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最好的洞顶乌龙红茶是老外们的最爱,几百年风靡西方世界,一辈子都喝不够。\r

端起茶杯轻酌一口,滚烫的浓茶顺着咽喉一路往下直达胃子,一股股的暖意从胃部四散开去蔓延全身,那种如同在云中漫步的舒爽叫人忍不住的呻吟出声。\r

再点上一支最醇和的香烟,伴着浓香甘甜的红茶,个中美妙几欲飞升。\r

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细细轻轻的低语。\r

金锋拿着树丫在地上比划着,轻轻点了点。\r

旁边三个寻宝猎人头子眼睛放光,身子一阵阵的激颤。望向金锋的眼神中满是尊敬和感激。\r

等到一壶红茶喝完,三个头子起身先后跟金锋紧紧拥抱,恋恋不舍告别金锋返回直升机。\r

三个寻宝猎人头子走了。\r

他们的手里各自逮着一张两千刀郎的支票。\r

还在路上狂奔而来的众多寻宝猎人们接收到各自老大的讯息,立刻调转机头车头舰头纷纷向着来时的路快速回归。\r

全世界公认的三大寻宝组织的头子刚刚跟金锋达成了协议。\r

伟大的寻宝之王金锋先生开出了六千万刀郎的支票给寻宝猎人们作为茶水费。\r

三十支寻宝分队平均每一支都能分到两百万万刀郎的机器磨损费。\r

这笔油钱不可谓不重。平摊下去,每一个人都有十万到几十万不等的分成。\r

作为寻宝猎人们来说,这笔白捡的钱是金锋先生的慷慨赠与,也是对自己的善意忠告。\r

黄金城的宝藏金锋先生要了。谁要是强着要来拿,那这里两百多号荷枪实弹的人马也不是吃素的。\r

况且,这次寻宝印加文明五方和神州联合出战,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r

真要打起来,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六方可不会怕了谁!\r

要是给脸不要脸,被拉了黑名单,以后连这几个地区海关都进不去,完全就是得不偿失。\r

见好就收,还给了金锋先生的面子,以后再见面不定还能喝着金锋先生的一口汤。\r

打发了几百号寻宝猎人,金锋也腾出手来,寻找天空之城的宝藏。\r

这个宝藏非常难找。\r

就连袁延涛这样的天工把这里掘地三尺也没能把她揪出来,金锋再来二次跟进,也是很费了一番功夫。\r

跟袁延涛一样,弓凌峰吴佰铭伙同尹重九一帮人在方圆六公里的天空之城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找了无数遍,依然没能将宝藏翻出来。\r

