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开出赌石专家

来参加这次缅甸公盘的以亚洲人为主,但也能见到不少欧美人。

公盘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人来,第一是公盘上的原石相对比较便宜,一些赌石的发烧友在知道公盘的消息,也会闻讯赶来。

其次,那就是原石的质量了。

就拿华夏内的原石来说,可是有着不少造假的,而且以国人的造假智慧,就算你是专家也有可能打眼,公盘上虽然不敢说没有造假的原石,但很少。

毕竟缅甸方也不想只办这一届,原石造假只会因小失大。

至于能够有资格进驻公盘的原石商,一般都不屑那点蝇头小利从而去造假。

倒是在公盘会场外,有不少当地的村民拿着原石来卖的,他们手上的原石都是从一些废矿内采集的,价格相对较便宜,如果抱着捡漏去买他们的原石,恐怕会亏得不要不要的。

公盘会场内的原石店,大大小小有数百家。

其中规模最大的有八家,每家的场地都达到了两千以上的平方。

据说,这八家原石商的背后,都是缅甸独霸一方的军阀。

而普通的原石店也就一百多个平方。

再大点的也有五六百多个平方。

而凡是在这些店里消费,都需要到指定的地方结账,而不是与店主进行直接交易。

程博李思思一行人在会场转悠了一大圈,差不多就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而这次缅甸公盘举办的时间是五天,时间上来说,还是比较宽裕的。

据说,在第三天晚上还有一场精品原石拍卖会。

那个拍卖会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去的,要么得到邀请,要么,在公盘上消费达到一千万,可以获得一张拍卖会的入场券。

“程博,我们什么时候出手啊?”

李思思有些心急的问道。

“跟我来!”

程博随意走进了一家规模只有一百个多个平米的原石店。

店里存放的原石并不多,只有两百多块,其中还有十多快开口露绿的。

这家原石店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妇,而且都是华夏人。

用眼神在这家店里扫视了一圈,程博心里就大概有数了,然后对李思思的助理道:“凡是我指到的原石都买下来!”

李思思的助理是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少妇,叫胡美岐,容貌一般,但显得颇为干练。

听到程博的话,她不由微微一愣。

接着,程博接连指了指十一块原石,然后道:“这些原石我们都要了!”

“程先生,你没有开玩笑?”

胡美岐看着程博问。

“你看我像和你开玩笑的吗?”

“程先生,你这样买原石怕是不妥吧?”

卫夯站出来说道,眼中隐隐透着几分不屑,在知道他们几个老玩家才九千万资金的使用权,程博这个毛头小子有两亿的使用权,他就已经心生不满。

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已,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于是继续开口,对李思思道:“李总,这位程先生完全就是胡来,他这么挑原石,就算有再大的资产都要赔个底朝天!”

闻言,李思思面上也浮现出了迟疑之色,看着程博道:“程博,要不,你多观察下,再做决定?”

“不用了!”

程博淡定的摆摆手:“就选这十几块原石,如果你相信我,那么我们就继续这么买,如果你不相信我,那我们之前的合约就当作废!”

李思思陷入了纠结与犹豫中,最后她还是选择相信程博,于是道:“美岐,就按照程先生的吩咐做!”

“李总,你这么做有些草率了吧?”

卫夯见状,很是不满的道:“就那这样的毛头小子懂什么原石,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糊弄了!”

“李总,你请这位卫先生花了多少钱?”

程博开口问。

“五十万!”

李思思道。

“让他滚蛋吧!”

程博直接道,卫夯提意见他不说说什么,但傻子都看得出来对方在针对他,大盛珠宝他也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相当于这个卫夯收了他的钱,还在这里一个劲的怼他这个老板。

并且有他在,这个卫夯本来就是多余的,这也是他让对方直接滚蛋的原因。

李思思既然选择了相信程博,便毫不犹豫的向对方道:“卫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次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剩余的款项等回到农阳,我会让人全部打到你的账户上!”

听到李思思的话,卫夯不由愣住了,他完全不敢相信,就因为程博的一句话,李思思就要把他给赶走。

“好!很好!李总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卫夯恶狠狠的瞪了眼程博,就拂袖而去。

十一块原石共计十五万三千元,相对华夏来说,便宜了许多。

会场有临时的仓库出租服务,如果需要大量购买原石,可以在这里租一个仓库,将买下的原石存放进去。

完成付款后,又在会场内租了一个仓库。

紧接着,程博又进入了第二家原石店,然后直接买下三十多块原石。

很快,就到了中午,程博已经花掉了五千多万,这花钱的速度,看得李思思李忠伟等人都心惊胆颤的。

“先去吃饭!下午继续!”

程博挥挥手道。

“好!”

神情有些恍惚的李思思下意识点点头,说实话,看着程博这般疯狂的购买行为,她心里就如同挂了十五只掉水桶,七上八下的。

见状,程博暗感满意,李思思虽然担心,但却没有阻止他。

所以,在下午,他决定给对方一定的信心。

吃过午饭,一行人又来到了一家原石店。

程博直接指了指一块原石,说道:“买下来切开!”

店里也有专门解石的。

二十分钟后,这块篮球大小的原石被解开,却开出了一块价值200多万的冰种翡翠,而这块原石的价格不过区区两万。

“神了!这简直神了!”

李忠伟忍不住喊道,看向程博的目光满是崇拜。

而李思思心中的担心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要不再切一块?”

程博笑眯眯的问李思思。

“不!不用了!”

李思思脸颊一红,显然知道程博看穿了她的心思。

“没事,那就再切一块!”

于是,程博又随意指了一块原石让美岐买来切开,结果,开出的翡翠依旧品质不错,价值在一百五十多万,而那块原石的价格才一万出头。

因为程博接连切出两块翡翠,这家店里的人气顿时好了许多。

随后,程博又在这家店里买了六块原石,才离开前往另外一家店。

到傍晚。

程博又花掉了八千万。

一天下来,他花了将近一点三亿。

这样的豪举让主办方注意到了这群来自农阳一个小城市的珠宝商。

于是,当晚,就有主办方送了五张拍卖会的入场券来。

第二日。

程博再次疯狂买原石,花得更狠,直接将剩下的钱都给花完了。

对此,李思思是半点意见都没有,因为,在昨天晚上,李思思命李忠伟带人去仓库内取了几块原石切开。

切了五块原石,结果四块原石内都有翡翠。

回到酒店,李忠伟就将这个消息向李思思汇报了,李思思才算彻底安心,但更多的是激动,如果这次买下的原石,不需要有百分之八十的切涨率,就算能保持百分之五十,大盛珠宝都能赚翻。

因此,在第二天,她直接将剩下资金的使用权都交给了程博,至于另外位赌石师,也没有什么意见,因为,李思思直接给他加了二十万的薪水。

什么都不做,只需跟着走一趟就有七十万的收入,他还能说什么。

转眼,就到了公盘大会的第三天。

今天到场的人更多了。

大盛珠宝的资金已经用完,那么今天就该他为自己赚钱了。

于是,程博找上了最大的一家原石商,提出需要他们开放仓库让他进行挑选。

一开始对方是拒绝的。

但他承诺,他的这次消费不会少于一亿。

对方自然是欣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