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6 我担保 周末愉快,求金钻.

进来的人足有十好几个,立刻就将不大的房间装得满满当当。\r

这些人当中有男有女,半数都是老外,个个西装革履,领带笔直,皮鞋澄亮。\r

为首的是一个黑发黄肤的老人,身着立领国服,双鬓斑白,面容刚毅,不怒自威。\r

双眼精光四射,令人不敢直视。\r

老人身边站着一位外国老头,头发花白,面容却慈祥,就像是圣诞老人,脸上永远带着慈蔼的微笑。\r

“主任。您怎么来了?”\r

叫主任的老人进来的时候,第一眼视线就投射到金锋身上,眼睛里闪出一抹异样。\r

嘴里嗯了一声,随口说道:“这位是斗牛国加西亚大使,他来找金锋问个事。”\r

梵青竹一听,顿时愣住了。\r

主任背负双手,轻声说道:“行了,都出去吧。加西亚大使,你可以问他话,请快一点。”\r

主任的话简单直接,更不废话,其他人立刻转身出门。\r

屋子里还剩下几个老外还有主任、梵青竹两个人。\r

主任看了看梵青竹,两根手指摇了摇:“咱们也出去。”\r

梵青竹一怔之下,立即要开口说话。\r

主任却是转身早就走了。\r

梵青竹当时就气得快要暴走,极度怨恨的恨恨瞥了金锋一眼,大步出门。\r

“主任,为什么不要我看着他们?”\r

“这个金锋绝对有问题。”\r

“我……”\r

屋子外的走廊上,密密麻麻的站着好几十个人,每个人都是静肃沉默,纪律之严明,令人望而生畏。\r

主任老人点着烟,随意看了看梵青竹,神色淡漠:“你想太多。”\r

“人都说清楚了。金锋手里有件他们国家的珍宝。他们非常着急,所以就过来了。”\r

梵青竹愣了愣,似乎没想明白,怎么这个收破烂的手里竟然会有人王室的的东西?\r

“主任,斗牛国王室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这里?还会在这个人手上?”\r

主任沉着脸,不高兴的说道:“你问我,我问谁?”\r

“做好你自己的事。”\r

梵青竹肃声应是:“主任,金锋这个人绝对有问题,非常顽固,极其狡猾,软硬不吃。”\r

主任没好气说道:“那你是干什么吃的?”\r

梵青竹顿时语塞:“我……”\r

话还没说完,房间门已经打开,那外国老头加西亚率先出来,脸上挂着固有的和蔼笑容,更多了一份异样的激动。\r

当先跟主任握手拥抱:“尊敬的叶布依主任,非常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r

叶主任微笑说道:“分内之事。”\r

加西亚握紧叶主任的手,低头轻声说了几句,叶布依抿嘴倾听,握着加西亚的手,微笑点头。\r

两个人再次握手,紧紧拥抱外加贴面礼,气氛非常友好。\r

跟着金锋就被带了出来,手铐已经解开。\r

梵青竹看到这一幕立刻就要上前去,这时候,叶布依轻声说道:“那谁?梵青竹,过来。”\r

梵青竹极不情愿的走到叶布依身边,迫不及待就要说话。\r

叶布依淡淡说道:“他们带他走,你们撤。”\r

一听这话,梵青竹面色唰变,一脸错愕,压低声音叫道:“主任,这……”\r

“我担保!”\r

叶布依淡淡说出这话,脸上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r

梵青竹气极了,低声吼道:“主任——这……”\r

“这是命令。”\r

叶布依的话虽然很随和,但从中透露出来的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肃重。\r

梵青竹肺都快气炸,急促的呼吸喘气,嘶声说道:“主任,我,要求跟着他。二十四小时看着他。”\r

叶布依面色一动,嗯了声,视线扫了扫梵青竹,竖起食指,肃声说道。\r

“把握尺度,注意影响。”\r

梵青竹长吁一口气,立刻重重的抬手敬礼,大声应是。\r

已是深夜,多雨的锦城细雨绵绵,悄无声息的滴洒在奥迪A6的后窗,一点一点汇聚,静静的滑落,宛如烛泪。\r

车窗外,橘红色的路灯一闪而过,路上车水马龙,路边行人匆匆。\r

漆黑的夜里,一幢幢摩天大楼宛如一头头史前怪兽般的静静矗立,狰狞而肃穆。\r