这可把几个人郁闷得不轻。\r

骚包听说了之后觉得不可能,立刻排开星盘推算。\r

自信满满的骚包星盘一排开,奇门遁甲一上,算来算去算了半响,累得气喘吁吁,指着天空之城十公里外的那个湖泊嘶声叫了一句。\r

“去拿!”\r

听到这话,一帮人兴高采烈就跟打鸡血了一般嗷嗷叫着开着直升机冲向那湖泊。\r

排完星盘推演完奇门遁甲,骚包也是累得不成。参粒服下去之后老半天脸都是白的。\r

星盘推演本就极其耗费真力,再加上奇门遁甲推算,神州最高等级的两门玄学一起上来,饶是骚包是当世道尊也有些扛不住。\r

从寻宝的专业角度来说,骚包指出宝藏在那湖泊里也是非常正确和靠谱的。\r

天空之城既然没有宝藏,那么宝藏就会在其他地方。\r

印加文明信奉的是太阳神,但他们也有祭拜大地和湖泊的传说。\r

大地是丰收,湖泊就是生命之源。\r

当年在黄金湖,日不落帝国和斗牛士王国的探险家团队都曾起出来过不少的东西,这就是最好的证明。\r

还有那流传已久寻宝猎人们都耳熟能详的传说,也是最好的证据。\r

印加文明每一任国王在登基时候都会全身涂满金粉,乘坐木舟前往黄金湖湖心岛神庙进行秘密祭祀。最后又将臣民们奉献的金银珠宝尽数撒进湖泊,完成对湖神的祭祀。\r

那湖泊并不算大。现在正是雨林中的旱季,湖泊面积比起雨季来的时候足足缩小了三分之二。这给了吴佰铭弓凌峰两大主力悍将最有利的寻宝地利环境。\r

再加上有憨哥这样的水鬼耳在,在这湖泊里寻宝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r

曾经岷江那么喘急的水域,憨哥都能一个猛子扎水底待半钟头,这个湖泊,那就是小儿科。\r

为了避免有大蟒蛇伤人,搬山狗吴佰铭还把大量的雄黄和农药的调制品撒进湖里。\r

这些都是爬虫动物们最讨厌的气息。\r

至于雨林中的凯门鳄,金家军也做了最充分的准备。\r

装备齐全,精兵强将,一伙人在湖泊里寻摸了大半天功夫,却是连块金锭的毛都没捞着。\r

不服气的吴佰铭立刻动用了水下探测器。这种探测器不仅仅只具有摄像功能,还兼备了金属探测的强大能力。\r

水下探测器用了两钟头将整个湖泊摸了一圈,同样一无所获。\r

早上兴致勃勃出征,到了下午焉儿吧唧的回来。自信满满的骚包一听报告,只感觉自己脸都抽肿。\r

以骚包今时今日的地位,那是断然不会承认自己算错。这种丢人丢到姥姥家的事,骚包打死都不会认账。\r

这要传出去,自己这道尊的俊秀面皮都没了。\r

不但不承认,骚包反过来埋怨指责吴佰铭跟弓凌峰两个人没找对地方。白白浪费了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星盘推演。\r

“我他妈都能算得错?你们自己找不到,还他妈怪老子了?”\r

听了这话,卸岭力士弓凌峰、新一代卸岭力士敖明,憨哥跟哑巴都无所谓。可吴佰铭不干了。\r

他妈的!\r

老子搬山吴家可是跟随锋哥的从龙老臣,老子吴佰铭可是在锋哥斩余曙光起义时候就是他的忠实小弟没有之一。\r

哪怕是包小七都没老子资格老。\r

你他妈张思龙这个骚包死二逼算个老几?\r

敢这样说老子!?\r

整个金家军里边,也只有老子跟小杨过敢叫锋哥叫锋哥。剩下的兄弟不是金爷就是金总,就连天下第一命师孙庆新也是管锋哥叫金爷。\r

当年你刚刚进金家军的时候,连他妈杆子都是老子教你打的。现如今你骚包做了日天级的道尊了,连他妈老兄弟都不认了!?\r

别人怕你,老子吴佰铭不怕你。\r

当下,吴佰铭冷笑迭迭就把合金杆子甩出来往骚包跟前一扔,冷冷叫道“别他妈光说不练,有种自己的下去找。”\r

“找出来,老子给您圣天师张道尊磕头。”\r

吴佰铭带着弓凌峰几个人走了人,只留下骚包一个人呆立着,满脸的难堪,更被吴佰铭噎得一句话都叫不出来。\r

当年自己还是个小米渣在南极的时候就能准确的把大船入口准确算出来。现在的自己已成当世筑基大修,却对这里的宝藏无能为力。\r

这一次,自己确实被打脸了。\r

而且,还是被自己老兄弟打的脸。\r

这个脸打得太重。\r

眼睁睁看着弓凌峰、憨哥、哑巴闷着脸走了人,就连跟自己最要好的敖明也不回头的走了,骚包一下子觉得心头空落落的。\r

明明的想探手去拉,嘴里想要叫着老兄弟,可这嘴就是张不开口。\r

就在骚包郁闷得不行的时候,尹重九却是骂骂咧咧的叫着“敢他妈跟道尊顶嘴,活腻歪了。”\r

啪的下。\r

骚包反手就给了尹重九一记耳光,怒斥出口“滚!”\r

明明知道自己错了的骚包,因为自己现在身份地位的变化而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r

过了老半响,越想越郁闷的骚包找到了金锋,吞吞吐吐给金锋说了一番话,金锋却是毫不客气反手给了骚包一耳光。\r

“滚!”\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