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界十大后起新秀?”赵唐一脸懵逼:“从来没听说过,修行界还有这种排名?”

不只是赵唐,现场有一个算一个,甚至包括牧民大哥,对于这个‘十大后起新秀’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那么初步估计,这个排名,应该是最近刚搞出来的。

就在众人还在琢磨,这个排名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秦思彤却眉头微皱,眼神闪过一抹担忧:“坏了。”

“怎么了?”张楚问道。

秦思彤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个排名,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经过细心编排的结果。整个排名,有理有据,肯定是结合多方证据,进行最合理的排名。”

“你怎么知道?”张楚又是一阵惊讶,因为这个排名里的很多修者,张楚连听都没听说过。

秦思彤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别忘了,为了能辅佐你,我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研究修行界的事,其中就包括了各地势力宗门以及有名望的修者。”

没想到,身为凡胎肉体的秦思彤,对修行界的了解,竟然比张楚这个筑基巅峰期的修者还要深刻。

“为什么要说,坏了?”张楚继而问道。

秦思彤眼神无比凝重:“晋升大会这个节骨眼上,各地势力还不明确,所以大家的起跑线都差不多。但是这个排名一出现,势必会在修行界中引起轩然大波,所有参加赛事的宗门,都会将矛头指向这十大‘后起新秀’。往好听了说,这叫名震修行界,往难听了说,就是吸引仇恨!”

按照秦思彤的说法,这个排名,相当于隐世宗门为所谓新秀埋下的第一颗雷。

其他参赛宗门,想要晋升为隐世宗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相互合作,先干掉‘新秀’,然后再互相角逐最后的胜者。

所谓‘新秀’,自然是普通宗门单打独斗所不能及的强者,那么报团取暖就成了必然选择。

恐怕……此排名一出,所有上榜成员,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围攻。

而对于张楚这种‘继承者’来说,自然会受到重点照顾。

正是意识到了这个排名,对张楚极为不利,秦思彤才如此凝重担忧,连呼不妙。

“奇怪!”赵唐眉头紧锁,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们才刚离开天山,换言之,就算是天山的事传扬出去,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夜之间,传遍整个修行界,甚至连所谓的排名都拟好了。要知道,楚哥继承双魔功的事,也就是最近才发生的。编排排名的人,怎么会知道,楚哥的实力强于沈浪?”赵唐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

“没什么好奇怪的。”张楚反倒最能沉得住气:“无外乎是宫玉卿的暗中指点罢了。”

“又是这个宫玉卿!”赵唐一阵郁闷,心想这个妖女,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毕竟张楚来天山也好,继承双魔功也罢,还是最后的‘人魔胜天’被沈浪收入囊中,全都是宫玉卿一手策划。

从一开始,宫玉卿就料到了事态的发展走向,那么自然可以在很早之前,就将张楚和沈浪的实力,统统泄露给隐世宗门。

至于原因,倒也不难理解。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张楚和沈浪的事,早晚闹得人尽皆知,而隐世宗门也会有所行动。

与其到时候被动,倒不如从一开始,就牵着隐世宗门的鼻子走。

第一封信,就犹如重磅炸弹,重创了众人的精气神。

除此之外,还有三封信。

赵唐和阮珠,想要追问另外三封信的内容,却又不敢开口,生怕再带来什么噩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秦思彤轻叹了口气,拿起第二封信,眼神相当复杂,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忧。

“最新消息……”

“三魔九派争夺战,落下帷幕……”

赵唐愣了又楞,眼神尽是不可思议:“什么?三魔九派争夺战?什么时候,这场无谓的战斗,成了修行界的大新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午夜档的娱乐节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片刻的疑惑,赵唐恍然大悟,惊呼道:“难道说……天山发生的事,一直被整个修行界监视着?”

张楚和秦思彤都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赵唐这种惊为天人的猜测。

秦思彤整理了一下心情,继续念道:“太玄门、华胥宗、妙笔堂、雷明阁、炎阳派、拜月门、天枭门,共计七大宗门,逐鹿于天山,争夺世俗修行界中最后一部魔功,人魔胜天。经过激烈厮杀,最终华胥宗笑到最后,将‘人魔胜天’收入囊中。”

读到这的时候,秦思彤的表情还算平静,结果越往下读,眉头就皱的越深。

“兵不厌诈……华胥宗不费一兵一卒,夺下魔功。最有把握拿下魔功的太玄门,惨遭滑铁卢。但……太玄门仍旧向整个修行界,证明了实力。与太玄宗交手的天枭门被尽灭,妙笔堂、雷明阁、炎阳派三大宗门,损失惨重,彻底臣服于太玄门。太玄门掌门张楚,获得‘尊者’殊荣,依旧是晋升隐世宗门最有力的竞争者……”

念到这,连秦思彤都念不下去了,直接将信件撕得粉碎:“这个宫玉卿,难道非要把张楚害死才甘心不成?”

赵唐脸色也相当难看:“透露这些秘闻的人,肯定是宫玉卿,明褒暗损,分明要把世俗修行界所有的仇恨,全都引到我们太玄门身上。”

“什么叫最有力的竞争者?宫玉卿干脆让整个修行界集合力量,一鼓作气干掉我们算了,还用得着拐弯抹角?”赵唐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尽管这第二封信件的‘八卦内容’,应该是刚刚开始传播,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修行界。

而且……信件中,只提到了太玄门灭掉了天枭门,却对天枭门围攻拜月门的事只字不提。

张楚甚至怀疑,撰写这些小道消息的人,就是宫玉卿的手下!