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乍闻金锋冷如冰剑的声音,司徒振华浑身一抖,唰的下冷汗就下来了。

左右看看那笔直陡峭的山壁,再看看那黑漆漆的两岸,似乎在这山林中埋伏了不知道多少人马。

峡谷激烈的河风吹过,更将司徒振华冻成了冰雕。

一瞬间,司徒振华的心沉到了冰底深渊。

强烈的危机感和死亡压迫的气息让司徒二爷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发自心底最深的恐惧。

既然金锋布了这个陷阱引诱自己前来,他肯定会有后手。

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司徒二爷背对着金锋足足闷了半响这才转过身来,调整自己的呼吸大声叫道:“小金爷。这次你赢了。”

“放我一条生路。我司徒振华从今往后唯你马首是瞻。”

不得不说,司徒振华到了现在这时刻,依旧保持着雄霸寰宇的气度。仿佛自己不是阶下囚,而是跟金锋平起平坐讲数的大佬。

金锋的声音从两百米高的土坡上传来,伴着湍急的河风飘出老远,却又在山谷间回荡,一声盖过一声。

“二爷你客气。”

“我金锋当不起你们天下第一大帮的龙头扛把子。”

“你们天地红花这几百年来所作所为都能称得上豪情壮举。你们天地红花历代总舵主扛把子都是当之无愧的民族先烈。”

“我金锋,就四个字。五体投地。”

听到这些话,司徒振华却是不敢接话。

作为司徒振华来说,他可是太了解金锋那奸诈狠毒不要脸的德行了。

这个收破烂的小杂种,就是个属曹操的。

果不其然,随后金锋的话锋便自一转。语调也在下一秒的时候变得冷厉肃杀。

“原本我想着就这么悄悄的送你们上路,不过我的人告诉我说,要死,也让你们死个明白。”

“毕竟明人不装暗逼。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死了也有个报仇的对象。”

这话出来无疑是亮出了金锋的凌冽杀意,峡谷下面一帮人吓得三魂都没了七魄。

阴风惨淡,夹着鬼哭神嚎,让人宛如置身在最冷的唐古拉山大风口,魂魄都去了大半。

金锋那催人老命的凄寒声音再次满彻山谷:“以前我跟贵帮的是是非非都成过往,我就不提了。”

“无论你们司徒家族联合李圣尊夏玉周张承天东瀛狗正仁组成杀金联盟想要把我搞残。亦或是你们司徒家族跪舔诺曼大铁头那傻逼做了自由石匠的狗奴才,要把我搞死……”

“这些都是私人恩怨。你们不搞死我,我就要搞死你们。”

“毕竟人就是江湖,有人就有恩怨。千古不变的真理。这些,我也不说了。”

“但是,你们杀金联盟弄不死我,就把主意打到老战神的头上。”

“永定河二桥惨案,老战神被你们活活撞死。这笔账……”

金锋话还没说完,早已吓得五内俱焚的司徒二爷大声叫道:“金爷,你听我说……”

“对于曾老大将军的意外我表示最深切的悼念。但我,敢向天地红花所有列祖列宗发誓。”

“曾老大将军的死跟我司徒家族没有半点关系。我们并没有参与其中。

“我们跟你确实有些不愉快。但正如金爷您所说的、那都属于私人恩怨。”

“曾老大将军是民族脊梁镇国基石,我的爷爷还曾经跟他老人家喝过酒。对于曾老大将军,我们司徒家族除了敬畏,只有敬仰。断然不敢做出伤害曾老大将军的行为。”

“我司徒振华也是堂堂正统神州血脉,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司徒振华敢用我的脑袋担保,绝对不会做出有损民族大义的事情。”

“金爷,您再听我说……”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通毫无营养的话,言语恳切态度端正,话语中更是对金锋不吝溢美之词。

金锋毫不客气的打断司徒二爷:“明人不装暗逼。司徒二爷。你们司徒家族好歹也是纵横百年的名门望族,您老更是全球神州血脉的说一不二的典范……”

“你说你没参与永定河大案,那么我来问你,宿盛禹又是谁派到夏玉周身边的?”

“刺杀老战神有四个死士。其中一个是龙虎山的。另外三个,就是你们司徒家族和李圣尊的人吧。”

此话一出,惊雷狂闪,伴着那急促呼啸的河风,司徒振华和宿老四顿时吓得肝胆尽裂。

这么严密的事情,金锋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这……

“司徒二爷,反正你都要死了。我就实话给你讲了吧。”

“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这话出来,司徒振华又被吓得来老骨头都在打颤。

“永定河大案,四个死士。死了三个,被我救活了一个。”

“那个死士都交代了,他的名字叫司徒江。原名徐江。在你的九个义子中排行老五。是你养的双花红棍。”

“不得不说,你养的死士确实骨头够硬。就连叶布依的特科都撬不开他的嘴。”

“不过我一去,徐江立马乖乖开口。”

“徐江把你的老底子全都抖了出来。明面上你只有两个女儿,但你在星洲还有一个私生子。名字叫康尼。现在李圣尊在罩他。”

一声又一声摧心杀肝的话语一声比一声大,化作亿万把锋利的双刃刀片无情切割着司徒振华的肌体,将司徒振华小命都吓没了半条。

这种绝密密辛金锋他都能搞得出来,这完全颠覆了司徒振华的认识。

到了这地步,司徒振华连最后的希望都已经破灭。完全生不出一点点的侥幸的心理。整个气势陡然间垮掉了大半。

整个人也苍老了二十岁。

“司徒二爷,在您老临死之际,我再免费送你一个消息。”

“永定河大案。现在还有几个女孩躺在床上没有苏醒。其中一个,就是楼建荣大佬的唯一的女儿。”

“楼乐语!”

“她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你们司徒家族,这一次玩大了。”

听到这话,司徒二爷几乎就要吓得来瘫倒在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整个人都不好了。

楼建荣的亲生独女。

上一次就是自己的人意图侮辱楼乐语,搞得司徒家族彻底退出了神州。

这一次,自己竟然把楼乐语搞成了植物人。

这个梁子,真真正正的结大了。

楼建荣,那可是已经板上钉钉的大佬了呀。

一瞬间,司徒二爷心头涌起无尽的悔恨和痛苦,却是只能做着徒劳无功的追悔。

一朵烟花再次在深谷里炸开,这一刻金锋的表情被下面所有人的看得真真切切。

那是如此的狰狞,如此的残暴。那狼顾之眼中充满了暴虐和复仇的荧光。

“好了。话不多说。到此结束。”

“司徒二爷,宿老四,还有各位同族同胞,请你们记住一件事。”

“你们,都是我金锋杀的。欢迎你们投胎转世,来生找我报仇。”

此话一出,司徒振华和宿老四心头一紧,惊恐无限。

看着峡谷两岸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那些黑压压的树林丛中不知道埋伏了多少的杀手。

就只等着金锋一声令下,立马将自己打成筛子。

司徒振华颤颤抖抖的叫道:“金爷,手下留情。有话好说,手下留情……”

宿老四却是这时候跳将出来凄声尖叫:“姓金的。你敢杀我们!?

“我们这里有五十七个人。身份全都是宝岛澳岛的居民。我跟二爷更是第一帝国国籍的公民。”

“我们的罪名充其量也就是非法偷盗而已。判刑坐牢就是。你敢杀了我们,你也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