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主上,我是您的小可爱呀

见那神魂一直在那里没动,绵绵好奇的看了看江陵,也不知道江陵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将那个凶悍的神魂弄得这般的服帖,不过绵绵也不尽是好奇,在她与那神魂交战的时候,也是知道了一些事儿。

“江陵,这个神魂来到这边似乎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绵绵记得在自己看见的画面里,从那神魂的视角看的,一个一身黑袍看不清面容的人在那面前,便是那人告诉外面的神魂,可以送他来这个位面。

“这些刚刚那神魂都已然告知我了。”江陵轻轻的吻了一下绵绵的额头,然后带着绵绵一起离开了屋子,去了屋子里找那还在院子里的那神魂。

那神魂字在院子瞪了半响,都准备去门口偷听的时候,终于瞧见了屋内的两人走了出来,之前在屋子里,有些昏暗,所以也没有瞧清楚与自己动手的那人的模样,这会儿瞧着绵绵走了出来,脑海中顿时电光火花一闪,这面容,似乎有些熟悉啊。

江陵瞧着那神魂的精神力一直锁定在绵绵身上,顿时便有些不高兴了,便不动声色的将绵绵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哪知那神魂瞧着江陵将绵绵挡住了,竟然直接飘了过来,围着在江陵身后的绵绵左看右看。

“你到底作甚!”江陵瞧着那神魂的模样,立刻冷着脸将那神魂捏在手里,声音也冷然了好几分,似乎周围的温度都冷了下来。

“你这人别拦着我啊,我是瞧着这姑娘的模样十分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有点想不起来,你让我多看几眼,我定能想起来。”那神魂被江陵以拿捏住,便感觉到一股子灼热的力量在灼烧自己的神魂,可是他还是想好好的看看绵绵,自己定然在哪里见过绵绵的,到底是在哪里呢。

“江陵,你先放开他。”绵绵恍然大悟,难怪这神魂见自己一出来便瞧着自己,原来竟然是觉得自己眼熟,既然眼熟,那就让他好好看看,看看能不能想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自己。

“江陵?小娘皮你刚刚唤他什么?”那神魂本来还想继续看绵绵,突然就楞在了原地,直愣愣的看着江陵。

“江陵,江水的江,丘陵的陵。”绵绵从江陵的背后站了出来,这会儿那神魂的精神力已经没有放在绵绵身上了,而是放在了江陵身上。

那目光,那精神力,就像是江陵是一块香饽饽,闪闪发光吸引人的注意。

“江陵,江陵,江陵,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那神魂突然就精神了起来,不但精神了起来,语气之中还带着兴奋。

“你想起来什么了?”绵绵这下子越来越好奇了,这个神魂当真是有意思,刚开始还一直打量自己,这会儿一听江陵的名字,便兴奋了起来,似乎对江陵的兴比对自己还大。

“主上,我是衍轻啊,您老不记得我了?呜呜呜。”那神魂,压根就不搭理绵绵,反而是直接抱着江陵的大腿开始哭了起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

绵绵一脸茫然的看着蹲在地上的那一团,然后黑色的烟雾缠绕着江陵的大腿,看着还真的像是在抱着江陵的大腿一样。

虽说江陵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上位面里面的一些细枝末节也是记不得的,也不说记不清吧,只能说是不重要的人和事,都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你撒开。”江陵皱眉想要将这神魂给踹开,但是想了想,这只是一个神魂,踹好像是踹不开,只能语气森然的开口,希望这个叫衍轻的神魂有点自知之明,赶紧撒手。

“不行,住户上,自从您十万年前突然封闭神山,我当初在外办事,未能及时赶回来,便再也没有进入神山了,可是等了您好几万年,您都没有再重开神山,那些蠢蠢欲动的魔族,说您羽化了,上位面,已经乱起来了。”衍轻可没有撒手,就这么一直抱着江陵的大腿,一个劲儿的哭诉。

“站起来,好好说。”江陵实在是有些烦了,直接将那神魂震开,并在自己的周身设置了防护罩,不让那神魂再有机会扑上来。

“是,主上。”那衍轻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在江陵面前,语气十分的讨好。但这讨好之中带着的是恭敬与崇拜,没有任何的不轨意图。

“为何唤我主上?若是你神山之上的人,我不可能没有印象。”江陵实在是不记得,神山之上会与这么一个人。

“主上,是我呀,神山的开明兽,您封闭神山的时候,我还没有化成人形,衍轻的名字,还是绵绵给取的。”说到这儿,衍轻突然像见了鬼一样,掐着嗓子一声尖叫,惊恐的看着站在江陵身边一脸茫然的绵绵。

“啊,臭丫头,是你,我说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竟然是你!当年在身上,你可没少拔我的毛。”衍轻一脸委屈的一边说一边看着江陵,可是想想,在神山之上的时候,江陵就特别的宠着绵绵,自己就算委屈了也没办法。

“既然你是神山的开明兽,那你应该知道如何回到神山,为何会流落在外。”江陵听衍轻说他自己是开明兽,便有了一些印象,确实在神山之上,有一个看管神山门户的神兽,名开明,打小便在神山,即使自己当真封闭了神山,这开明兽衍轻也不至于回不去神山。

“这也是我一直在调查的事儿,即使您封闭了神山,我身上带着神山的印记,我定然是能够回去的,可惜即使有印记,我竟然也被排斥在深山之外,一开始我一直以为是您的意思,但是后来发现不对劲起来。”衍轻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

若是江陵的意思,那衍轻身上的神山印记直接就能被摸出,可是衍轻身上的印记还在,那就说明不是江陵的意思。

而衍轻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之后,便开始四处查找线索,奈何自己无法回到神山,不知道神山之上到底发生了何事,就在衍轻发现了一点眉目的时候,衍轻遭受到了追杀。

追杀他的,不止有魔族还有神族。

正是因为如此,身为神兽的衍轻,身受重伤,不得不让让神魂跟着别人的指引来到了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