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凌枭升

缅甸东西部密林深处,有一座小镇,这座小镇没有名字,但在镇上却可以不时看到三五个穿着迷彩服背着AK47的缅甸士兵嬉笑怒骂的走过。

这座小镇受到缅甸出名的大毒枭凌枭升控制,在这座镇上,他养了一千多名私人武装,其实力已经不弱于缅甸一般的军阀。

凌枭升不是缅甸人,他来自华夏南云省,曾经在华夏国内犯下一起骇人听闻的灭门惨案,后来被当地的安保局追捕,但他却成功将追铺他的一名化劲武者和三名暗劲武者反杀,逃入了缅甸境内。

来到缅甸后,他投靠了本地的一个大毒枭,因为他一身高超的武艺,那个大毒枭很是欣赏他,不仅将他提拔为他的贴身保镖,更将他的女儿嫁给了他。

在那个大毒枭死后,在大毒枭女儿的支持下,他成功继承了大毒枭的所有产业。

一开始,底下有不少人都不服气,蛰伏多年的凌枭升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短短一个星期,那些反对他的人全部以各种各样的意外死掉,一时,令不少人阵阵胆寒,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大毒枭的手下们都臣服于他,再也没有人敢反抗他。

在随后的数年内,凌枭升将他的生意不断发展壮大,甚至有了东南亚第一毒枭的称号。

因为惜命,凌枭升不惜养了大批武装人员来保护他。

这日。

这座没有名字的小镇来了两个华夏人。

这两个华夏人一个有两米多高,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另外个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一高一矮,一壮一弱,很是引人注目。

所以,这两人一到来,就被一群士兵发现,然后狠狠抬起枪口对准了他们。

“我们要见凌枭升,带我们去见他!”

娇小的女子开口了,用的是缅甸语。

“举起手来!”

可那群士兵根本就不理会她,同时,不少士兵都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她,恨不得撕掉她的衣服,将她扑倒在地。

“找死!”

感受到这些士兵的眼中的恶念,娇小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屈指一弹,顿时就有一股淡蓝色的烟雾飘散看来。

高壮男子见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戏虐的可怜。

果然在下一刻,围住他们的士兵纷纷感到身上奇痒难耐,纷纷伸手去挠,但一抓之下,他们却惊骇的发现,他们的皮肤就好似豆腐一般,居然被轻易抓破。

但那种奇痒却越来越剧烈,很快,这群士兵就倒在地上满地打滚,惨叫不已。

这一幕,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凌枭升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命人去将那对男女给请了过来。

当年逃到缅甸来时,他都拥有宗师层次的修为,在缅甸多年,即使赚取了再多的钱他也没有停止过练武,更秘密收集到了不少的武功秘籍和各种练武用的药材,因此,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中期。

此刻的凌枭升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唐装,梳着中分头,戴着一副名贵眼镜,捧着一本书靠坐在真皮沙发上,身上居然透出一股儒雅的味道。

如果换个地方,绝对不会有人将他与大毒枭凌枭升联系到一起,所谓的大奸似忠就是用来形容他这样的人。

看着被带进来的一男一女。

凌枭升身躯微微一震,但很快就恢复了淡定,因为,这两人居然是两个武道大宗师。

虽然这两人都只是大宗师初期,但给他的感觉都异常的危险。

如果全力搏杀,他或许能杀掉其中一个,但二人联手,他必败无疑。

下一刻,凌枭升面带微笑道:“二位请坐!”

“上茶!”

“两位朋友不知找凌某人有何事?”凌枭升面色凝重的问道。

“我们需要凌先生帮我们杀一个人!”

高壮男子瓮声瓮气的开口道。

闻言,凌枭升不由露出几分惊疑不定之色:“以二位的实力要杀一个人还不容易吗?哪里用得着凌某人,再说,凌某人与二位素不相识,凭什么帮你们杀人!”

这二人实力虽然厉害,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他养的私人武装又不是吃素的,现在,至少有十支以上的狙击枪瞄准了这两人。

但令凌枭升佩服的是,这两人明明知道被狙击枪瞄准,居然还是一副面不改色。

至于他们为什么知道,很简单,大宗师对危险的感应力超常,他多次遭遇暗杀,只要有枪口瞄准他,他马上就会生出感应。

“咯咯,就凭我们是地组的人,凌先生这个忙你不帮也得帮!”娇小女子轻笑道,语气中却透着强大的自信。

听到“地组”的字眼,凌枭升的双眼陡然一缩。

在华夏国有三大组织,分别是天组,地组和人组。

当年他杀死的安保局武者就是人组下面的三大机构之一。

人组主要负责华夏国内,地组则负责国外,所以,在国外,地组的名气更大,威慑力也更强,而且,地组的成员全部都是由大宗师组成的,并且这些大宗师都拥有他们的独门绝技。

至于天组很神秘,他们一般担任华夏高层的暗中保镖,总是会将威胁扼杀于发生前。

据说天组中的人实力都达到了天境。

但他们只保护大人物,所以,他们的威慑力反而不如地组。

凌枭升毕竟是纵横东南亚的大毒枭,怎么会被对方两句话就吓得就范,所以沉声道:“我与你们地组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想要以这种方式让我替你们做事,我凌某人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

娇小女子再道:“凌枭升,你逃在缅甸来,曾经杀死人组安保局的四名成员,就凭这个,我们地组就可以出动将你击杀,你虽然是大宗师,外面也有千名私人武装,但对我们地组来说却算不得什么,最多出动十名队员,就能将你给绞杀得干干净净!”

“呵呵!”

凌枭升怒极而笑:“在我的地盘上,你们居然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威胁我,难道就不怕我把你们留下吗?再说,在我手下讨饭吃的人可有不少,信不信我一个命令,他们就能在华夏境内制造几场恐怖事件,到那时这样的后果,你们地组也承担不起吧!”

闻言,地组的两人脸色都是一变。

但马上,身材娇小的女子就露出了笑容:“凌先生,你不必虚张声势,你不敢这么做的,如果你真这么做了,我国政府绝对不会容忍你的存在!”

凌枭升笑笑:“我的确不会轻易这么做!凌某人只是告诉二位,谈合作可以,但不要欺人太甚!”

“凌先生能取得今日的成就,果然不凡!”娇小女子轻叹,随即正色道:“凌先生,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就不和你拐弯抹角,只要你帮助我们杀掉那个人,以后,只要你们不做出过份的事情来,我们地组都不会来找你麻烦,而且,你的老母亲还在南云境内吧,我们可以想办法帮你把她送到缅甸来如何?”

闻言,凌枭升不由大为心动。

他这些年虽然通过各种渠道给老娘送钱,但他却不敢去接她,因为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第二,在他老娘的四周一直有着安保局的人进行监视。

除非他亲自出动,否则很难把她接出来,而他亲自出动就更加不可能,一旦他进入华夏境内,被发现,地组的人绝对会对他展开追杀。

现在,得到了地组的承诺,他的确十分的心动。

“杀谁!”

犹豫半晌,凌枭升就做出了决定。

“这是他的照片!”

娇小女子将一张照片递给凌枭升,并继续道:“今日,他将从仰光启程,乘坐一辆装着原石的卡车从五十里外路过,你可以在那里设伏,我们的人会隐藏在暗中,如果你失败,我们也会出手!”

看着照片上的俊美青年,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凌枭升想不到地组的人为何会杀他,不过,他管不了那么多,双眼眯了眯道:“好!希望你们能遵守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