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你没事我有事啊

“小兄弟,你看起来很疯狂!是不是不要命了?”

“你可想清楚了,钱没了可以再赚,肾没了,可就真的没有了!”

夏家小弟的疯狂行为,成功博到了不少人的眼球。不少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你们糊涂,你们不懂!肾不在多,够用就好。真的错过了这次赚钱的机会,你们的老婆也不会原谅你们的。”夏家小弟趾高气昂,不可一世。

“这……这是什么神仙想法?”现场的所有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刚才谁要卖肾?来我这里,价格从高,三分钟无痛手术,包你昨晚能正常生活。”一个干瘪猥琐的人突然出现,夏家小弟大喜。

夏家小弟:“快快,我要卖肾!我决定了,两个都卖了。”

不一会儿,夏家小弟捂着腰走了出来,他把20万元钱砸在程博面前,十分理直气壮。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程博笑的差点没岔过气去。“还有没有下注的?抓紧时间了哈!”

“请不要关闭盘口。”

“我们也要卖肾!”

一大群人疯狂的涌入到了猥琐男所在的地方。古董店出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来来往往全是捂着腰的人。很多人甚至把全身的家当全卖了,只剩下一个大裤衩子。

夏流:“敦叔,我跟你商量个事呗!”

夏侯敦:“公子,什么事您请说,以您的身份,还用得着跟我商量吗?”

夏流:“我……我也卖肾。反正我现在,有肾也没什么鸟用。”

夏侯敦:“啊?公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夏流:“他们都赚钱,我心痒难耐啊!”

夏侯敦:“可是公子您忘了吗?您可是夏家的少爷,腰缠万贯,不需要卖肾的!”

“可是……可是我刚才已经把所有的钱投进去了。现在没钱了。”夏流可怜巴巴的看着夏侯敦。

“那个,我身上还有五个亿的存款。公子你先用用吧!”夏侯敦忍痛掏出了一张支票。

夏流:“敦叔,你真好!Mua!”

“为公子做事是应该的!”夏流顺势给了夏侯敦一个香吻,喜得夏侯敦喜不自胜,觉得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夏流:“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爸交给我管理的是不是还有一个流海公司吗?先贱卖了,等转到了双倍的钱,再高价买回来。这波不亏!”

夏侯敦:“公子,万万不可啊!平时这些小钱,玩玩也就罢了。要是流海公司真的出了问题,老爷会打死你的!”

“我不管,我就是要变卖!打死我,他打我打的还不够多吗?我早就不怕了!何况这次我要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经商鬼才!”夏流说干就干,立刻拨出了电话。

他的办事效率很快,不一会就凑到了200亿。夏侯敦阻止不了,只能把目光死死的盯着程博,心想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

“下流兄,流弊!”程博肃然起敬,她突然觉得,夏流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如果不是唐馨语在场,程博真想冲上去给夏流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你等着,你以为这样就算了?我不会如此轻易的让你好过的!犹豫再三,我还是觉得我把肾卖了。不要关闭盘口,我马上回来。”夏流飞一般的卖掉了肾,飞一般的跑了回来。

程博低声对着唐馨语说道:“馨语,整理一下,看看各自压了多少钱?”

唐馨语:“早就计算好了。我看了看,夏流压了225亿零20万,这个店长压了5个亿……在加上其他人压得……总共是666亿。而压我们胜的目前一个都没有!”

程博:“666个亿够了吗?”

“够了,完全够了!程博,真的要是成功了的话,我们唐家不但可以起死回生,还可以反败为胜啊!”唐馨语眼里掩饰不住的激动,当然还有掩饰不住的担忧。

程博:“那基本上是稳了。等我好消息吧!”

唐馨语:“希望如此吧!”

