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把手杯的样子就是一个平平的小碗加了一个握把。

杯为敛口、鼓腹,矮圈足,如意形单把。

这是最典型的南宋龙泉窑的粉青瓷,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釉凝厚如玉,白中泛青,色泽典雅,胎质精良,杯子后面阴刻着金玉满堂四个字。

外壁刻着莲瓣文,摸着凹凸不平,手感却是非常的舒服。

这个东西市面上根本没有,有几件全在博物馆里,而且都是残器。

这个把手杯也是相当的幸运,在整个箱子里全是碎片中唯独这一件完好无损,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足足忙活了差不多三天半的时间。把所有箱子里的瓷器每一件清理出来装箱,金锋这才去关注其他的东西。

弓凌峰是卸岭派的,这些年也做过不少的单子,对于墓里的东西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

在金锋弄瓷器的当口,弓凌峰就带着他的儿子侄子专门清点整理其他箱子里的器物。

七世祖的三层游艇全部被器物占领,成了垃圾市场一般,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堆满了各种器物。

箱子里有不少的石雕佛像,在经过大海难后损失惨重,跟那些瓷器的命运一样,大部分碎裂成了几瓣。

不过金锋不在乎这些。

因为这些石雕佛像,那就没有一件是真的。全是赝品。

当时天都城的琉璃厂有专门的顶级工匠仿造各个时期的佛像和佛头,水平相当的高,很多老鸟都得打眼。

更别说那些个老外们了。

在当初导致大量文物古董流落海外的原因无非就两点,欧罗巴白皮们对神州的古董趋之若鹜,还有一个就是价格。

便宜得伤心。

当时欧罗巴还没经历一战,各个国家靠着殖民全世界经济好得不得了,富裕得一逼。

加上当时的文化氛围,都对收藏神州古董为上流社会的标志。

说白了就是钱多人傻。这也给了当时神州的文物贩子们极大的可乘之机。

瓷器木器漆器之类的,还用不着作假,佛像青铜器一类的那就有空子可钻了。

反正坑老外,也是坑得心安理得。

就白皮们那点眼力界,能看出来这些佛像的真假才怪了。

佛像佛头和石雕金锋没有过多关注,也不说破,这些东西到时候拉回去,也能蒙不少人。

妥妥的阴人大杀器。

剩下的青铜器物件并不多,大多都是以两汉时期为主,在海水里面浸泡了一个世纪,锈迹斑斑比出土的还要烂。

像出土的青铜器清理起来非常的容易,但对于泡海水里的青铜器,金锋还真的有些头痛。

因为在青铜器在海水里绘吸附大量的盐分,不但会对青铜器的器身产生严重的破坏,更使得清理清洗变得异常困难。

在神州和世界历史上,海里出来的青铜器的清理保护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这是连金锋都没遭遇过的事情。

思考了很久之后,金锋决定做一个实验。

鉴于船上的条件限制,金锋只拿了一个青铜豆做了实验。

青铜豆的样子顾名思义就是器身像豆子一般,有盖子,下面有鼎足。这是老祖宗们的礼器,也叫食器。

最先是用来放腌菜和肉酱调料的。这种东西别看小了点,但在商周时代,可是要王侯一级的才能用。

高二十三公分的青铜豆的壁本就薄,加上在海水里中无情的浸泡了一个世纪,海水的盐分咬噬跟青铜器里的成分发生了化学反应,导致整个器物遍布着一层诡异的锈皮。

这样的青铜器真的不值钱,用来做实验最好不过。

就着豪华游艇的厨房,烧一大锅清水,把青铜豆放置在其中熬煮。

往往最神秘的方法其实也就是最简单的法子。

在古时候,老祖宗的科技和智慧比起现在差得天远,但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放到现在依然一个谜团。

通过熬煮,金锋观察到青铜豆的一些变化,确认水煮青铜器确实有效之后,让弓凌峰等人把青铜器归类打包。

剩下的木器漆器佛像杂项一类的东西,金锋花了五天时间弄出来,完整器和残器各占五五,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最后一天,金锋在护卫舰上利用工具打开了阿萨德兰的保险箱。

