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公主闻言,明媚一笑,也伸手回抱住他。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莫名的有些兴奋。

萧瑾寒足尖轻轻一点,二人凌空而起,两个呼吸的工夫,便出现在了老太后的桌前。

而在场众人,原都在留意着太子府的这出闹剧要怎么收场。可是忽然,只见两个飘逸的身影翩然而至。

还没等他们看清来者何人,萧瑾寒和沐芷芙已经在保证书上签好了字!

现场反应最快的人莫过于轩辕柔,她见那两个人在太后桌前签字,立刻想起了自己还没有签。

是以,她也顾不得再装相,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在太子那张保证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因为之前萧瑾澈已经签过了,空着的只有同伴的位置,所以她一签好,这份保证书便也生了效。

轩辕柔既然是太子正妃,太后自然不会阻止她,甚至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因为此刻,老人家的注意力全都在某王爷身上。

她颤巍巍地伸出双手,一手拉着萧瑾寒,一手拉住沐芷芙,一脸欣喜:“哎呀~哀家的寒儿啊!你可算回来了,皇奶奶想死你了!这就是你说的媳妇儿啊?长得真俊啊!”

“……”沐芷芙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心中暗道:老太后是有多宠着萧瑾寒啊?这么爱屋及乌……她带着面具,是怎么看出来她俊的??

某王爷却没觉得哪里不对,还一脸得意的点了点头:“是啊,孙儿的媳妇儿可好看了呢!”

随即,他又看向身边的沐芷芙,神色温柔,声音魅惑:“芙儿,快叫皇奶奶!皇奶奶给你好东西!”

瑶公主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演戏,还是觉得老太太很慈祥,反正脑袋一抽,甜甜的叫了一句:“皇奶奶~”

“欸!”太后一口应下,甭提多高兴了!回头就想吩咐人把凤冠拿过来……

然后忽然想起来,凤冠已经成了这次比试的彩头了!老太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恶狠狠地瞪了皇后一眼,然后抬手摘下了脖子上的一串珠链,亲自给沐芷芙戴上了。

还一边戴一边埋怨:“皇奶奶原给你留了凤冠的,可是皇后无德啊!连哀家一个老太太也要欺负,非逼着哀家把凤冠拿出来当什么彩头!呜呜呜~你和寒儿可一定要把东西赢回来呀!不然皇奶奶死不瞑目啊!!”

皇后闻言,气得直抽抽……

她和太后不和,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些年,她们也没少明里暗里的给对方难堪。可那凤冠本就是历代皇后相传的东西,她怎么就不能要了?

那老不死的还说什么?说她无德?还说不把凤冠赢回去就死不瞑目?

那你就死不瞑目吧!!皇后在心中大声咆哮。

一般来说,皇后气成这样,宋贵妃应该高兴死了才对。但是,她此刻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比皇后还要生气!

她砰的一掌,震碎了椅子的扶手,站起身来,气恼的看向萧瑾寒,怒喝出声:“寒儿!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母妃说清楚!!”

沐芷芙听到她的声音,便是一愣,转过头去看向她。

宋贵妃是东晋皇帝的亲妹妹,也就是东晋人口中的高阳长公主。传说中,那是一个美丽高贵、性情坚韧的奇女子。

眼前之人,也确实如传言所说,高贵冷艳、气质出尘。而且保养的极好,明明已经快四十岁了,看起来却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妇人。

唯一与沐芷芙想象中不同的是——宋贵妃似乎很不喜欢她……

并且她还注意到,宋贵妃的身后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绝美少女,两个人的气质非常相似。那少女,就好像是个年轻版的宋贵妃……若不是知道萧瑾寒并没有姐妹,她还以为二人是母女。

而此刻,那两个人都正在用一种轻蔑又仇视的目光看着她……

萧瑾寒连忙拉住沐芷芙的手,生怕她一生气,转身就走了。

然后才看向宋贵妃,恭敬地唤了一句:“母妃。”

宋贵妃见他如此,更生气了,痛心疾首的怒吼:“你眼里还有本宫这个母妃吗?冰儿苦等你这么多年,你却带着一个野女人来参加今天的比试?你赶紧给本宫把人换了!冰儿才是你的正妃!!”

“……”沐芷芙闻言,神色淡定,可小手却不由得紧了紧。

萧瑾寒感受到她的变化,心中暗暗一喜:看吧,他的小丫头,其实是有把他放在心上的!平时表现得不明显,只是因为太害羞了而已。

于是,王爷就在宋贵妃的怒视下,满眼温柔的看着沐芷芙,大声道:“芙儿是孩儿认定的妻子,孩儿此生非她不娶!”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