林立的高楼大厦、各种灯光闪亮而夺魄,绚烂缤纷。\r

五光十色的激光射频在南方的夜空上交错变幻,打出一幕又一幕的光怪陆离的图案。\r

进口的A6车后座空间很大,软软的真皮坐垫传来一阵阵热气,车里温暖和安静。\r

梵青竹冷冷的平视前方,丰润的嘴紧紧地抿着,玉光却是一秒都不停息的留意着身边的金锋。\r

梵青竹从来没想过这个收破烂的残忍的凶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r

大得来加西亚老头大使都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的位置。\r

副驾驶,那是秘书的位置。\r

现在,坐着的是加西亚。\r

梵青竹打死也想不通的是,那个大男孩凯文竟然坐在自己的身边。\r

一个小小的文化专员竟然取代了加西亚应有的位置。\r

真是不懂规矩,有辱国格。\r

余光扫处,金锋依旧在默默静静看着窗外,沉默,安静,一言不发。\r

城市街头绚烂的灯光透过车窗映照金锋脸上,五颜六色,让金锋的脸变得怪异和恐怖。\r

“哼。看你能玩什么花样?”\r

车身传来一阵颠簸,车队驶入一条窄窄的小路,缓缓靠停。\r

这里很黑,眼前是一条刚刚铺设好的水泥路,上面还盖着塑料薄膜。\r

远处几盏碘钨灯在夜空里坚强的亮着,隐约可见一处大棚的轮廓。\r

砰砰的车门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一群体态各异的老外拿着手机照明,小心翼翼的踩着水泥路面行进,动作古怪而又滑稽。\r

从始到终,梵青竹一直跟在金锋的身边,形影不离,不时打量周围,拿着手机最先不是照明,而是定位再搜索这片的地形。\r

特勤专用的耳麦里传来小组组员的报告,一切就位。\r

梵青竹静静的敲击从职业装袖口里露出来的通话器,用摩斯密码下达命令。\r

“嫌疑人如果要逃,就地击毙。”\r

到了钢结构大棚外,金锋停了下来。\r

一大群衣着朴素褴褛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围了上来,急切的问着金锋,好些人径自哭了起来。\r

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大妈抱着金锋嚎啕大哭。\r

金锋面色沉稳,逐一回话,一一安慰,走进了大棚。\r

承包大棚的包工头杨培基拉着金锋不停的唠叨,反复说着钱的事,金锋拍拍包工头的肩膀,拉着包工头进了一间小小的铁皮屋子。\r

全程都在梵青竹的监视下,两个人合力抬出一个高一米五的大铁柜。\r

打开大铁锁,当着众人的面,金锋取出了十万现金丢给包工头,包工头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r

“剩下的八万,做完结账。”\r

“那是那个要求,不准拖工人的工资。”\r

杨培基倒也耿直,一拍胸口,当即就把工人们叫了过来,当着金锋的面,一个人数了四千过去,到最后自己一分不剩。\r

拿到钱的工人们兴高采烈,露出憨厚感激的笑脸,有几个赶紧出门去给家里打钱。\r

老外们就站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等着,脸上虽然焦急忐忑,但却是没人来催促。\r

梵青竹静静的看着金锋所做的一切,嘴里冷笑,心里骂道这个收破烂的果然隐藏得很深。\r

接下来金锋又跟着包工头在工地上走了一圈,非常满意。\r

钢结构大棚已经完工过半,地面的硬化也在逐步实施,水泥路还有五十米就能铺设完毕。\r

沼泽地边上的平房出了点问题,包工头建议把平房的位置往后挪,金锋却是摇头不准。\r

一大帮子的老外显得非常无聊,躲在大棚里避雨,抽烟吹牛,神色却是相当严肃。\r

梵青竹一直跟着金锋,听了这些干瘪的话题,对金锋的看法和印象更差了。\r

等到金锋回来,一帮子老外赶紧围上来。\r

金锋这才从包里摸出一件东西递过去。\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