比她都要强上些许,上次歼灭的敌人也要比她多。

姜嫣此时也安静的坐在萧南身边打坐吸纳,她的两处伤势也已好的七七八八。

这几天萧南所炼化出来的物灵也全都融合到了她的魔法武技,技能上的增强无疑便会让她窜起更加强烈的好战之心。

夜近子时,巨大的轰鸣声突然传入洞内。

虹妹从萧南的大腿上蹿起,姜嫣也睁开了眼睛,对着萧南说道“他们又攻上来了。”

萧南显得极为平静,对她点了点头,站起活动着全身,然后很自然的就要去拥姜嫣那柔弱的腰肢。

旖旎在他怀中的姜嫣羞嗔道“这种事你倒是做得越来越顺手了。”

“你不愿意?”

姜嫣皱鼻噘嘴应道“嗯,不愿意!”

“哪你怎么不挣扎反抗?”

“哼,我要是挣扎反抗,你这会儿就贴在洞壁上了。”

“别,我可只想贴在你身上。”

他话音刚落,腰间便有疼痛传来,“疼疼疼,轻点,你掐轻点。”

正在此时,荀悦晃身而进,接着陆卫两人也跟了进来。

姜嫣用力推开萧南,手足无措,只觉脸颊似有火苗在窜动一般。

刚进入的三人也是表情怪异,片刻之后,荀悦才道“他们又攻上来了。”

萧南正欲开口,姜嫣却抢着道“走,我们出去看看。”说完就迈步到荀悦身前,挽着她的胳膊便往洞外走去。

“虹妹,走!”荀悦扭头对虹妹招手,虹妹闪身便到了她怀中。

萧南见陆、卫两人望着他的目光不善,便佯装笑颜问道“外面的情形怎样?有危机吗?”

两女阴着脸,几乎是同时转身。

“等等。”相隔数米,萧南跃起,落在两人身后,探出双手便搂住了两女的腰肢。

“别碰我。”陆渺莹先前见萧南和姜嫣的情形,虽不会开心,但也不至于有多恼怒。此时萧南的举动却让她点燃了她的骄横。

“你两就是要撕碎我,我也要碰。”萧南索性搂得更紧。

“我就想撕碎你,咬烂你,嚼碎你……。”陆渺莹气得咬牙切齿,但也仅此而已。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每次战斗我都没参加。”

“又不少你一个。”卫双灵想要拨开他的纠缠,却没有成功。

“放开。”她本想要呵斥,却因少了力道,显得像是在哀求。

“亲我一下我才放。”文新学堂

“呸!”两女同时发声,然后挣脱他的束缚,双双离去。

片刻的落寞,他只好又重回玄武鼎旁。

半个多时辰以后,四人再次回到萧南所在。

“情况如何?”萧南问道。

“他们攻不破我们的防线,不过这一次比上一次要激烈些。”陆渺莹在桌旁坐下应道。

“让他们攻就是,杀得好过瘾。”卫双灵边说边接过姜嫣递来的丹药。

“我姐姐说,如果不出意外,几处的援军,从明天起就可能陆续赶到。”荀悦一脸兴奋,想必是杀得尽兴。

陆渺莹掠了一下鬓发,淡淡开口道“敌人的援军已经到了,否则他们就不会发动这么猛烈的攻击。”

“我们兵分四组,半个时辰一轮换,地儿就这么大,看他们要打到什么时候。”荀悦深幽的绿眼睛闪烁着,似乎还沉浸在先前的杀戮当中。

这一仗一直打到第二天太阳高升才结束,伏魔军每组成员最少都轮防了三次。

反倒是陆渺莹、卫双灵等几个女子齐上和敌人拼杀了四次。

卫双灵端着一杯香茗递向萧南,口中温言道“你也歇会儿吧。坐在那儿都几个时辰了,也不起来动动。”

萧南那舍得耽误时间,接过茶杯大口饮下,“我这样可是一举两得,既是在修炼,又可以炼化出物灵。”

“可哪用得着你这么赶?没日没夜的。”卫双灵轻柔的开口道,其内心也满是对他的疼爱。

萧南展颜一笑,先扬眉,后故作凝重道“唉,没法子的事,谁叫我有这么大一家子人要照顾。”

众女闻言一愣,随即了然,各自的心中尽皆涌起一股暖意。只有陆渺莹哼呸出声,“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活该!”

另外三女不能接她这句话,只好保持尴尬的沉默。萧南则是不敢接她这句话。

陆渺莹可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结交的第一爱人。

午时过后,整个伏魔军的士卒都有些心躁难安,都在期盼援军的到来。

援军没等到,下午近三点的时候,敌军倒是再次向他们的所在发起了冲锋。

第一轮防御还没换下,陆渺莹等人就冲入了洞府。

最先开口的依然是小女孩儿般雀跃的荀悦,“萧南,我们的援军到了,山下打起来了,人很多,铺天盖地的,场景好大,攻上山的敌人也开始往山下折返了,我姐姐让我来问你,我们该怎么办?”

“派两组攻下山去,接应援军。留两组依旧做好防御,照顾好伤员。”萧南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满心欢喜,站起身把炼化出来的物灵和玄武鼎都收进来龙珠。

荀悦已经到洞外传递消息去了。

“走,我们也出去看看。”

几女伴着他一同走出了洞外。

一股浓郁的血腥和泥土混合出的气息直扑的鼻孔。

“萧统领,我们只派两组一千人往下冲吗?”荀千狐扭头问道。伏魔军全部整队,按组别整齐的立在这山坡之上,等待着荀千狐下令。

“嗯,就两组,冲下去狠狠的杀,再派一组人在半山腰观望,等待时机出击,尽量别让他们逃脱。留一组就在这山上待命。”

等萧南话音落,荀千狐便运行灵力把命令大声发布了下去。

一时间,一千多得令的士卒如滚石如洪流一般直往山下冲锋,喊杀声震天,掩盖了山下数万人遥遥传来的混战一处的激烈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