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汇合

这一回

与冰的大招对轰,开辟出虫洞,纯属意料之外。

万幸的是,黑洞距离虫洞极为遥远,施加过来的磅礴引力大幅削弱,忍界只损失了方圆十公里土地,质量虽说得有上千万乃至上亿吨,但总还能接受。

可是,下回呢

下下回,下下下回呢

假设碰撞真的造出了一个直达黑洞,或是中子星,或是超新星爆发,或是存在x身边,或是某些未知天体附近的虫洞

那么,忍界星球拿什么抵挡

拿什么,避免被碾成尘埃的命运

战争,该结束了,不能再打下去了。

至少,在他变得更强,能秒杀冰之前

与冰的交手,要尽量避免。

想着想着,雷洛的表情愈发严肃,他真心不希望忍界玩完,而就目前看来,继续和冰激战,毫无顾忌的进行大招对撞,造出更多虫洞

那么世界毁灭的几率,切实存在。

轰轰轰轰轰轰轰

忽然间,剧烈的轰鸣响起,雷洛回过神,先是与纲手对视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四周,就见无穷无尽的物体从高空坠落,像是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是虫洞要消失了吗

视线重新投向虫洞,发现那黑球越来越小,此刻只剩米粒大小,散发黯淡荧光,雷洛微微一怔,大脑在急速转动中,甩手扔出一柄苦无。

这一发苦无,充斥时间之力,是他原本打算试探白洞的性质,解救纲手的底牌,但在此时此刻,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将其扔了过去。

也许是直觉还是第六感

总之,雷洛没想太多。

他只是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这种念头,非常强烈。

时停。

唰的一瞬间,灰色小圆球出现,把米粒大的白洞笼罩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或许是能量不足,虫洞附近的空间曲率已经恢复正常。

苦无,并未出现缩小的现象。

凝神观望着被时间静止禁锢的虫洞,一秒,两秒,三秒时间缓缓流逝,雷洛一边计算,一边等待,想仔细看看,虫洞还有什么后续反应。

仅仅只有十厘米半径的时停领域,雷洛能将其维持很久,这点倒是与全力施展的,一米半径的时停领域不太一样,算是能力的细致操控。

如此,五分钟过去。

无声无息间,时停领域不断缩小,渐渐与虫洞发生重合,化为一枚灰色的米粒,而雷洛,则若有所思的注视那枚灰色米粒,心头泛起种种疑惑。

我并没操控时停领域缩小,也就是说

虫洞,发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

它吸收了时间之力

念头尚未落下,虫洞最后一丝荧光消散,时间之力也同时消失,它像是突然从虚无变为实体,受到了重力影响,缓缓向地表坠落。

雷洛毫不犹豫的俯冲过去,将其接在掌心,定睛看向手中之物外表为灰白色,黯淡无光,质感如同劣质的玻璃制品,内部仿佛流动着某种不明物质。

就叫它微型虫洞吧。

“喂雷洛,你是不是该放我下来了啊”

纲手由于一直被雷洛拽着,虫洞引力又全部消失,她重新被重力捕捉,此刻的形象,差不多就是悬挂在雷洛腰侧,活像一根腊肠。

雷洛攥紧掌心,收好微型虫洞,对吊在自己旁边的纲手点点头,随后电场挪移施展,二人瞬间回到地面,空中已经没有坠落的物体,倒不用担心被砸到脑袋了。

踩在脚下的一块凸起巨石上,雷洛眺望远方,看着漫无边际的残垣断壁,久久未发一言,战斗结束了吗他也不知道。

总之,天地似乎寂静了下来。

环顾四周,除了他和纲手以外,再无一人存在。

“雾忍们去哪了雷洛,我们现在该干吗”

“应该都跑远了吧”

话未说完,身旁嗖嗖两道身影闪过,雷洛下意识扭头望去,却是千手扉间和水门,这二人浑身透着一股狼狈,不知遭遇了何等激烈的战斗。

“四代目,为什么我之前一直感应不到你和纲手身上携带的术式苦无”

千手扉间先是打量一番周遭景象,心中虽然有些震撼,但表情仍旧保持平静,雷洛斟酌片刻措辞,简单把虫洞的事情解释了一下。

当然,具体的黑洞,存在x什么的倒没说,纯属解释起来太过麻烦,涉及到某些天体运转性质,扉间二人也不一定听得懂。

“打碎了空间吗”

深深看了雷洛一眼,千手扉间虽仍在维持镇定,但心中充斥的震惊,难以置信等情绪,还是多少从目光里显露出了一点。

听闻雷洛和冰大招对轰,撞出一堆空间裂缝,最终导致了周围的场景,水门同样震惊的难以自制,忍不住猛咽了一口唾沫。

身为钻研飞雷神之术极为深入的忍者,扉间和水门再明白不过想硬生生打碎忍界的空间,得需要多么庞大,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

简直就像是听神话故事

这种程度的力量,绝对超越了大哥

相比之下,对飞雷神没什么了解的纲手,倒没表现出太多惊讶的情绪,她拽了拽雷洛的衣袖,重复询问了一遍接下来的安排。

雷洛见附近除了自己等人,方圆几公里都看不到一个人影,索性便准备先回村子,不料这回却是水门抢在前面开口,没等他发话便凝重道

“老师,有件事,我觉得我有必要向您汇报下。”

雷洛顿了顿,改口道“你说吧。”

“通过之前和部份云隐忍者交手,我和二代大人掌握了两条很重要的情报,首先,八尾人柱力已经被派到了这边的战场。”

“其次,他们似乎在策划一场阴谋,一场针对我火之国后方,包括村子,国都两个重要据点的阴谋,而且启动时间就在近几日。”

千手扉间也点了点头,补充道

“水门说的没错,我在虫洞刚出现时,抓了一个匆匆逃跑的云忍,那个舌头的身份似乎不低,知晓很多关于云隐方面的隐秘。”

闻言,雷洛皱皱眉。

“云隐想搞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