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下去吧!我们不需要剽窃犯唱歌!”

“就是!滚下去!”

“剽窃犯滚下去!”

一开始还只是那一桌的客人在喊,渐渐,周围的客人也跟着加入其中。

站在舞台上,听着台下的喊叫声,程博眉头不由皱了皱,对着话筒道:“对于这件事,我只有一句话,到底真相是什么,过段时间大家都会知晓!”

“你他妈少在那里糊弄人,滚下去!”

最先喊出程博是剽窃犯的那个青年大骂时,抓起一个酒瓶就朝着台上的程博砸去。

“程博!”

“小心!”

站在舞台边的张海乐和黄珍珍看到飞向程博的酒瓶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那名青年扔的很准,眼看酒瓶就要砸在程博额头上,不少人似乎都看到了他头破血流的下场。

赵昊笑得更加得意了,那几个青年都是他的好哥们儿。

但就在这时。

程博突然抬起手,将啤酒瓶给抓在了手中,然后眼神凌厉的看向扔酒瓶的青年。

“看什么看?扔的就是你这样的剽窃犯!”

对方被程博看得有些发毛,有些恼怒的再次抓起一个酒瓶朝着台上的程博砸去。

酒瓶从几座客人的头顶飞过,飞到了舞台上程博的面前,但他再次探手,轻松将酒瓶接在了手中。

看到程博又接住了酒瓶,宋月阳不由有些傻眼。

就在这时,程博将酒瓶放在了舞台上,同时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吉他,缓缓站起,但他的双眼却锁定了那名青年宋月阳。

“他要干什么?”

不知为何,宋月阳心里有些发寒。

就在这时,程博动了。

酒吧内的众人只感舞台上人影一闪,程博就消失不见了。

却是他直接从舞台上掠过,落在了四米外的一张卡座上,右脚在桌面一踩,整个人再次飞掠而起,直接掠过两张卡座,稳稳的落在宋月阳五个人的卡座前。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程博,宋月阳以及他的四个同伴都有些惊呆了,要知道舞台离他们的位置可是有七八米的距离啊,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家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啪!”

程博直接抬起手掌扇在宋月阳的脸上,响亮的耳光声在整个酒吧回荡,不少客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兴奋的盯着这一幕,不得不说,喜欢来酒吧玩的人,神经都要比一般人粗大不少。

“我擦你妈,居然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宋月阳被打蒙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程博居然敢打他,随即而来却是无边的怒火,挥拳就朝着程博的脸颊狠狠砸去!

其实说来,宋月阳的身形十分壮硕魁梧,一米八八的个儿光是站在那里都很有威慑性,反观只有一米七八的程博就显得柔弱了不少。

因此,大家都认为程博会被揍得很惨!

二楼上的王勇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对不远处的服务生喊道:“快,去叫大林和石头进来!”

大林和石头都是酒吧的保安,都是退伍兵。

“啪!”

就在宋月阳的拳头即将砸在程博脸上时,他又抬起了手,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拳头,然后用力收紧。

顿时,宋月阳就感觉拳头上一阵阵刺痛传来,就好似要将他的拳头给捏碎一般!

“放……放开我!”

“啪!”

程博抬起另外一只手扇出,扇在宋月阳的另外一边脸颊上,这次他用力更大,所以,宋月阳直接被他扇飞,落在了两米之外。

“尼玛,这么壮的一个人居然被一巴掌抽飞?”

看到这一幕,酒吧里的客人都瞪大了眼睛。

就在这时,宋月阳同桌的一个青年突然抓起酒吧朝程博脑袋砸来。

“小心!”

有人喊道。

但程博就好似身后长了眼睛一般,脑袋一偏,就使得对方的酒瓶落空,同手,一条手臂反砸而出,嘭的声抽中对方胸膛,然后,对方就飞了出去。

“妈的,一起上弄死他!”

从地上站起的宋月阳彻底大怒了,咆哮着向程博冲来。

程博见状,双眼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一抹凌厉,身形微蹲,摆出了咏春拳中的起手式。

“啊,给老子去死!”

大叫着的宋月阳加速冲向程博,手中的拳头更是夹带着一股恶风狠狠砸来,同时,另外三人也纷纷抓起酒瓶冲来。

“啪!”

程博双手微抬,就架住了宋月阳的拳头,然后一绞一推,对方就踉跄后退,同时,程博在将宋月阳推开时,右脚接连踢出,直接踢中两名偷袭他青年的两腿,剧烈的疼痛直接使得他们闷哼着蹲了下去。

同时,程博一个错身,又一次避开了一个飞来的酒瓶,为了避免酒瓶造成无伤,他伸手一揽,将酒瓶放到了桌上,随即扭身回击。

只见他双拳如同闪电般击打在那名青年胸膛,发出一连串的撞击声,当他收拳时,那名青年直接软瘫在了地上。

“我去!这是在拍电影吗?”

见证了这一幕的客人们,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一对五,却是短短几秒间,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张海乐和黄珍珍看到程博干脆利落的打败五人,脸上神情都是一松,赵昊的神情却是一凛,心中对程博多了几分惧意。

这次宋月阳没有再敢冲上来,因为他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程博的对手。

微微犹豫,他朝着程博喊道:“小子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看着狼狈离去的宋月阳等人,程博没有说什么,转身向舞台上走去,再次将吉他挂在了脖子上,对着话筒若无其事的道:“一首《蓝莲花》送给大家!”

王勇笑了:“这小子真是心大,刚打了一架,就若无其事的跑去唱歌!”

“噗嗤!”

张海乐也忍不住笑了:“可不是吗,就他那淡定的表情真不敢相信他还是个高中生!”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首先响起的不是吉他声,而是程博的歌声,吉他声紧跟着介入,第二句歌词也跟着响起: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的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这几句歌词一出现,顿时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和心,尤其是张海乐不由一愣,随即忍不住暗道:“这首歌和《曾经的你》简直就是一脉相承,而且质量完全不下与《曾经的你》!”

“这小子,简直就是妖孽啊!”王勇也发出感叹。

赵昊的脸色则更加的难看了!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这句歌词唱出,所有人都是心间一颤,仿佛看到了冰天雪地中那一朵绽放的蓝莲花。

不得不说在使用了高级歌唱技能后,程博对嗓音气息乃至技巧的运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所以,这首歌的感染力已经远远超过他以前演唱过的所有歌。

所以,一曲唱罢,许多客人都还沉浸在歌声的余韵之中。

接着,稀疏的掌声响起,再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拍掌。

“谢谢大家,下面一首《斑马斑马》带给大家!”

程博轻轻拨动琴弦,一串轻柔动听的琴音从他指间流淌而出: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

静静听着程博安静的演唱,张海乐再次感叹,这首歌虽然与董小姐有不小的差别,但绝对只有一个作者才能写出,就凭这点,她就可以认定程博没有剽窃。

这首歌让大家有些小悲伤。

但程博的第三首歌,直接让酒吧内的气氛变得火热起来: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

时而宁静时而疯狂

…………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狂风一样舞蹈

……

心生呼啸

飞得更高

一首《飞得更高》演唱完毕,程博就退下了舞台,送他的却是无比热烈的掌声。。

“好小子,干得好!”

一见到程博下台,王勇就激动的拍在他肩膀上,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就凭今晚的三首歌,只要稍微懂行的都知道,之前的那几首歌程博不可能是剽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