里面的宣德炉完好无损,宣德的青花大盘子出来的那一刻,金锋心都揪紧了。

盒子一打开的瞬间,金锋心口狠狠的抖了一下,咬着牙别过头去。

直径四十公分的宣德大盘子无情的断成了四瓣。

宣德青花缠枝莲纹大盘,堪比汝窑哥窑寥若星辰一般的稀世绝宝,碎成了整整四瓣。

金锋痛得来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脑袋。

青花之最,除去元青花之外当初宣德第一。

宣德青花大盘子可以说在最近二十年来那就没在拍卖会见到过。

最早出现的一次2003年,央视的鉴宝栏目开通的第一年,一个中年妇女拿上来的。

那时候专家给的价格是三百万。2003年的三百万,还是最低最低保守估价。

这几年宣德青花的价格动则就是两千万起步,几分钟就被拿下,溢价至少十倍。

随便一个青花高足杯都是一亿一,一个青花扁壶两亿四。

这种缠枝莲的大盘子真要上拍,至少也是三千万的起拍价。至于能到多少,至少也得溢价五倍以上。

宣德青花跟元青花相比,用料都是一样的。区别在于做工。

元青花用的是波斯大食那边的明珠颜料,也就是苏麻离青。那时候从波斯把这些青料万里迢迢送回国内再到瓷都,价格比黄金都贵。

到了明代宣德,非常的重视青花,对瓷器的烧造也是严酷得一逼。

很多像元青花一样黑色晕散过浓,就是青料加得太多烧造出来的瓷器青花发黑基本都会被舍弃。

只有最纯正、最素雅的青花才会被送入皇室。

也就是因为宣德皇帝太过败家,没把苏麻离青当回事,导致没多少年苏麻离青就绝种了。

到现在在波斯那个国家还保留着当年挖的几个矿洞,里面啥都没有了。

每每说起这些矿洞,波斯国的专家们就对此愤愤不平。

元蒙帝国,心狠手辣,什么都不放过。

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神州各个朝代那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的。

这个宣德青花大盘子可不是一般的重器。在大盘子的留白处,还写着一行竖体字。

“御赐司马太监……”

这才是让金锋最心痛的地方。

七世祖跟弓凌峰也是痛苦得不行。

宣德青花大盘子,世界上可真的没几件了,有的全部在博物馆,你看到的还不一定是真的。

稀世绝宝呀!

至少一个多亿没了。

过了很久之后,金锋才把四瓣大盘子一一收好装进高密度海绵。

剩下的还有一个青铜尊,刚刚拿出来七世祖就轰然变了颜色。

“青铜斝!”

“我操!”

七世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死死直直的盯着这个青铜斝,喘着粗重的大气,激动到了极点。

这是一个造型很别致的青铜器。

下面是三只尖锥足,足尖微微往外撇,足上是一个深腹的平底杯。

杯子的圆口呈喇叭形,在沿口的正面还有两个小立柱。

这个玩意的造型跟酒爵很有些相似,这叫斝。

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斝被定为御用的酒杯,诸侯则用角。

这玩意在国内国外的博物馆里数量并不少,但金锋这一件却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在斝的器身上面,绘制的不是常见的耄耋纹和雷云纹,而是非常罕见的鸮面纹。

鸮的样子就跟猫头鹰没差别。

七世祖跟弓凌峰都是识货之人,见到这个青铜斝自然知道它的价值,一时间也是极为的振奋。

辛辛苦,苦捞了十几天,总算是找到几件好东西了。

青铜斝是完整器,纹饰那些相当精美,藏在保险柜里又有木盒护着,进水不算太严重,海水的侵蚀虽然也有,但情况好过预期。

收好这些东西,金锋亲自抱着送回游艇。

“哥哥哥……还有个木箱子没开捏。里面有啥?”

七世祖说的是在阿萨德兰房间里找到的那个封蜡的柚木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