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切涨

听到刑只影的话,孙强眉头微微一皱:“只影,不要乱说话!”

杜凤则道:“就是,人家切垮切涨与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多嘴!”

程博却是看了对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然后指挥解石师傅将切成两半的原石继续切成小块小块的。

不过,依旧没有出绿。

三万多块钱就此打了水漂。

对此,程博并不在意,马上又让解石师傅切另外块。

这块原石在程博购买的二十三块原石中,体积最小,所以,程博让解石师傅在上面多开几个口子。

第一个口子没有出绿。

第二个口子也没有出绿。

但第三个口子却出绿了。

解石师傅接过助手递来的矿泉水,将表面给清洗干净,随即又拿来强光电筒对着出绿的切口照了照,对程博道:“恭喜先生这多半是个冰种翡翠,我建议先生按照这个切口继续扩大,这样避免切坏!”

“就按照你说的切吧!”

程博点点头。

孙强道:“恭喜你程博,冰种翡翠可是仅次于玻璃种,如果切出来的翡翠能打造一副镯子你就赚大了。”

一副冰种翡翠打造的镯子,至少得好几十万。

“运气好而已!”

程博笑笑。

一旁的刑只影却低声嘀咕道:“真是走了狗屎运!”

那个口子越开越大,显露出来的玉肉也就越来越多,大概用了半个小时,解石师傅将整块翡翠都解了出来,然后清洗过后,递给程博。

“恭喜您程先生,就这块冰种翡翠,你就将购买原石的一百多万给赚了回来!”依云见缝插针,向程博表示恭喜。

这块翡翠没有上次在奇石坊切出的那块冰种翡翠大,但至少也能卖一百五十万。

而这块原石的买价才一万多,可说是纯赚一百五十万。

“运气好而已!”

程博再次笑笑。

杜凤好奇问道:“这么一块翡翠就价值一百多万?”

孙强解释道:“不错,冰种翡翠已经称得上高品质的翡翠,一只冰种翡翠镯子好几十万,这块翡翠至少可制作四只手镯,就算叫价一百五十万也有人买!”

“哇,那他岂不是赚大了!”杜凤惊呼道。

就在这时。

第三块原石已经固定好,解石师傅又来征求程博的意见。

要切完二十多块原石得花不少时间,所以,程博也不再藏拙,拿起水笔,飞快在原石上画了几条线,然后让解石师傅按照那几条线开切。

“看来程博你对赌石颇有研究嘛!”孙强大有深意的道。

程博轻笑道:“随便画的,让你见笑了!”

孙强翻了翻白眼道:“随便画,你就不怕把里面的翡翠给切坏了?”

程博耸耸肩:“不怕,反正我已经赚了,就算切坏也无所谓!”

其实他心里在说,我有透视眼,怎么可能切坏。

“切,装逼!”

不知为何,刑只影看程博就是不顺眼,听到他的话,就忍不住想要怼他。

“嗤嗤!”

飞溅的石粉伴随着刺耳的声音。

“啪!”

很快,一小看原石就被切掉,然后露出了大面积的绿色,清洗过后,切面露出的绿却不纯粹,掺杂着白色、浅绿、深绿……

解石师傅判断这是一块花青绿,但体积却不会小,虽然不如之前的那块冰种翡翠,但也能赚十万以上。

看到程博又切涨了,周围的几个二代们,心中都生出了几分羡慕,隐隐有去买块原石来解石的冲动。

这次刑只影倒没有说怪话,因为他的脸被打疼了。

因为程博有画线,所以,仅仅用了二十分钟,整块翡翠就被解出,解石师傅给了个估价,大概在二十二万左右。

而这块原石的售价才八万多,又有十多万进账。

一时,孙强等人看向程博的眼神有些异样了,三块原石,一块大涨,一块小涨,这运气简直逆天了。

就在程博打算为第四块原石画线时,杜凤忽然道:“程博,能不能让我来画一下!”

“杜凤不要胡闹!”

孙强连忙制止。

“没关系,你来吧!”

程博径直将一支水笔塞给杜凤,对方朝孙强做了个鬼脸,就跑到那块原石上一阵乱画。

众人看了都有些哭笑不得。

解石师傅下意识看向了程博。

“就按照她画的切!”程博道。

“嗤嗤嗤!”

石粉与火花齐飞,这块原石飞快的被分解开来,可惜,没有出绿,切垮了。

而这块原石的售价达到了十多万。

看到没有出绿,杜凤很是失望。

第五块,也切垮了。

第六块,切出一块油青种,勉强与购买原石的钱持平,算不亏不赚。

第七块翡翠,大涨,切出了一个还比刚才的冰种大了数倍的翡翠,这块原石价值十五万,但切出的冰种翡翠,至少价值五百万以上。

这下,这群二代看向程博的眼神彻底不一样了,甚至杜凤看向他的眼神中还多了几分崇拜。

至于依云,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中微微犹豫,她就走到了赌石厅外,打了一个电话。

第八快原石和第九块原石接连切垮了。

同时,在第九块原石切垮的时候,云霄会所的负责人罗维带着两个人到来。

“罗总你好!”

程博微笑着和对方打招呼。

“原来是程先生,这些原石不会是你买的吧?”罗维笑问道。

“是我买的!”

罗维赞叹道:“想不到程先生赌术惊人,就连赌石都这么厉害!”

“罗总过奖,运气而已!”

程博谦虚道。

夏东阳与孙强则相视一望,都觉得程博越发的神秘,对方居然还会赌术。

“夏少你好!”

罗维又向夏东阳打了声招呼。

“你好罗总,这几位都是从省城来的朋友,我带他们来玩玩!”夏东阳十分得体的说道。

“那夏少快要玩得开心点,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双方简单寒暄后,就再次将精力放到了解石上。

第十块原石又切涨了,虽然翡翠的种水不高,但胜在体积大,切出的翡翠至少有五六公斤,价值在两百万上下。

接下来几个小时,还剩下最多一块原石没有切,十二快原石中又切涨了五块,切出的翡翠价值在两千万多万。

也就是说,二十二块原石,程博切出的翡翠已经十分接近三千万。

而他购买这些原石才花了一百万出头。

区区几个小时就赚了将近三千万,这群二代虽然不缺钱,但依旧十分的眼热。

“程先生你这些翡翠要卖不,如果要卖直接卖给我们会所怎么样?”

罗维提议道。

“好啊!”

程博直接答应下来,上次对方送了他一张金卡,将翡翠卖给他,算是还了他一个人情。

“去拿一份合约来!”

罗维马上对身后的人道。

开始切最后一块原石了。

程博拿起笔在上面画了几条线后,解石师傅就直接开切,切了二十二块原石,他的眼神中已经透出疲惫。

“嗤嗤!”

刺耳的声音不断响起。

一分钟,一面薄薄的石皮被切了下来,突然,解石师傅浑身一震,眼中疲惫之色尽消。

“快,给我水!”

他有些激动的喊道,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助手迅速递给他一瓶矿泉水,解石师傅则飞快的将水泼在切面上,然后将其擦干,迫不及待的拿过强光手电筒对着切面一照。

足足看了一分钟,才抬起头来,神色激动的道:“程先生,这多半是一块玻璃种!”

“我来看看!”。

孙强顾不得矜持,拿过强光手电筒,对着切面照去,切面中现绿的只有指甲那么大点,但照出的种水却纯净透明,绝对是玻璃种无假。

玻璃种可是翡翠中的极品翡翠的,哪怕一个玻璃种制作的戒面都需要上百万,由此可见玻璃种到底有多么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