程博没有解释,因为他很快就会用事实证明一切。

“如果没有下注的……那么,我们的表演就开始了!”程博滑稽一笑。

“还表演?你是不知道死字是什么写的吗?看夏家人怎么虐你!”众人都押了程博输,自然全部都站在了夏家这一边,程博当然也不在意。

“等等,我还没有下注!”萧婉柔在这时,却突然走了出来。

“夏夫人,你们夏家已经下过注了。你还要再加注吗?”面对萧婉柔,程博表情复杂,他特意把“夏夫人”三个字咬的很重,希望能从萧婉柔脸上看到什么。

但是他失望了,萧婉柔除了很冷淡外,什么都没有。

萧婉柔:“怎么?他们都可以下注,我不可以?”

“当然可以,那你下吧!”程博低下了头。

萧婉柔:“5个亿!”

“夏家加注5个亿!”萧老师啊萧老师,果然这个时候还想帮着夏家踩我一脚吗?你真的变了!

程博心里很不是滋味。

萧婉柔:“我想你搞错了!你代表的是我个人而来,我不代表夏家!”

程博:“有什么区别吗?”

“这五个亿是我自己的钱,而且,我押的不是你输,而是你赢!”萧婉柔用一种极其冷淡的语气说出这话,却在程博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

程博的面部表情,是哭还是笑?没人知道。唐馨语面色复杂,什么都没有说。

夏流:“萧婉柔,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你想帮这个小子,怕他还不了这么多钱对吗?”

“什么这边那边的?我萧婉柔做事,不需要征得任何人同意。”萧婉柔眉头一挑。

“你……”贱婢,回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流语塞,众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暗暗揣度。

程博:“夏夫人,我想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是否可以改注?”

“开不起盘口不别开啊!改注?想都别想!”萧婉柔甩头离开,程博的眼泪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怎了?感动了?你怎么不上去抱住她啊?”唐馨语很是吃味,醋意十足。

程博:“不是,馨语,你误会了!”

唐馨语:“你还想瞒我,我知道你放心不下她,但是这也太过分了吧!枉我那么相信你,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馨语,你听我解释啊!你想,他押我们胜押了5亿,到时候按照1赔200的赔率,就是1000亿。我们这么多钱加起来,还不都赔!”程博内心深处几乎绝望。

他当初敢开这个盘口,就是料定没人敢接盘,千算万算没算到萧婉柔会来这么一手。

“这……这……对不起程博,我误会你了。”唐馨语也愣住了。

要不要故意输了?输了666个亿总比输了1000亿划算,不行,这样的话,小弟弟不保。而且,输给萧婉柔,总比输给这群无良的人好。

程博抱头深思,很快就做出了决断。

“喂,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可以开始了!”夏家小弟十分激动,马上就可以拿到双倍的报酬。

“准备好了,你们来吧!”程博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夏家小弟:“事先说好,你可不要躲,害得我踢空,那样就算你输!”

程博:“绝对不躲,多了我就当场认你做爹!”

系统:“宿主启用铁档功第一层,裆部硬度增加百分之百,宿主启用了强肾秘术,裆部硬度增加百分之百。双重效果之下,当前裆部硬度为百分之二百。”

哈哈哈,双重硬度。想废都难!程博突然找到了一种舍我其谁的感觉。

“非常好。果然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夏家小弟满意的笑了笑!

他不再犹豫,卯足了劲,一口气向程博的裆部踹了过来。

咔嚓!似乎是蛋碎的声音!

程博:“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听到这听音,好像我什么都没有挡住?妈呀,我没脸见人了,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垃圾系统,什么铁档功,什么强肾术,都是骗人的!”

系统:“这个锅让我背?怪我喽?你功夫没练到家而已!”

程博捂着脸痛哭起来。

“程博,你没事吧?我就知道这样不行,你还偏要逞强。”唐馨语急忙检查程博的身体,这是她最关心的事情,她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程博:“咦?我好想……没事!奇怪,刚才明明听到了声音,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没事……我TM有事啊!我腿骨碎了。嗷呜……疼死我了!妈妈呀!我要挂了!”夏家小弟抱着大腿,大声哀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