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黄冠养打着哈哈,给老爷子陪着不是,急忙给三个老头介绍给老爷子。

吴老爷子却是根本不理会三个老头,面对三老头伸出来的手,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咣当!”

一声闷响。

老爷子轰然把大门给关上了!

这可把几个老头噎得不轻。

瞬间,几道冷厉的目光就打在了林世全身上,跟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

林世全现在的表情可是比窦娥还冤,勉强解释了两句,耷拉着脑地转身去敲老爷子的大门。

夏馆长和罗院士戴上眼镜背着手在宅子外面看了看,纷纷点头,露出一抹喜色。

果然跟黄冠养说的一样。

鲍国星则拿出望远镜来,站在渣土堆上观望最里面的庙子造型。

“铃铛没错。确实是明早期的。”

望远镜交在夏馆长和罗院士手里看过之后,不住的点头,笑了起来。

这时候,王志国小心翼翼的靠过来,想要套近乎,罗院士转过头来没好气叫道。

“这就是你们安合集团干的好事。”

“你们就是保护历史古建筑的!?”

王志国呵呵陪着笑脸,灿灿解释几句:“罗院士,我们承认我们错了。”

“这不开会都说好了嘛,这些我们整体搬迁,所有材料,我们来出,损失我们来承担。”

鲍馆长冷哼一声:“幸好只是外面的毁了,要是里面毁了……”

“那就等着去坐牢!”

王志国浑身一个激灵,嗳嗳嗳连声点头,走到另一个老头身边躬身说道。

“夏老您看我们制定的方案还行吧!?”

这当口,夏馆长放下望远镜,轻声说道:“整体搬迁的方案是对的。这是少有的古建筑,搬到东边文化广场是可行的。”

顿了顿,夏馆长说道:“要不是这里要建地铁站,我是不同意搬迁的。”

随手指指王志国和药堂的大门:“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文化的传承,你们制定的方案不错,但是,必须要严格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办。”

王志国嗳嗳点头应承着。

夏馆长嗯了一声,指着方劲松叫道:“你们的建筑队不要上了。”

回头叫道:“国星,让你们馆的专家过来,我这里再抽调专业人手和建筑队。”

“你辛苦下,坐镇这里,亲自监督。”

鲍国星赶紧应是:“是。二师兄。”

这时候,黄冠养总算是把药堂的门再次敲开了,好说歹说,说了十几分钟,吴老爷子才放人进门。

“先说好咯,看归看,想让老头捐宝贝,那就别怪老头不客气!”

夏馆长微笑说道:“那是肯定的,老爷子,我比你小不了几岁,我就叫你吴哥。”

“我们就确认下,拍个照片就行。”

一行人进屋之后,第一二进几间房间直接忽视,直奔后院的寺庙。

看过之后,几个老头们非常满意,异常激动,频频点头。

不过几个老头却是没见着天地法镜和唐僖宗的错金唐刀,一问之下才知道老爷子藏起来了。

当几个老头提出来要看两件大国宝时候,吴老爷子却是呵呵两声。

几个老头瞬间脸跨下来。

这一呵呵,又呵呵了半钟头,好说歹说轮番上阵口水都说干了,这才勉强让老爷子点头。

取出两个特级国宝出来,没上过手的三个老头着实过了一番手瘾和眼瘾。

拿出手机照了半响存档,最后恋恋不舍放下,笑容满面。

“吴老哥,这两件东西可是真宝贝呐,两件都是一等一的国宝……”

“为了更好的保护这里,也为了顺应时代潮流,我们决定整体搬迁这里。”

“你有什么想法和意见都可以提出来。”

“我们一定满足你!”

吴老爷子呵呵两声,淡淡说道:“老头子我什么不要,就是两个字,不搬!”

“要搬可以。除非我死。”

这下……

耐着性子苦口婆心做了吴老爷子的工作,吴老爷子气急了跳起来破口大骂,抄起拐杖就要大人。

“你们这帮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两间房都烧没了,还保护……”

“你们不是这么大领导嘛,就是这么保护老头子的老宅子的?”

“出去出去……”

这话让几个老头气得两百,这回大伙儿都没辙了。

这时候,殷泉龙粉墨登场,拉着吴老爷子噼噼啪啪说了一大堆。

王志国本是学法律出身,嘴皮子那是强项,嘴巴一开,顿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得一大通话,吴老爷子就一句话。

不搬!

滚蛋!

这时候外面又来了一辆车,进屋的是云龙集团的另一个大人物,殷泉龙。

殷泉龙亲自登门,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一介绍之后,吴老爷子也是微微出神,主动起身跟殷泉龙握手,还叫张晨端来椅子。

殷泉龙看起来有些疲惫,两个烟圈又红又青,说话也是沙哑不堪。

握着老爷子的手嘘寒问暖,送上大包小包的礼物,拍着胸口砸出了大金蛋。

“老爷子,我们决定按照一比五的比例给你赔偿。”

“你这里的地面积是三百三十平米,我给你一千七平。”

“未来房子的位置不变,正对地铁站出口。”

“还有现金三百万!”

吴老爷子呐呐说道:“才一千七百平方啊!?前天大小姐来说的,可是一千八捏。”

殷泉龙微笑说道:“老爷子,我说的可是……一层一千七百平……”

“你的八层,那即是一万多咯!”

“这个条件,满意吧。”

一听这话,吴老爷子当即就跳起来,瞪圆了眼珠子,嘴里怪叫出声。

“一万多平米。我日他仙人板板!”

“那么多!”

“太好了!”

当即激动得红光满面,两眼放光,拄着拐杖在院子里都跳过来跳过去,嘴里不停的叫着。

“我就说嘛,我做钉子户就是有搞头!”

“越是钉子户,越有搞头!”

“看嘛,这不赔惨了撒!”

这话听在一干人耳朵里,不由得有些尴尬。

老爷子又继续叫道。

“一个平米就打租五十,一万平方就是五十万!”

“龟儿子的,我的个乖乖,一个月就是五十万呐!”

“五十万呐,晨晨!”

“从明天开始,你小子每个月给我换个婆娘,爷爷都供得起你。”

张晨有些不好意思,抠着脑袋。

一干人等呵呵笑了起来,都夸赞起张晨运气好之类的话。

气氛无限好,林世全又加了一个重重的砝码。

那就是将来整体搬迁之后,两爷孙就是老宅子的半个主人,只要张晨有后,那一辈子都是老宅子的半个主人。

享受的条件非常的优厚,不但有工资还有奖金,更有分成。

这么优厚的条件,简直就是天上砸馅饼的大好事。

吴老爷子呆呆说道:“你们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哦。”

一干人等全都笑了出来。

这当口,殷泉龙拿出文件递到老爷子身边,呵呵笑说:“千真万确老爷子。恭喜你。”

吴老爷子看过文件之后,呐呐问道:“你们咋个会给我这么好的条件喃?”

“这个,不科学撒!”

“前天晚上来了好多个人,他们好凶哦。威胁我要把我们这样那样的,咋个今天就变了喃?”

“你们是不是出了啥子事了?”

“嗳,前天那个余总咋个没见到喃。”

一干人面色怪异,打着哈哈。

殷泉龙正色说道:“余总因为工作上的调动,由我暂时接管他的工作。”

“吴老,你的宅子赔偿那可是史无前例的……”

“这个赔偿是董事长和大小姐亲自拍板决定。”

“大小姐还说了,你老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打电话给她,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帮你解决。。”

吴老爷子啧啧有声:“那就谢谢董事长和大小姐的好意咯。”

随即痛骂出声:“余曙光那个杂种一看就不是好人。”

“还好你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你们公司都要被他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