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休想逃跑

至于父母的师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晓。

对此,程博隐隐觉得不妥,但却无法说出阻止的话来,最后也只能听之任之。

逛完街。

程博就和穆俊牵手来到了酒店,至于来酒店做什么,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次日。

程博收到了来自杭川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当然,以他的成绩,杭川大学不录取他才有怪事。

因为这几天有些疏远赵晴和马真真,所以,他也先后将她们约出来四处游玩了一番,期间,他询问到赵晴报考的哪座学校,但对方却不肯说。

后来他问及马真真,对方却是神秘一笑,也不肯告诉他。

一时,他不由暗道,难道这两女都是约好的吗?

市委大院,二号别墅内。

赵晴委屈的看着母亲,态度坚决的道:“妈,我不要出国!”

她也报考了杭川大学,但却在拿到通知的书那天,还收到了米国斯坦福大学的入学邀请书。

斯坦福大学是世界级的名校,如果她和程博没有恋爱,她自然是乐意去那边念书,但现在,她正和程博打得火热,根本就不愿意出国。

张妈妈语重心沉的道:“小晴,你知道为了把你送到斯坦福你舅舅费了多大的力气吗?你不去,我怎么和你舅舅交代!”

赵晴知道,如果一个劲的硬顶肯定没用,心中一动,说道:“妈妈,国外有什么好的,语言不通不说,而且我也不喜欢吃西餐,最主要的是,我舍不得你和爸爸还有外公爷,妈妈,你和爸爸就忍心把女儿送到国外去受苦吗?”

听到女儿的话,张妈妈眼中的确闪过不舍,但想到女儿的未来,于是狠心道:“小晴你放心,我已经给你请了个外教专门训练你的口语,你不喜欢吃西餐,也没关系,我让你舅舅专门给你安排个厨师,你爸爸因为身份的原因很难出国,但妈妈保证,每过半年,就来米国看你一次。”

赵晴傻眼了,几个借口居然一个都没有用上,看来自己的老妈是铁了心要把她送出国。

“我不管,总之我不会出国!”

丢下一句话,赵晴就跑回了房间,心中郁闷得要死。

当晚,赵震山归来,赵晴企图说服他,让母亲放弃送她出国的想法。

“小晴,送你出国,爸妈都是为了你好!”

赵震山沉声道。

“爸,我不要,我听说米国枪支泛滥,你就不怕你女儿在那边遇到危险!”赵晴又拿出一个新的借口,这可是她一个下午想出来的。

“说的也是!”

赵震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样,我会让你大舅给你安排两个保镖,暗中保护你!”

赵晴再次傻眼,同时,她也知道,想要说服父亲是不可能了,那么,最后就只有说动爷爷,让他出马方才有可能让父母改变主意。

张老头倒是答应了外孙女的请求,但在和赵震山单独聊过后,则同意了赵震山夫妻的安排。

赵震山只说了一句话“小晴在和某个小子在谈恋爱”。

听到这句话,张老头就直接同意了下来,他孙女还小,怎么能被那些坏小子给骗走,直到出国后,他才偶然知道,和赵晴谈恋爱的是程博,直把张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差点将赵震山给胖揍一顿。

数日时间一晃而过。

新买下的大楼有些地方实在太破,所以,还需要装修一番,才能将公司搬过去。

当晚。

安小云家中的卧室内。

一番大战后的二人亲密的贴靠在一起。

忽然,安小云幽幽道:“最近我的别墅附近多了一些陌生的武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吴家的人!”

闻言,程博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要不要把他们给拿下!”

“不能动他们,否则会打草惊蛇!”

安小云摇头道。

京都,吴家,书房内。

青年秘书匆匆而来,向吴勇深汇报道:“老板,缅甸那边传回消息了,在凌枭升派人去伏击安小云前,二少同个小队的毒蝎和狂虎曾经拜访过凌枭升,同时,我们还查到,在仰光酒店内,二少爷曾经被安小云的小姘头给打成重伤,在二少爷重伤不久,他的四个队友就向二少爷所在的小城汇聚,因此,我判断,应该是二少爷吃了亏,想要找他的队员来报复安小云和她的姘头,结果,报仇不成,反被安小云他们杀掉,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二少爷的四个队员都选择隐瞒了真相!”

吴勇深声音低沉道:“不管死活,都要找到尸体,还有,给我约见安东强,我需要安家给我一个交代,还有,马上派人去农阳,暂时不要动手,只需监视安小云他们,不让他们跑路就是!”

安家,曾经也是华夏顶尖家族中的一批,但这些年却是逐渐没落了,安老爷子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如今执掌安家大权的正是安小云的大哥安东强。

听到秘书的汇报,安东强不由微微一愣,吴勇深居然要见他,而且就在今晚。

他和吴勇深的年龄差不多,但他和吴勇深却无法比较,差距太大。

尤其是安小云离家出走后,安家和吴家的关系就慢慢变淡了。

一个小时后,某家隐秘的会所内,安东强和吴勇深见面了。

看着吴勇深那张阴沉的脸颊,安东强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吴勇深有个“笑面虎”的绰号,就算对某个人再不满,他也会面带微笑。

现在的他却脸色阴沉,肯定发生了某种超过他容忍的事。

“勇深兄,不知深夜召唤,有何吩咐?”

安东强放低了姿态询问。

“嘿嘿!你们安家真是好样的!”

吴勇深阴测测的道。

顿时,安东强心中一个咯噔,只是任他搜肠刮肚都没有想到对方话中蕴含着什么暗意。

“勇深兄到底是什么事,如果真是我安家做错了,我可以向你道歉!”

“嘭!”

吴勇深重重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哼!你安家的安小云真是好样的,现在我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玉风被安小云杀害了!”

安东强惊呼道:“不可能!她才宗师层次,怎么可能杀得了玉风!是不是搞错了!”

“这事,你们安家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别怪吴家和你们安家开战!”说话间,吴勇深眼中却有凶光在闪烁。

安东强惊慌道:“勇深兄不要冲动,如果事情真是我们安小云所为,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内,你不能给我满意的结果,你就等着迎接吴家的怒火吧!”

话音一落,吴勇深就起身离去,只留下脸色变幻不断的安东强。

沉默半晌,安东强才发出一声爆喝:“安小云,你这个混账!”

接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安小云的电话,直接问道:“安小云,吴玉风是不是你杀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混账!你怎么能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吴勇深刚来找了我!”

“是吗,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又不是安家的人了!”

安东强吼道:“安小云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任性,给我们安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吗?或许整个安家都会因为你遭到毁灭,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来京都认罪,不要想着逃跑,你逃不了的!”

“啪!”

安小云挂掉了电话。

等安小云拿着电话回到房间,程博问道:“谁的电话?”

“没事,安家的电话,不用理会!”安小云淡淡的摆摆手,忽然,她主动缠上了程博,一时,房间内又是一阵风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